主题: 《因法之名11-15集
阅读: 59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557
本群积分:16622
1 楼

第11集

  子蒙走后,葛晴埋怨世界对他太不公平,对子蒙如今得到的成就更是赞叹不已。邹桐回家看到子蒙的网文,决定不再与其纠缠并留下了一句深刻影响了子蒙的留言。这个时候陈硕正在主任办公室里,申请对庄桂花的案子做法律援助。主任说你咋想的,想代理这案子。陈硕说她是我同学的母亲。主任笑着说别和我说你是因为同情哦。陈硕说我就是因为同情。主任哈哈一笑,说你也有同情心。陈硕瞪他一眼没说话。主任说你愿意接可以,但不能法律援助。你觉得你背了这个处分,今年的创收任务还能完成吗。陈硕一咬牙说那就风险代理,等她儿子的案子反过来,从国家赔偿里按比例收。主任说你真觉得可以反过来吗。不要风险,代理费十万,她交得起就打,交不起找别家。陈硕接了庄桂花的案子,要价二十万,庄桂花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这令陈硕惊喜万分。因为邹桐在申诉处的缘故,陈硕自认为一定可以得到方便。陈硕来找庄桂花拿钱,庄桂花说要把房子抵了。一句话把陈硕吓了一跳,说你抵了房子将来如何赎回来。庄桂花说您不说如果翻过来有国家赔偿吗。陈硕一听这老太太这是要搏命了,急忙说奶奶这事不行,律师不能保证输赢,要不您还是--庄桂花拉住他恳切地说孩子你是子蒙的同学,我把你当自己的孙子吧。我就是为这事活着的,如果翻不过来,我也没几天好活了,住在家里和住在桥洞子底下没啥区别,你就收下吧,翻不过来我也不怨你。陈硕让会议只收了她十万,送她走的时候,看着她的背影,觉得自己在慢慢陷进去。

第12集

  曙光特地来看葛大杰夫妇,夫妇俩一直把曙光视如己出,还告诉葛大杰夫妇他已经买了一套房子,首付都已经付清了。葛大杰提出剩余的钱他们给承担,希望房本上能写下葛晴的名字,两人快点把婚事给办了。葛晴谎称不舒服就回房间了,佩琴解释葛晴身体不好,也希望曙光以后能多照顾葛晴,曙光安慰佩琴不要太担心,他去找葛晴谈谈。随后,曙光跑来找葛晴,猜到葛晴对自己没有感情,而他和葛晴都是一样的心态。葛晴希望曙光能去和父母说明白,可是由于葛大杰一直对曙光很好,曙光实在开不了口,也希望葛晴能去说清楚,葛晴害怕葛大杰的脾气不敢开口。最终曙光决定以后少回来,让葛大杰夫妇自己看明白,葛晴同意。桂花再次来找陈硕,陈硕打算把案子推给老丁,不忍心在接管庄桂花的案子,庄桂花如实说出自己得了癌症,本来一直不想说出来是不愿意被同情,可是现在她知道自己命不长了,不愿意再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庄桂花希望能郑重拜托给陈硕。庄桂花拿出保险单和房本,再次提出让陈硕和她一起跑跑贷款,把所有费用都算给陈硕。陈硕劝说庄桂花按着保险先去治病,庄桂花坚持不肯去住院,陈硕心生一计,让庄桂花去找邹桐把病情告诉邹桐。庄桂花在检察院外面等着邹桐,邹桐看到后挺心疼就带着庄桂花进来看看材料递交的结果。庄桂花拜托邹桐亲自看看材料,邹桐正在为难时候陈硕来到,邹桐把陈硕叫到一边,再次强调自己不能接这个案子,并且把接访人员电话给陈硕,让他自己联系,以后也不要再来找她了。邹桐向庄桂花客气了几句就打算上楼去,庄桂花在陈硕的受意下说出自己得了癌症,希望邹桐能看在她命不长的份上帮忙看看案子。邹桐劝说庄桂花去医院,并且告诉庄桂花许志逸等于就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必须健康等着许志逸出来。庄桂花要求邹桐亲自看看这个材料,她就去医院治病,邹桐答应后陈硕把庄桂花送去了医院。

