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将夜》11-15集
阅读: 279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442
本群积分:6799
1 楼

第11集

   书院七先生余帘带着所有学员登上旧书楼,这里收藏了世间所有的书籍,有一个百人团散布在各地负责收集书籍,以及历届的学员都花重金在购买书籍,才使得旧书楼有了现在的规模,余帘详细说明了旧书楼的规矩,以及约法三章,学员可以看书,但是每次看书必须把手洗干净,不要把吐沫喷在书上,严禁携带任何书籍离开,也不许抄录,余帘带他们来到玄妙藏书间,提醒他们如果修行不够不要轻易入书,否则会发生不妙的结果,学员好奇地翻看,却因为修行不够晕倒在地,宁缺也未能幸免。宁缺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家里了,他打起精神又一次登上二楼的书屋,结果还是晕倒在地,被抬回家,宁缺上吐下泻,桑桑很心疼,对他精心照顾,可他依旧不肯放弃,他一次次试验,结果就这样一次次晕倒。宁缺清醒以后还想再次去二楼,余帘警告他如此固执下去会死的,那些书必须拥有洞玄境界的人才能读入,宁缺觉得还有另外的办法能进入修行之门,他不想放弃,余帘特许他可以抄录笔记,但是不许他带出旧书楼,还送给宁缺一支毛笔。宁缺已经进入旧书楼十七天,他每天认真抄写,可是都无法参透任何的只言片语,余帘被他刻苦的精神感动。六皇子的病情一再反复,太医也无能为力,唐王心急如焚,天枢处的人传出是因为李渔命硬所克,夏天斥责太医不要再妖言惑众,并且跪下向唐王认错,都是因为她是魔宗圣女,擅自和外族通婚势必会影响六皇子的健康,和李渔没有任何关系,唐王对她的深明大义倍感欣慰。君陌和陈皮皮打赌找一本入门级的藏书,陈皮皮无意中发现了宁缺夹在书上的笔记和心得体会,他有感而发,当场回了一封信,并写下自己的感悟,宁缺心力交瘁一病不起,他觉得自己这次真的要死了,桑桑伤心地痛哭流涕,一边抱着他喂药,还鼓励他振作精神,宁缺才慢慢苏醒过来,反而激励桑桑要好好活下去,桑桑才放下心来。紫墨连夜来到桃山见隆庆,叶红鱼不认识他,立刻拔剑相向,隆庆赶忙出面阻止,解释紫墨是他要找的人,并向紫墨了解了罗克敌的情况,得知罗克敌把所有兵马全调去光明殿南侧,紫墨汇报临风长老即将在那里单独守灵一夜,隆庆想去阻止罗克敌,紫墨苦苦相劝,可隆庆心意已决。半夜,宁缺终于醒了过来,烧也退了下来,才知道桑桑守了他一夜,宁缺很感动,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倒头就睡,桑桑吓得六神无主,误以为他烧坏了脑子。第二天一早,宁缺一到书院就想再上旧书楼二层,李珲圆和钟大俊急忙阻止他,还你一言我一语讽刺取笑宁缺不要模仿谢承运,竟然幻想成为夫子的亲传弟子,宁缺和他们据理力争,自称就是想多学点知识,李珲圆提醒宁缺必须成为前院最优秀的弟子,才有资格进入二层楼,宁缺不服气,两个人唇枪舌战,互不相让,差点大打出手。李渔突然来到书院,制止了宁缺和李珲圆的争吵,还狠狠教训了李珲圆,让他回到府中好好反省,李渔把宁缺单独叫到一边,责怪他没有礼数,宁缺突然咳嗽了几声,李渔劝他好好爱惜身子,才能为国效力,李渔邀请宁缺后天参加她的生日宴会,那一天也是她母后的忌日,唐王因此从不给李渔过生日,李渔交给宁缺一枚公主府的腰牌,让他带着桑桑一起来参加。宁缺本来想趁书院放假两天去找铁匠铺的陈子贤,查明十五年前林将军府事件的真相,没想到李渔请他去赴宴,宁缺只好提前去找陈子贤,让桑桑先去公主府等他。宁缺冒雨来到铁匠铺,等到只剩下陈子贤一人的时候,宁缺质问他当年诬陷林将军的事,以及林将军府为何会被满门抄斩,陈子贤知道宁缺是来报仇的,他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罗克敌带人闯进光明殿,想刺杀临风长老。

