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将夜》6-10集
阅读: 291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442
本群积分:6799
1 楼

第6集

  小草带着宁缺在红袖招参观,舞女水珠儿看宁缺长得很俊美,就好奇地向小草打听,小草声明宁缺是要考书院的人,水珠儿好奇心更加剧,小草提醒她赶紧好好准备一下应对难缠的恩客,宁缺向水珠儿行礼告别,水珠儿趁机勾了一下宁缺的下巴,对他大加赞赏。朝小树派人找回了卓尔的剑,查出是张贻琦发现了卓尔双重间谍的身份才起了杀意,朝小树很自责,发誓一定为卓尔报仇。宁缺决定明天动手杀了张贻琦,可是又不愿意让对方死的不明不白,要起个名号让天下人都知道,桑桑提议让他写一首诗。第二天夜里,宁缺埋伏在红袖招,趁机进入张贻琦的房间,要杀了他报仇,张贻琦吓得连连求饶,当场供出十五年前的林将军府被杀一案是他主审的,是陈子贤诬陷林将军通敌叛国,陈子贤现在落魄为打铁的,而且颜肃清切下了林将军的手指在伪造的信函上按下手印,宁缺苦苦逼问幕后指使,张贻琦装死,宁缺刚想用水把他泼醒,张贻琦趁机溜走,宁缺紧追不舍,张贻琦被门槛绊倒,当场倒地身亡,宁缺赶忙离开现场,朝小树正好看到这一幕。李沛言得知这个消息气得大发雷霆,他费尽心机把张贻琦拉进军部,没想到他却突然死亡,崔德禄声称有人在案发时看到朝小树去了红袖招,觉得此事和他脱不了干系。李沛言立刻来找朝小树核实,当面指出他的鱼龙帮一直把持着走镖,押解,航运,根本没有把军部放在眼里,以前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李渔回来了,就牵涉到了崔王后遗孤和夏王后的儿子王位之争,提醒李沛言选好做哪一家的狗,李沛言口口声声称他只做自己的主人,而朝小树必须做一家的狗,朝小树明确声明唐国不是李沛言的,他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安排,也不会做任何人的狗,随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李沛言大骂朝小树不识抬举,修行者王景略走过来,王景略告诉李沛言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丝气息,今天晚上朝小树必死,果然不出王景略所料,崇明戴着面具命令崔德禄今天晚上必须杀了朝小树。