第13集

  子蒙虽然拒绝了陈硕,但还是去医院偷偷看望奶奶,并补交了全部费用,还叮嘱要用最好的药。而陈硕为了避开此事,把这个案子交给事务所的丁律师,没想到丁律师却按照之前陈硕所设想的二十万代理费帮着庄桂花抵押了房屋。陈硕得知后一脸愤怒,只留下老丁却莫名其妙的说,这部都是你定的嘛。庄桂花从来没有停止过申诉,但是随着这一次申诉不成,邹桐告诉庄桂花此案不具备重新立案的条件。但庄桂花依然坚持自己的儿子是无罪的,是被冤枉的。邹桐的内心对这案件本就充满疑虑,奶奶的坚持更让邹桐无法释怀。而这时,陈硕找到袁立芳生前所住的小区,他挨家挨户的走访,逢人就问,但是没人说得清当时的情况。庄桂花的身体状况和家庭状况让陈硕觉得良心不安,良心发现的陈硕毅然决然的将庄桂花的代理费减到了五万。当陈硕想起要赶到监狱去与当年的当事人会面的时候,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许志逸却拒绝了申诉。邹桐晚上送了母亲入寝,走进父亲的书房,小时候的一个片断突然跳了出来:哪天晚上,葛大杰来找父亲,两人关上门对许志逸案发生了争执,她躲在外面听。父亲的许多话回忆了起来:当时,父亲也觉得这案子有疑点的。终于,邹桐发现了爸爸之前的日记,也看到了他父亲对这个案子的疑虑。

第14集

  陈谦和得知陈硕代理了许志逸的申诉,坚决不同意。陈硕惊讶于一向比较平和软如的陈谦和如此愤怒,这让陈硕更加觉得此案大有作为。邹桐在检察院碰见了刘成,刘成个子矮矮的、穿着简单而干净的衣服,手里提着一个方便袋,里面装着矿泉水和一些简单的食品。他一般一来就是一天,和另外的申诉者不同,他不吵,也不闹,每天一上班就来了,安静地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帮着打扫一下卫生和维持一下秩序,或者就只坐着,用孩子一样的目光看着面前的这些各有诉求的人。他在这儿申诉已经好几年了,现在已经变成了申诉大厅的常客,一天不来好像还少点什么似的。后来邹桐了解到他在申诉一个强奸案。四十年前,他还是个环卫工人,回农村老家的路上,被人抓住说他强奸,被判了两年。邹桐一听简直要晕倒了:四十年前,七十年代初,文革还没结束呢。难不成他一直关着。王静说哪里,那个时候,公检法被砸烂,谁判的他都不知道,据他自己说,糊里糊涂被抓进去,关了一年多,又糊里糊涂被放了出来,从那以后一直在申诉。原来在信访那边,最近因为他的案子涉及到判决,经人指点到检察院来了。就为这一年,搭上了四十年。邹桐直觉告诉她触碰这个案件的后果不堪设想,而陈硕的一番话又让她犹豫不决。葛大杰想让曙光和葛晴完婚,并说出了葛晴为什么如此缺乏安全感是因为自己被绑架过,但曙光和葛晴两厢无意。葛大杰敏感的觉察出葛晴的心理变化,让她收心嫁给仇曙光,葛晴表面答应内心却自有主意。葛晴向子蒙表白,依然被了拒绝。而在父亲的逼迫下,一向软弱的葛晴表示死都要嫁给子蒙,这让葛大杰暴怒。

第15集

  葛大杰去找子蒙谈判,却遭到子蒙的奚落和嘲笑。邹桐得知后,去看望葛晴。邹桐认为现在的子蒙心里充满了黑暗,但葛晴表示那是因为世界的不公平,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会相互温暖对方。邹桐遗憾地告诉葛妻她没能劝动葛晴。她劝说葛大杰夫妇不要逼葛晴,人生的路总是自己走的,就算犯错误也是自己要犯下的。而且依她对子蒙的了解,她觉得子蒙不会伤害葛晴。但葛大杰哪里听得进这个。在他看来,这完全是子蒙为了报复他而策划的一场阴谋,他必须坚决阻止。葛妻恳求邹桐能不能找许子蒙谈谈,让他放过葛晴。邹桐很为难。尽管在感情上和子蒙划清了界限,但在心里,总觉得和他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所以不想和他有过分密切的接触。但看着葛妻无助的目光,她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她给子蒙打电话。子蒙看到她的号码很意外,犹豫一阵还是接起了电话。邹桐困难地说我想和你谈谈。子蒙问谈什么,邹桐说谈谈不行吗。老地方见行吗。子蒙说我不出门,要见你到我小区来。邹桐答应了。虽然子蒙说了一番话让她无言以对,但是子蒙的内心非常的痛苦。陈硕终于找到了袁立芳的丈夫郑天,被郑天赶了出去,却机智的利用小区拆迁,为小区居民做起了法律咨询服务。正在此时,陈硕接到医院的电话,庄桂花化疗反应激烈,需要陪护。陈硕打电话向邹桐求助,邹桐无奈之中也感受到了陈硕油嘴滑舌之下那颗真诚的心。邹桐去医院探望子蒙奶奶,被窗外的子蒙看见。

《因法之名》1-5集

《因法之名》6-10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共 1 页  
主题: 《因法之名11-1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