第12集

   宁缺想杀了陈子贤报仇,陈子贤不甘示弱,两个人展开激战,陈子贤认出他是宁缺,立刻停手,宁缺苦苦逼问事情的真相,陈子贤拒不招认,他的妻子和孩子惨死,自己穷困潦倒以打铁维生,就是想以此方式赎罪,宁缺大骂他是孬种,陈子贤被激怒,他挥舞着铁棒大呼小叫,他拿出当年收到的银票,向林将军一家深深忏悔。隆庆被罗克敌带来的人围攻,他身受重伤,罗克敌没想到叶红鱼假冒临风长老,两个人决一死战,叶红鱼很快把他打到,罗克敌不服气。陈子贤刚想举刀刺向宁缺,没想到宁缺手起刀落把他刺死,陈子贤拼劲最后一口气,只说了冥王之子四个字就倒地身亡。桑桑准时来参加生日宴,可宁缺却迟迟未到,李渔很失望,她特意准备了宁缺最爱吃的菜。与此同时,宁缺在河边洗衣服,小蛮正好路过,把手里的橘子送给宁缺,并带他来参加生日宴,小蛮还让宁缺下河抓来金鱼送给李渔,李渔刚想让他入席,没想到宁缺却想早点离开,因为他的服装难登大雅之堂,桑桑苦苦挽留宁缺,可他还是执意带着桑桑一起离开了。华山岳特意给李渔送来生日礼物,是一个雕工精美的金鱼,小蛮喜欢活的金鱼,不喜欢华山岳的鱼,李珲圆取笑华山岳,李渔赌气饭也没吃就离席而去。隆庆伤势严重,已经奄奄一息,陆晨伽紧紧抱着隆庆,伤心地大哭不止,陆晨伽采了一朵桃花,紧紧贴在隆庆的胸前,利用念力让他顺利进入洞玄境界,隆庆激动地和陆晨伽深情相拥。都城府尹上官扬羽带衙役们到铁匠铺查案,铁英仔细排查陈子贤的伤口,发现他是自杀身亡,上官扬羽觉得很蹊跷,断定是有人再逼他,立刻派人封锁现场,要仔细查验。隆庆和叶红鱼一起来见掌教,天谕院院长找借口百般阻拦,还声称掌教已经把罗克敌打入幽阁,接受惩处,隆庆觉得处罚太轻,恳请裁决大神官处死罗克敌, 掌教还任命叶红鱼为大司座,隆庆为二司座,行诛杀之职,并把他们俩撵了出去。裁决司大神官让罗克敌闭门思过,想等风头一过,就放他出去,可罗克敌一心就想废除光明殿,大神官想利用叶红鱼和隆庆彻底毁掉光明殿。宁缺再次来到二层楼,无意中看到陈皮皮的回信,宁缺仔细拜读了一遍,顿时豁然开朗,他不再追究其中道理,只是记住其中文字就好,宁缺奋笔疾书,很快参透了其中的奥秘与玄机,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第二天一早,宁缺让桑桑打听一下临湖小筑的情况,然后就去书院,宁缺在上课的时候打盹,曹知风多次提醒他都无效。宁缺一下课就来到二层书屋,迫不及待翻出陈皮皮的回信,陈皮皮每日靠书信开导他。女学员邀请宁缺去红袖招参加同窗聚会,他想带桑桑一起,女学员坚决不同意。隆庆想早日成为光明殿大神官,就可以名正言顺捍卫光明,陆晨伽坚信他早晚有一天会得偿所愿。书院的学员们先后来到红袖招,钟大俊对这里的姑娘们的美貌垂涎三尺,李珲圆事先叮嘱姑娘们好好招待宁缺,要让宁缺掏钱请客。宁缺想去参加同学聚会,桑桑劝他少喝酒,还特意熬好鸡汤等他回来。宁缺一来到书院,就被姑娘们围攻,水珠儿担心宁缺被欺负,立刻向简大家汇报,简大家让水珠儿传话,书院学员们的酒钱免费,李珲圆的阴谋落空。宁缺很快就醉得不省人事,他被扶到一个房间里休息,桑桑早早熬好鸡汤,一直等宁缺回来,可他迟迟不见人影。