与此同时,华山岳向李渔禀报,军部今天晚上清缴鱼龙帮,杀朝小树,还让羽林军配合,行动指挥是王景略,李渔让华山岳帮助鱼龙帮解围,她也会去向唐王禀报这件事。羽林军把朝小树的朝府团团围住,鱼龙帮老五召集所有人祭旗,重返鱼龙帮解救朝小树。与此同时,朝小树冒着大雨来找宁缺,看到他正和桑桑吃晚饭,朝小树免了宁缺三个月的房租,可宁缺根本不领情,朝小树提醒宁缺,他的好兄弟卓尔被人杀了,而且今天晚上有大事发生,他所有弟兄都有别的事情要做,他需要宁缺的帮助,因为宁缺的身手够快够狠够勇,可以阻挡任何东西落在他的身上,宁缺提出要五百两银子,如果那些人真的是杀死卓尔的人,他就会拼命完成任务,只是死之前要把钱交给桑桑,宁缺和朝小树一拍即合。宁缺很快就整装待发,他带上所有的武器,和朝小树一起冒雨离开,果然不出朝小树所料,两个人刚来到春风亭,有两拨人就把他们堵住了,后面来的是南城的蒙老爷,前面来的是西城的主事猫叔,身边的壮汉都是军部退下来的,身手也都不弱。老蒙和猫叔都指责朝小树霸占了所有的生意,朝小树不卑不亢,和他们据理力争,朝小树声称鱼龙帮的人今晚不会出现在春风亭。与此同时,鱼龙帮的人分别去砸猫叔和老蒙的场子,没想到王景略带人抓捕了朝小树安插在清运司的奸细常思威,而骁骑营的刘五和费六也被崔德禄带人制服,老蒙断定今晚不会有人来救朝小树了,朝小树却不动声色,迅速的冲入敌营,宁缺一直在旁边拼命保护朝小树, 朝小树上下翻飞,很快就打倒了一大片,宁缺对他心生佩服,猫叔下令投掷暗器,宁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朝小树挡掉所有的暗器,并且出手杀死猫叔的人,老蒙吓得仓惶而逃。朝小树飞剑连穿宁缺身后数人,飞身来到猫叔前面,猫叔吓得大惊失色,这才认出朝小树就是大剑师,朝小树激起水浪攻击对方,猫叔的人就悉数被打死,朝小树和宁缺大获全胜。朝小树和宁缺来到朝府门外,楼上楼下都已经埋伏好了弓箭手,朝小树递给宁缺一个面纱,让他把脸蒙上,千万不要被人认出来。两人并排进入到朝府,正面楼上站着指挥使,也正是杀死卓尔的人,他来自晋南剑阁,朝小树声称是他杀死了宁缺的兄弟。 指挥使一声令下,所有士兵一起放箭,朝小树将随身佩剑幻化成无数的剑,犹如铜墙铁壁一般把他和宁缺保护在中间,楼上的士兵都飞身下来和他们俩展开激战。朝小树意念飞出去迎战楼上的晋南剑阁指挥使,宁缺紧紧护住朝小树的身体,朝小树利用意念把指挥使打得灰飞烟灭。宁缺拼尽全力和士兵们奋力对抗,他累得筋疲力尽。

