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因法之名》16-20集
阅读: 61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557
本群积分:16622
1 楼

第16集

  子蒙奶奶病危,陈硕接到邹桐电话立刻赶了过来。是夜,邹桐陪护着庄桂花,子蒙在病房外听到奶奶说起以前幸福的时光,让子蒙认定父亲是凶手的事实产生了动摇。邹桐终于下定决心审阅许案的原始案卷,与此同时子蒙前去看望许志逸却在最后一刻退却了。葛大杰因为工作熬了三天三夜并为葛晴着急上火,病倒了。葛大杰检查出来,邹桐佯装高兴地上去,撒娇地说葛叔叔我只知道我们女生才装病,没想到葛叔叔也会装病呢。葛大杰苦笑,说不是装病,是真病了。我这颗心脏跳了五十年,要闹罢工了。邹桐说叔叔您能活一百岁。但是葛大杰看到了葛晴,脸色沉了下来。父女两人言有不合,葛大杰一怒之下赶走葛晴。邹桐载着老两口回家,路上对葛大杰说叔叔葛晴的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您还是答应他们吧。葛大杰坚决地说绝不。他早就看清楚了,这个许子蒙从来没爱过葛晴,他之所以勾引葛晴,就是为了报复他。邹桐说叔叔也许您想多了。她对许子蒙有更多的了解。他虽然性格偏狭,但本性并不坏。她觉得他不会答应葛晴,就算以后答应了,可能有报复的心理在其中,但很可能,是对葛大杰激烈反对的反弹,没准葛大杰同意了他们的事情,子蒙却会拒绝葛晴呢。葛大杰说他绝不会在许子蒙的要挟面前低头,想拿他女儿武器逼他,没门儿。葛妻说你真放心女儿跟上那个人吗。葛大杰说女大不中留,路都是她自己选的,如果她真要嫁给许子蒙,他葛大杰就再也没这个女儿了,他是永远不会原谅她的。回到家后,葛大杰拿出许志逸写给他的信,信上明确表示认罪伏法,感谢政府照顾他的儿子云云,但邹桐依然觉得疑点重重。

第17集

  邹桐看了许志逸的信,于是找到申诉处的老办案人王守一咨询。说希望他能和自己一起看看。邹桐说她仔细看许志逸的口供,时而承认,时而翻供,这且不论,在他开始承认杀人以后,开始的口供总和现场勘查情况相去甚远,以后慢慢靠拢,给她一种被审讯人员引导着走的感觉。王守一说可以理解。过去我们传统的办案方式,是先找怀疑对象,掌握了一定的证据以后就拘留审讯,得到口供然后去进一步找证据,按照口供找到证据,这案子就算做实了。许志逸这案子,不是按照他的口供找到凶器了吗。那就可以说明,办案过程有瑕疵,但结论没问题,不属于我们要复查的范畴。邹桐说可是对凶器的事情许志逸有他自己的解释。王守一一笑说哪里会有这种事情。自己没做案,却把凶器偷出去扔掉。邹桐便把她记忆中的许志逸说了,说她总觉得他那种性格的人,做出什么事来都不奇怪。王守一听了没说话,却把案卷接收了下来。子蒙粉丝见面会影响了交通,葛大杰意外的发现了葛晴的身影,但是葛晴不为所动。看见葛大杰轻蔑的态度,子蒙心理产生了逆反,向葛晴求婚,葛晴欣喜若狂。陈谦和对DNA的事情三缄其口遮遮掩掩还让陈硕不要查了,陈硕没办法找到陈谦和的徒弟小丁,但是小丁更是一言不发。陈谦和不知陈硕到底为什么追着这个案子不放,陈硕当初确实是为了名利而今却是为了正义感,陈谦和没办法只好说让他不要后悔。子蒙本打算和葛晴摊牌,当初求婚是一时冲动,没成想却接到了仇曙光的电话,这让子蒙自尊受到很大伤害。