第13集

  隆庆来幽阁拜见光明大神官卫光明,并向他讲述了掌教眼看着罗克敌肃清光明置之不理,直到事情败露才出手阻拦,而掌教对罗克敌的惩处根本无关痛痒,隆庆想救出卫光明主持公道,他想利用自己的修为打开囚禁的那扇铁门,可是拼尽全力也无济于事,卫光明指出他能力不够,根本没有资格做光明之子,还强行把隆庆撵走了。宁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红袖招,他赶忙起来找水喝,并写了一张纸条给桑桑,声称今晚不回家去住,让桑桑把鸡汤喝了。简大家派小草把宁缺叫来,叮嘱他要好好在书院学习,不应该跟着真相世家子弟一起玩闹,明确指出读书人来青楼是让人鄙视的,宁缺觉得简大家莫名亲切,万分感谢她的教诲,简大家提醒宁缺,如果想得到褚由贤,司徒依兰等人的尊敬,就要有过人的本事和智慧,宁缺发誓等自己如日中天的那一天,会来感谢简大家的教诲之恩,简大家不由地想起一位故人,那个人承诺会来红袖招,可是再也没有露面,那个人是书院除夫子以外最大的传奇,宁缺很好奇,可简大家不再多说,让小草备车送宁缺回家休息,宁缺想和水珠儿打声招呼,简大家借口她有客人不方便,宁缺只好先走。水珠儿陪着颜瑟喝酒,颜瑟无意中看到宁缺的纸条,赶忙让水珠儿研磨,他也当场临摹下来。宁缺回家,桑桑给他烧好洗澡水,想给他搓背,宁缺婉言谢绝,桑桑暗自思忖,怀疑是宁缺嫌弃她了。颜瑟临摹了无数张,水珠儿觉得很像宁缺的字,可颜瑟却觉得无法掌握宁缺书法的精髓,他对宁缺这个人也很好奇。第二天一早,颜瑟来书院,了解到宁缺确实无法修行,他觉得很可惜,只好悻悻离开。余帘苦苦规劝宁缺不要逆天而为,否则会适得其反,因为宁缺根本不适合修行,可他不想放弃,想再试一试。宁缺随手翻开一本叫《吴膳炀论浩然剑》的书,他突然感觉地动山摇,站立不稳,恍惚间跌落在一片空旷的田野中,有一个人在他的眼前舞剑,剑法出神入化,竟然有撼动天地的气势。宁缺清醒过来的时候,仔细体会书中的含义,不得不佩服书中的人,心里忿忿不平,埋怨昊天老爷的不公平,就把这些话写下来,陈皮皮及时回信给宁缺,让他坦然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宁缺和陈皮皮继续书信来往,两个人各执己见,还互相出题考对方,陈皮皮自诩是天才,也被宁缺刁钻的题目难住,他苦思冥想一整天,也没有算出那道题,宁缺也觉得陈皮皮很好玩,回家还向桑桑说起他,觉得陈皮皮是一个可怜猥琐的男人,肯定在女人身上受过伤害,陈皮皮还给宁缺一张药方,他让桑桑悄悄把药买回来煎给他吃。宁缺也答不上陈皮皮的问题,他不甘心,想利用魔宗的法术逆天而为,让自己开窍,踏上修行之路,陈皮皮警告他不许再提魔宗,否则会被天下正宗门派追杀,陈皮皮对宁缺也不敢小觑,他竟然能通晓了永字八法,担心他会不小心坠入魔道,陈皮皮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笔友很好奇,还打听他家里有没有姐妹,宁缺向他实言相告,当他得知自己的笔友是当年立刻甲上的西陵天才陈皮皮的时候,心里很不服气,两个人通过书信讲述了各自的身世。宁缺再次来到临湖小筑喝茶,颜肃清精心为他布茶,斟茶,还向宁缺讲述了自己的情况,十五年前,他是军部的文书鉴定师,他一眼就看出宁缺有一把朴刀,直截了当指出张贻琦暴毙街头,陈子贤自杀身亡都与他脱不了干系,颜肃清让宁缺黎明前带着朴刀来见面,宁缺对此供认不讳,颜肃清承认当年那三封燕王写给宣威林将军的反叛书信都出自他之手,他并没有因此受到重用,只好辞官开了这临湖小筑茶馆维生,颜肃清答应宁缺有事可以来这里找他。宁缺自从迈进临湖小筑的那一刻起,就觉察出一股巨大的威压,因此断定颜肃清是一个大修行家,颜肃清也感觉到宁缺不是容易对付的人。隆庆回到燕国的皇宫,看到这里陈设依旧,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不由地想起当年他和崇明流落唐国的种种,心里百感交集,隆庆刚想离开,燕王出来叫住他,隆庆向父王倾诉了内心的苦恼,卫光明对他不屑一顾,燕王对他好言相劝,并且声明只有夫子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能力的人,决定派隆庆前往唐国,去书院拜夫子为师。