第7集

  宁缺拼尽全力和侍卫展开激战,保护着朝小树的身体,他的体力渐渐不支,朝小树的意念回归,把侍卫全部击退,两个人大获全胜,他们俩冒着大雨离开朝府,迎面过来一辆马车,朝小树突然倒地不起,他表情痛苦,全身抽搐,宁缺毫不犹豫向马车射箭,箭却被挡了回来,宁缺拔刀冲过去,朝小树挣扎着站起来挥舞宝剑,宁缺被甩出去很远。王景略不慌不忙从马车里出来,朝小树知道他也是修行者,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让宁缺赶快离开,宁缺再次飞身冲向王景略,王景略轻轻一挥手指就把他弹出去很远,同时取笑宁缺只不过是一个凡人,没有资格死在他的手上。朝小树汇集全身的元气幻化成一道剑光刺向王景略,王景略也使出所有真气和朝小树对抗。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出现一道白色圆形的符光,颜瑟及时出现把王景略死死定在墙上,符光褪去,王景略被重重地摔在地上,颜瑟把他带走了。宁缺认出颜瑟就是摆摊写字换糖葫芦的人,还觉得他是朝小树口中的底牌,朝小树没有正面回应。华山岳带人救出了常思威,刘五和费六也被人救出。颜瑟把王景略带回去,狠狠教训了他一顿,派他到许世将军那里效力,并且声明是宫里那位贵人的意思,王景略大才恍然大悟,原来朝小树背后的靠山竟然是唐王,颜瑟急忙打断他的话。常思威带人拦住了崔得禄的去路,双方冒雨展开激战,混战中崔得禄受伤,华山岳随后带人赶到,把崔得禄等人团团围困,崔得禄气急败坏大骂唐人都是草包,他故意挑唆了李沛言,并在眼皮子底下搞事情可他们却毫无察觉,诅咒唐国早晚要灭亡的,崔得禄高喊燕国万岁,然后自刎身亡。崇明得知朝小树背后的靠山是唐王,他气得咬牙切齿,发誓要杀了唐王报仇雪恨,崇明想起当年燕唐之战,燕国输得一败涂地,隆庆被救走,他却流落唐国为人质,崇明知道守护唐国的是书院,他决定先把书院搞乱。与此同时,唐王亲自带人来到亲王府,要找李沛言算账,李沛言知道已经事情败露,他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唐王对李沛言拉帮结派的行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他竟然动用军部的力量对付朝小树,李沛言承认自己输了,可是他不甘心。唐王把旁边的人都清退,李沛言想起当年明明赢了他,并且得到了这把天子剑,可就因为夫子的一句话父王就选定了李仲易为唐王,而他只得了一把天子之剑,李沛言一直耿耿于怀,唐王明确声明夫子当年已经说明天子剑是一把废剑,可李沛言一心就想得到,夫子因此认定李沛言难成大器,就选中李仲易为唐王,李沛言痛心疾首,唐王对他好言相劝,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朝小树和宁缺回家,桑桑赶忙给他们煮了两碗面,朝小树发现宁缺的面多了煎蛋,宁缺就让桑桑给他一个,朝小树侥幸逃生,他的底牌也就彻底掀开了,他的背后靠山是唐国最有权势的人,可都没有保住卓尔的命,宁缺猜到了是唐王,朝小树把他当兄弟,并且承诺明天会派人送来两千两银子,同时还要带宁缺去见一个人。隆庆站在山顶,看到天上乌云密布,断定永夜将至。第二天一早,朝小树派人给宁缺送来一套新衣服,并把他带到宫门外,宁缺不甘心就这么老实地等着,他好奇地进去参观,看到案几上笔墨纸砚都是最好的,可是字写得太差了,最后宁缺美滋滋坐在龙榻上。与此同时,唐王在朝堂之上当众历数了几个官员的罪行,让王景略跟着许世将军好好磨练,日后为唐国效力,唐王把李沛言叫上来,声称自己就这么一个兄弟,决定对他既往不咎,李沛言感激涕零。宁缺在御书房奋笔疾书,还拿出唐王的字作比对,侍卫统领徐崇山发现宁缺如此造次,强行把他拉走了,反复提醒他不许把自己擅闯御书房的事说出去,徐崇山大骂朝小树事先不教宁缺宫中规矩,徐崇山明确声明鱼龙帮朝小树排行老二,宁缺好奇老大是谁,徐崇山手指了指天。与此同时,唐王也向文武百官当众宣布,他才是鱼龙帮真正的老大,李沛言惊得目瞪口呆。