第18集

  子蒙接到曙光电话后怒火冲天,立刻跟葛晴说,让葛晴回家拿户口本马上结婚。子蒙对葛晴说,如果她真的爱他,那么他们就马上结婚,葛晴当然一口同意。但葛晴为难地表示,因为父母的反对,她可能会净身出户,子蒙说没关系,他只要她这个人就行了。葛晴把这当成子蒙爱她的标志。葛晴说只要我们能在一起,有没有正式的婚礼我不在乎,子蒙却说不,他要举办最盛大的婚礼,葛晴当然想不到,子蒙只是为了向葛大杰示威。葛晴为了和子蒙结婚和葛大杰又大吵一架,葛大杰吩咐老伴把户口本给葛晴。葛妻哭着说不行啊,我们不能看着她往死路上奔。葛大杰大吼一声:叫你给她。葛妻把户口本交给葛晴,葛大杰看着她说葛晴你想好了。今天你接过这个户口本,迈出这个家门,这辈子就别再想回来了。葛晴犹豫一下,到底还是伸手把户口本接过去,放进包里,然后起身给父母鞠了一个深躬,说爸,妈,对不起了。我太爱他了,得不到他,我会死。我走了。说完就走了。葛大杰震怒之下让葛晴不要再回这个家就当她死了。此时,邹桐因为调查许案遭到母亲的误解,邹桐的妈妈以为她放不下子蒙。但邹桐拿出父亲的日记告诉母亲,父亲过不去的坎儿自己也过不去。而通过邹桐的不懈努力,邹桐和王守一终于将许案申诉成功,正式立案复查。

第19集

  在调查过程中,王守一找到了陈谦和关于指纹的一段措辞不符合一惯的表述逻辑。而此时陈硕也找到了这个漏洞,但陈谦和说死也不让他接这个案子,陈硕不明就里便不为所动。邹桐和王守一来找陈谦和核查,被陈谦和装傻打发了。邹桐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又有点怀疑就在回程路上向王守一请教。陈谦和因多年的压抑和自责,突发胃出血。陈硕照顾好父亲毅然的投入到了许案的调查当中。陈硕离开医院的时候充满了战斗的豪情。没错,他孤身一人,他的父亲没出息。但他一定要用许案来证明自己。他又苦苦寻找着突破口。指纹的事情,看样子父亲不会帮他。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证明许志逸没有作案时间,还是要从袁立芳的证言入手。他看许志逸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说当时他和袁立芳在一起,袁立芳的男朋友突然闯进来,他不得己抱着衣服从后窗逃了,陈硕想大白天一个半裸的男人从别人家窗户里逃出来,一定会有人看见,决定去找一找目击证人。万一有人看到过许志逸,这不证明袁立芳做了伪证吗。他驱车来到袁立芳过去住的小区,面前出现的是一片新小区,过去的小区已经荡然无存。他问了几个人,都是新搬来的,问起过去的事情茫然无知。陈硕骂了一句,还是去了社区办公室,决定从人海中找到过去的老住户。

第20集

  子蒙正在因为一时的冲动结婚不知所措时,曙光前来祝贺,但是子蒙却误会了曙光的好意,以为曙光是来向他宣战的。随后,子蒙示威的带着葛晴预定了一个六十万的豪华婚礼。葛晴想让妈妈参加婚礼,葛妻觉得既然女儿那么决绝,就应该去祝福一下女儿,怎奈葛大杰坚决不同意。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葛大杰偷偷的把积蓄都给了葛妻以希望她转给女儿。葛妻知道葛大杰的固执,虽然放不下心疼的女儿,但是断然不会同意她去参加婚礼,无奈之下葛妻求邹妻代为参加。这时的陈硕为了找到当年看见许志逸从袁立芳家逃走的目击证人四处奔波,但是寻访多人也没有找到目击者,邹桐对陈硕的好感日增,并表示日后业余时间会帮陈硕一起查找。子蒙和葛晴终于举行了婚礼。这是一场盛大而冷清的婚礼,除了租来的司机和司仪以及酒店工作人员,几乎没有亲友出席。但对葛晴来说无所谓,有子蒙挽着她就够了。曙光带着葛晴,将她的手交给子蒙。婚礼的过程中邹桐始终逃避着子蒙的眼神,而葛大杰悄悄的在2楼静静的参加了这场婚礼。他闭上眼睛,仿佛自己心里的场景出现:他挽着女儿的手,曙光俊朗的站在新郎的位置上。他将女儿的手交给曙光,所有人都幸福的笑着,但是睁开眼后的情景,不犹得让葛大杰备受打击,他放下了狠话,只好让邹桐日后多照顾葛晴。

《因法之名》1-5集

《因法之名》6-10集

《因法之名11-15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共 1 页  
主题: 《因法之名》16-2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