第14集

  黎明时分,宁缺背起朴刀去见颜肃卿,桑桑不放心,把自己的护身雨伞交给他,让他用作防身。宁缺来到临湖小筑,没有看到颜肃卿的人影,可是茶壶的水却烧得滚烫。就在这时,颜肃卿从外边赶回来,宁缺开门见山质问他为何要联合陈子贤,张贻琦陷害林将军,还祸及将军府上百口人的性命,以及燕唐边境百姓的性命,可颜肃卿却口口声声称这是昊天的世界,他们是遵循昊天的指令,宁缺想知道除了他们三个和夏侯,还有谁参与此事,颜肃卿承认当年负责审理此案的是李沛言。颜肃卿说完这些话,就利用念力发出利剑一般的光束,多亏宁缺早有准备,他凭借自己敏捷的身手,顺利躲过了这一劫,颜肃卿从袖口里射出一把利剑,直奔宁缺飞来,宁缺上下翻飞,左躲右闪,颜肃卿和他展开激战,宁缺渐渐不支,颜肃卿对他冷嘲热讽,而且招招致命,宁缺挥舞朴刀拼死反抗,他一边还击,一边向楼上跑,他成功躲过了颜肃卿的十四劫,可是身受重伤,宁缺挣扎着站起来,苦苦逼问当年还有谁参与陷害林将军,颜肃卿觉得他必死无疑,就向他和盘托出幕后操纵者是卫光明。颜肃卿使出必杀技,要对宁缺置于死地,没想到宁缺撑开桑桑那把救命伞,挡住了颜肃卿的三把利剑,宁缺趁机拔剑抛向颜肃卿,正刺中他的胸口,颜肃卿当场倒地身亡。隆庆来向程立雪辞行前往唐国,程立雪鼓励他好好把握机会,尽快成为夫子的亲传弟子,学成归来就能名正言顺做光明大神官,可隆庆还是担心卫光明不承认,程立雪保证掌教会让卫光明闭嘴,并且答应亲自送隆庆去唐国。宁缺身受重伤,伤口不停地流血,他跌跌撞撞往回走,当他来到朱雀天街的时候,天街上面的朱雀突然复活了,像一团凌空飞舞的火球在宁缺身边盘旋,他吓得慌忙逃命,朱雀对他穷追不舍,把宁缺叼到半空中,又重重摔在地上,宁缺顿时鲜血直流,倒在血泊之中。与此同时,卫光明感应到唐国朱雀复活了,他知道冥王之子的威力加强了,桑桑被噩梦吓醒,她断定宁缺遇到危险了,立刻穿衣服出门寻找。天上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桑桑冒雨去找宁缺。