第8集

    徐崇山试探宁缺会不会为朝小树效力,宁缺承诺可以出力,但是不舍得拼命,徐崇山通知宁缺,从今以后他就是唐国的暗侍卫,任务就是暗地里搜集情报,徐崇山还声称宁缺身上的官服就可以穿两次,下次就是下葬的时候。曾大学士急忙站出来向塘网认错,唐王对文武百官很失望,还指出他们的愚蠢,竟然看不透普天之下除了他没有人敢用龙这个字眼,百官不约而同跪地求饶,唐王明确声明当年让朝小树筹建鱼龙帮,就是为了私下里搜集情报,可是文武百官竟然为了蝇头小利硬生生把朝小树逼到了明面上,他们还打着王后和公主的旗号在都城搞风搞雨,其实夏天和李渔早就知道鱼龙帮和唐王的关系,李沛言跪地认错,对唐王佩服得五体投地。徐崇山向宁缺详细介绍了暗侍卫的职责,不许他向官府公开身份,更不可能单独见到皇上,徐崇山派人把宁缺送回家,还警告他必须把这身衣服脱下来。李沛言越想越生气,他不甘心就此认输,决定对唐王展开新一轮的报复。转眼间到了冬天,天上下着鹅毛大雪,朝小树观鱼破镜,步入知命,李渔恰好目睹朝小树洞玄破镜的全过程,恭喜他功德圆满。李渔把身边的人都打发走,向朝小树打听宁缺的情况,想让他多提携宁缺,朝小树觉得宁缺不管是进入书院还是从军,都会好好保护自己的,李渔声称宁缺是她的人,而朝小树欠了她的一个人情,李渔拐弯抹角想利用朝小树的江湖势力为李珲圆争取皇位,朝小树心知肚明,他宁可去死,也要置身事外,江湖看似险恶,可是他也有不选择的自由,朝小树借口要去御书房见唐王,就先告辞离开了。唐王见到朝小树,顿时心花怒放,没想到他竟然要离开鱼龙帮,唐王气得大发雷霆,徐崇山和公公第一次见唐王如此震怒,他们一直守在门口,大气都不敢出,唐王狠狠教训朝小树,可他心意已决,唐王也无可奈何,赌气赶他走,当他看到朝小树的背影,心里有万般的不舍,可觉得他的决定是正确的。宁缺一回到家里,就把大内侍卫腰牌交给桑桑保存,桑桑只关心他每月能得多少俸禄,迫不及待向宁缺展示齐四亲自送来两千两的银子,宁缺和桑桑都开心不已。朝小树终于自由了,他一走出宫门,就看到鱼龙帮兄弟们等在那里,朝小树当众声明从此以后鱼龙帮少了一个春风亭二当家,但是他已经观鱼破镜入了知命,兄弟们向他道喜。宁缺安葬了卓尔,发誓要报仇,绝不会让林府的人,村子里的百姓还有卓尔的家人白死的,宁缺把两个皮绳都绑在了卓尔的墓碑上。朝小树带常思威和齐四来和宁缺告别,并且声明宁缺如果有需要的话就去找他们帮忙,而且齐四现在是鱼龙帮的帮主,朝小树知道宁缺在做一件危险的事情,对他千叮咛万嘱咐,两人握手告别,桑桑煮好面,还特意加了一个煎蛋,可朝小树早已经远去,宁缺目送着朝小树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唐王得知朝小树已经遁出江湖,心里唏嘘不已,李青山和颜瑟对他好言相劝,颜瑟断定朝小树既然入了知命就定去找高手切磋,而晋南剑阁的柳白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唐王担心朝小树是自寻死路,忍不住骂 他一句废柴。何明池连夜飞鹰传书把这个消息带给裁决司司座罗克敌,让他趁此机会除掉朝小树。桑桑提醒宁缺好好温习功课,还有几天就是书院的考试了,宁缺只好连夜去温书。隆庆刚回到西陵,就得知紫墨在回来的路上丢失了魔宗的山门地图,正在被罗克敌惩罚,隆庆凭借自幼过目不忘的本领画出了魔宗的山门图,罗克敌只好放了紫墨,隆庆顺利通过裁决司的考核。李渔向唐王提议把李珲圆送去书院,好好接受夫子和教习的教诲,正好明天就是书院的入院试,唐王让李渔和李珲圆和他一起去,李渔心中暗喜。何明池是西陵安插在唐国的奸细,他劝崇明暂停行动,可是崇明却固执己见,反而埋怨何明池每天守在李春山身边甚至都忘记自己的使命了,而他和唐国有灭国之恨,想明天去书院杀了唐王,何明池劝崇明不要冲动,书院是夫子的地盘,崇明不可能的手,可他心意已决。第二天一早,桑桑帮宁缺收拾停当,让他好好考试。与此同时,李渔帮李珲圆穿戴整齐,并且对他讲明利害关系,只要他能顺利进入书院,朝中大臣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的,李珲圆想要赢六皇子勉强答应了李渔。唐王刚准备出发去书院,突然接到公公的报告,六皇子突然发急病,唐王赶忙过去探望。崇明整装待发,并在每支箭上都抹上毒药,和死士们一起宣誓要杀唐王报仇雪恨。