卫光明的徒弟主动请命去除掉冥王之子,为卫光明报仇。宁缺迷迷糊糊醒来,发现雨已经停了,他身上的献血不翼而飞,可是身体很虚弱,他跌跌撞撞离开了。都城府尹上官扬羽带着捕快铁英来临湖小筑查案,并对现场以及周边地区进行了仔细排查,没有发现任何线索,铁英在朱雀大街发现了一件书院弟子的儒服,上面还沾有铁屑,上官扬羽断定此人和陈子贤的死有关。宁缺跌跌撞撞回到书院,余帘苦苦逼问让朱雀发怒的事他还是那把黑伞,余帘要信守承诺不能出手救他,们只能祈求上天赐福与他,宁缺身体虚弱,昏迷不醒。李青山第一时间来向颜瑟汇报朱雀醒了,同时颜肃卿莫名其妙死了,颜瑟却觉得朱雀把凶手烧死了,还提醒李青山不要以一己之私私窥天地,会招来杀身之祸的,可李青山不甘心,发誓要查明凶手的身份。颜瑟预感到宁缺要死了,陈皮皮来到旧书楼,看到宁缺已经奄奄一息,宁缺一眼就认出他是陈皮皮,两个神交已久的笔友,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想见,陈皮皮发现他伤得很重,让他安静地等死,宁缺突然晕倒在地,陈皮皮不忍心看他就这么死了,只好先把他的穴道封住,暂时保住她的性命。桑桑急匆匆来到书院,四处寻找宁缺,陈皮皮听到桑桑的喊声,就把她叫上来,桑桑想去找大夫,陈皮皮明确声明即使皇上的太医也无能为力,他仔细查看了宁缺的病症,发现他的剑伤好治,可是身体里有一股阴寒之气,已经摧毁了他之前的气海雪山,又凝起了新的气海雪山,陈皮皮百思不得其解,桑桑苦苦祈求他救宁缺,陈皮皮声称只有在不可知之地被滋养的奇花异草能救宁缺,桑桑发誓倾其所有也要救宁缺,陈皮皮被她的诚心感动,只好拿出自己珍藏的通天丸,当年他爹只给了三粒,陈皮皮吃了一颗成了天才,他正犹豫不决,桑桑一把夺过来塞进宁缺嘴里,陈皮皮很心疼。宁缺恍惚中觉得自己置身于鲜花之中,阳光暖暖地照在他的身上,四周弥漫着鸟语花香,他沉醉其中,颜瑟感知到宁缺幸运地活了下来。宁缺死而复生,他慢慢睁开双眼,看到陈皮皮和桑桑守在他身边,陈皮皮不停地发着牢骚,是他的通天丸救了宁缺的命。

第15集

  宁缺得知桑桑的救命伞还在,才放下心来,桑桑跪谢陈皮皮的救命之恩,发誓会好好报答他的,陈皮皮想知道宁缺是如何受伤的,也猜到他之所以不敢回家,就是断定官府不敢来书院来抓人,宁缺不想让桑桑担心,就打发她回家拿换洗衣服。陈皮皮当面揭穿是宁缺杀死了剑师颜肃卿,而且她还让朱雀动了无名之火,宁缺不得不佩服他的神机妙算,也猜到他是西陵继承人,还取笑他太胖,陈皮皮很恼火还以死相逼,宁缺提醒他不许把自己的事透露出去,陈皮皮连连后悔把通天丸给他。铁英很快查到颜肃卿死前曾经约见过宁缺,而且他还有一个小侍女叫桑桑,上官扬羽派他盯紧桑桑。隆庆和陆晨伽告别,陆晨伽坚信他的唐国之行一定能旗开得胜。叶红鱼看到隆庆和陆晨伽,借口他们俩打扰了她看书,对他们傲慢无礼,出言不逊,隆庆和她据理力争,遭到叶红鱼的讽刺挖苦,陆晨伽很生气,刚想拔剑相向,也被叶红鱼使用念力牢牢控制。民间流传李渔命硬,才致使六皇子久病不愈,多亏唐王把这些流言压下来,华山岳发誓会守护在李渔身边,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李珲圆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对六皇子恨之入骨。桑桑把宁缺接回家修养,宁缺想吃点好的,可桑桑想多存点钱给宁缺娶媳妇用,看宁缺可怜巴巴的样子,只好去给他买。李珲圆连夜向李明池要泻药,向整治一下六皇子,李明池让他发毒誓,才肯拿药给他,李明池还是不放心,就趁其不备把一粒药丸塞进李珲圆的嘴里,只要李珲圆保守秘密,李明池才答应给他解药。书痴莫山山喜欢书法,她潜心练习蒙着眼睛写字,师傅对她的书法大加赞赏,觉得她缺少生活经验,决定派她到世俗人间历练一下。上官扬羽派人跟踪桑桑来到红袖招,打听到宁缺经常带桑桑来这里听曲,而且桑桑和那里的姑娘们都很熟悉,就连头牌水珠儿都喊宁缺为弟弟,简大家更是对宁缺关爱有加。夏侯镇守唐国土羊城,他接到军部的来信,得知颜肃卿被人杀死,断定有人是想把当年林将军被杀的事的当事人全部斩草除根,夏侯不敢怠慢,立刻派人去彻查清楚。宁缺伤愈以后,他发现自己的念力大增,竟然能够操控天地元气,他彻底打通了气海雪山,宁缺欣喜若狂,他终于可以修行了,桑桑更是开心地心花怒放,还提醒宁缺下次出门一定带上他,因为在家等待的滋味太难受。桑桑准备了酒菜,两个人开怀畅饮,一起庆祝,宁缺要把这么重要的日子刻在银子上。第二天一早,宁缺一到书院就来感谢余帘,多亏当初余帘同意他留在旧书楼,才让他有机会打通气海雪山,余帘提醒他好自为之,宁缺急于想知道自己倒了那种程度。朝小树来南晋剑阁拜见柳白,柳白的胞弟柳亦青借口柳白在闭关修炼,急忙出来拦住朝小树,朝小树不甘心,决定一直等下去。宁缺带着桑桑来鱼龙帮赌坊验证自己的能力,宁缺使用念力操纵骰子的点数,他很快赢了很多钱,桑桑高兴地合不拢嘴,宁缺从白天赢到了晚上,总共赢了4000多两银子。柳白派人把朝小树叫进藏剑阁,朝小树刚想推门进去,就被巨大的一股力量冲倒在地,当场吐了一大口血,柳白恼羞成怒,又使出法力把朝小树打出剑阁,他身受重伤,柳亦青派人把他送回去养伤,鱼龙帮帮主齐四派人把宁缺抓来。唐王精心照顾六皇子,可他依旧不见好转,李渔带李珲圆来看望六皇子,唐王和李渔有事要谈,李珲圆主动留下来陪六皇子玩,偷偷在他的药碗里放了泻药,并亲手喂他喝下去。宁缺和桑桑被抓,宁缺苦苦恳求齐四和常三看在朝小树的面子上放了桑桑,齐四立刻拿出杜芳的地契和房契,上面写的都是宁缺的名字。

《将夜》1-5集

《将夜》6-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第14集

第15集

共 1 页  
主题: 《将夜》11-1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