第9集

    唐王要留下来照看病重的六皇子,就让公公传口谕让李渔代替他去书院监考。宁缺带着桑桑来到书院,看到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桑桑不免替宁缺担心,可宁缺却志在必得。钟大俊嚣张地推开人群向里闯,差点把桑桑推到,还出言不逊骂了桑桑,宁缺很生气,想找钟大俊理论,钟大俊置之不理,径直离开了,禇由贤赶忙过来劝宁缺,声明钟大俊是李渔的表弟。李渔和李珲圆的马车浩浩荡荡来到书院,崇明发现唐王没来,立刻带人离开。书院总教习黄鹤带着众人迎接李渔,钟大俊挤在最前面,和李渔热情地打招呼,还极力讨好李珲圆,宁缺看不惯他的嘴脸,就带着桑桑悄悄进入书院,李沛言发现唐王没来,只好和李渔一起监考。桑桑不放心,事先对宁缺千叮咛万嘱咐,考试开始,第一场考数科题,时间是半个时辰,宁缺看了题之后,心中暗骂出题的人太二,紧接着直接写下了答案就交卷了。李渔,李沛言和李珲圆一起看试卷,就看到宁缺已经答完题,李渔得知是夫子亲自出的考题,还担心宁缺不会答提前离场。宁缺去参加第二场礼科的考试,他一道题也不会答,只好按照马士襄事先提醒的把整张卷子写满,想用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给自己赢一点同情分数。午饭后进行乐科考试,宁缺看到其他考生都弹得一手好琴,他后悔没有学一种乐器,轮到他演奏的时候,宁缺当中承认自己什么都不会,直接弃考,李渔看到宁缺又离开考场,她心急如焚,不由自主站来起来,李珲圆和李沛言都看出了她喜欢宁缺。崇明早已安排杀手潜入书院,现在通知他们取消计划已经来不及了。夫子让书院的三先生佘帘和十二先生陈皮皮批阅试卷,陈皮皮对宁缺的数科答案大加赞赏,就给了他甲等上,而佘帘觉得宁缺写的一手好字是居心不良,只给了他一下丙等下。宁缺正在参加第六场射科考试,考生们都被安排进了射猎场,让他们互相射箭,以被射中的次数来决定考试的分数,未被射中的考生成绩最好。这是宁缺的强项,他志在必得,考试开始,考生们在树林里一边射箭,一边躲藏,崇明派的杀手混进树林,一个考生想射杀手,反被杀手当场射死了,宁缺躲在树上观望,突然听到考生的呼救声,他马上跳下来查看情况,褚由贤被杀手围攻,宁缺及时出手,把杀手倒在地,并从他们腰间搜出半块腰牌。崇明无法取消刺杀行动,只能拿着令牌来书院见李渔。书院七先生开启了云雾大阵,树林里顿时云雾缭绕,宁缺对杀手紧追不舍,其中一个杀手趁机瞄准了李渔,崇明大声提醒李渔危险,让她赶快离开。宁缺想要阻止杀手已经来不及,只好用自己的箭把李渔打倒,让她躲过一劫,因为考生的箭是特制的,没有箭头,宁缺被杀手团团围住,他拼命厮杀,多亏君陌及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杀手全部解决,宁缺都惊呆了,立刻跑过去跪求君陌收他为徒教他修行。君陌断然拒绝,把他打翻在地,宁缺不服气,想挣扎着起来,没想到君陌也说了和吕清臣同样的话,不肯收他为徒,宁缺却要逆天而为,君陌让他先登上二层楼再说。李沛言看李渔安然无恙,下令彻查此事,崇明刚离开,华山岳觉得崇明的出现很蹊跷,怀疑刺客要杀的人是唐王,而且此事和崇明脱不了干系。陈皮皮擅自下山找君陌,君陌让他回去继续批改试卷,还罚他在后山抄写经文100遍,陈皮皮很抗拒,可也只能照办。宁缺向徐崇山汇报,杀手的身上有复国会的腰牌,徐崇山让他在书院查找复国会的余孽,可宁缺对自己的考试很不满意。夫子想去荒原,陈皮皮特意做了甜点和西瓜汁,苦苦恳求想一起前往夫子婉言谢绝,让他继续留在书院。徐崇山下令封锁所有街道,搜捕复国会余党。崇明刺杀唐王的计划失败,可他不甘心,号召复国会成员励精图治,早日恢复燕国的强大。

第10集

   徐崇山带人全城搜捕,很快就抓了几个复国会的谍子。与此同时,崇明特意准备了美酒,和大家举杯痛饮,他事先在酒里下毒,把他们全部毒死,就是不想留下任何线索,导致他的身份败露,崇明迫不得已出此下策,他痛心疾首,自己苦心经营十几年,安插在唐国的势力就这样化为乌有,何明池劝他赶快撤走,他不甘心,可是也只能才离开。徐崇山带人很快找到复国会的老窝,发现那里的人已经全部被毒杀了,只留下崇明先前戴过的一个面具。崇明主动来找唐王认罪,自称没有管教好燕国残留的子民,差点害得李渔被刺,崇明声称从来没有听说过复国会,还承诺会修书一封查明此事,趁机整治这股歪风邪气, 唐王对他的话半信半疑,提醒崇明不要被人利用,成为他人对付唐国的枪,崇明发誓绝不会辜负唐王的养育之恩。崇明刚走,李渔来见唐王,感谢崇明的救命之恩,唐王同意李珲圆去书院学习,也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公公突然来报告,六皇子的病情又出现反复,唐王立刻去看六皇子。罗克敌得知崇明的复国会行动失败,决定放弃崇明,还要铲除光明殿,隆庆就无处可去。西陵掌教莫离神官向燕王汇报了崇明复国会行动失败的消息,燕王气得大发雷霆,莫离口口声声称复国会不仅是燕国,还有西陵多年的心血,逼燕王给西陵一个交代。隆庆从极北荒原顺利返回,特意给陆晨伽带了一朵冰封雪莲,陆晨伽很心疼,因为要想保存这朵雪莲不化,需要耗费隆庆许多的念力,可隆庆是心甘情愿的,冰封雪莲瞬间融化,陆晨伽给他一杯花茶。 宁缺心里忐忑不安,知道自己考试失利,桑桑劝他不要灰心,明年可以再考,可宁缺不想在都城多逗留,想尽快回到渭城,宁缺只好硬着头皮去看榜单,钟大俊大声独处考生的成绩,南晋谢承运得了六个甲等,宁缺顿时心灰意冷,没想到他竟然得了三个甲上的好成绩,禇由贤向大家炫耀宁缺是他的兄弟,还要带宁缺去红袖招玩。光明殿神官被毒死,玄易神官让隆庆去西陵的不可知之地知守观,还给他带了一件信物,因为西陵已经容不下光明殿了。就在这时,隆庆发现有人偷听,立刻追了出去,蒙面黑衣人趁机溜走,隆庆刚想离开,却被一个蒙面的红衣女子挟持,隆庆还来不及去查明女子的身份,裁决司的人就上门兴师问罪,诬陷隆庆欺师灭祖杀了光明殿的神官。隆庆拼尽全力逃出来,直接跑到了桃山找陆晨伽,陆晨伽刚把隆庆安置好,裁决司的人随后赶到,他们坚持要闯进桃山搜查一番,陆晨伽亮出自己公主的身份,可他们看到地上的血迹,立刻一拥而上要搜桃山,陆晨伽拼死抵抗,隆庆也只能出手帮忙,可是裁决司人数众多,他们俩渐渐体力不支,多亏知守观道痴叶红鱼及时出手救了他们,隆庆想和叶红鱼合作铲除罗克敌,叶红鱼一向清高自傲,对隆庆不屑一顾,隆庆声称能拿到罗克敌下次行动的计划。今天是宁缺去书院上学的第一天,桑桑一早帮他收拾好行李,并送他到书院门口,李慢慢按照夫子的吩咐,想用书本换宁缺手中的伞,宁缺断然拒绝,急忙跑进去上课了。黄教习首先向学子们简单介绍了书院的规矩,紧接着曹知风开始一一点名。随后,大家开始自由活动,禇由贤发现书院的女同学个个漂亮,就开始想入非非,他特意向宁缺介绍了娘子军的首领司徒依兰,还把其他学员都一一介绍了一遍,其中还有李珲圆。曹知风给学生们上第一课---礼,教他们懂得书院的规矩就是礼,有学员站出来提出质疑,觉得拳头硬就是礼,其他学员纷纷拍手叫好,曹知风狠狠揍了他一顿,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这不是礼,宁缺不服气,对曹知风反唇相讥,曹知风自我介绍是燕国人,李珲圆对他的身份提出异议,曹知风把不懂规矩的学生赶出教室,宁缺得知曹知风是大埝师,不禁大吃一惊。宁缺一心就想学习修行,桑桑一边熨烫衣服一边和宁缺闲聊,不小心把衣服烫糊了。第二天,学员们准时来到旧书楼,余帘负责带他们参观,她刚一露面,学员们就被他的美貌与优雅的气质惊艳了。

《将夜》1-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共 1 页  
主题: 《将夜》6-1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