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将夜》21-25集
阅读: 268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442
本群积分:6799
1 楼

第21集

    颜瑟和李青山来到宁缺的小书屋,看到满墙悬挂的书法作品,他们被宁缺隽永的笔法和娴熟的笔锋惊得目瞪口呆,连连赞叹宁缺是书法界的奇才,李青山越看越觉得和唐王御书房的字符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俩不敢耽搁,立刻来到唐王的御书房,颜瑟反复端详那幅“花开彼岸天”,仿佛看到宁缺写这幅字的表情,想尽快去书院把宁缺抢回来,继承昊天道南门的大业,李青山还拿出国师的令牌交给颜瑟。宁缺跌跌撞撞来到柴门,余帘重新写了“君子不器”,宁缺看到夫子刻在石头上的四个字,可是到了柴门就忘得一干二净,就这样循环往复很多遍,宁缺还是记不住,他使出全身力气把最后一个字刻在掌心,并用鲜血写下那个“器”,柴门顺利打开,君陌却觉得宁缺是投机取巧,不由地想起大师兄曾经也用这个方法过了柴门。此时,隆庆已经顺利登上那十二级台阶,眼前就是山顶了,隆庆突然晕倒在地。宁缺踏上台阶,不由地想起来小时候的所有经历,宁缺的心智遭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和磨练,陈皮皮心中暗暗祈祷,宁缺能够打开心结。宁缺艰难地向上攀登,眼前浮现的是夏侯带队血洗将军府的惨案。与此同时,夫子悠闲地坐在湖边,等着李慢慢给他烤鱼,李慢慢反复洗了很多遍,依旧觉得那条鱼没有洗干净,夫子很不耐烦,催他赶快去烤来吃,夫子知道宁缺在经受着灵魂的拷问,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想让他再坚持一下。宁缺顺利登完12级台阶,他即将到达山顶,看到隆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宁缺心中暗喜,同时他也突然倒地昏迷,桑桑和李渔都心急如焚,为宁缺捏了一把汗。李慢慢很快烤好了鱼,夫子大快朵颐,李慢慢想知道夫子在隆庆和宁缺之间如何选择,夫子自称十五年前就做了选择,希望宁缺能顺利通过。宁缺醒来的时候,看到隆庆早已醒来,他一直等宁缺,不想落下胜之不武的名声,余帘交给他们每人一个竹片,并详细讲述了前路的艰辛,如果感觉不适就捏破竹片自动放弃,可要硬撑着前行,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隆庆和宁缺接过竹片开始上路。宁缺羡慕隆庆的家室和出身,他除了桑桑一无所有,隆庆再次表示喜欢桑桑。隆庆首先来到一个大殿,夫子对他进行提问,隆庆得意洋洋宣称自己是光明之子。宁缺来到山顶,天突然变得黑暗,他看到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站在高山之巅,那个人就是夫子,夫子对他进行灵魂的拷问,让他在光明与黑暗之间做出选择,宁缺选择光明,夫子让他重新回到十五年前,宁缺坚持选择桑桑和卓尔。宁缺回到光明的世界,他欣喜若狂,桑桑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要和他玩一个游戏,让他重新作出选择,宁缺认定眼前的人不是桑桑,因为桑桑对他言听计从,从来不会逼他做任何选择,眼前的桑桑气得咬牙切齿,竟然一反常态冲着宁缺挥舞大刀,宁缺苦苦逼问她的身份,那个桑桑突然消失不见,宁缺看到不远处的大树,以及上面挂着的半个葫芦瓢。此时,隆庆的面前出现了他最爱的陆晨伽,他为了早日取得胜利,竟然举刀杀死了陆晨伽,还挥舞着大刀刺向叶红鱼,叶红鱼当场倒地身亡,隆庆觉得战胜了自己,他大踏步向前走去,竟然看到了被囚禁的光明大神官卫光明,隆庆气得大呼小叫,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努力付之东流,他昏睡了很久才醒了过来,看到宁缺顺利拿到了那半个葫芦瓢,余帘当场宣布隆庆出局了,而且夫子已经选择了宁缺。书院的各位师兄都为宁缺高兴,一起恭喜他取得胜利,宁缺志得意满,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却因为劳累过度晕倒在地。李青山向唐王汇报在御书房留下字符的是宁缺,并且提出让颜瑟好好教导他,日后一定会成为出色的神符师,唐王想尽快见到宁缺。与此同时,颜瑟来到书院,书童也把夫子第十三位亲传弟子的名单送来,颜瑟半路抢回竹筒,想先看一下比赛结果,黄鹤一把抢过竹筒,当众宣布宁缺取得了胜利,李渔欣喜若狂,第一时间去禀告唐王,程立雪不相信区区宁缺能战胜隆庆,他不服气,怀疑书院暗中作弊,恳请李沛言彻查此事,颜瑟想抢回宁缺,他也在一旁说风凉话,坚决不同意宁缺进书院二层楼。

第22集

   颜瑟为了争取宁缺,和黄鹤据理力争,颜瑟还拿出李青山的令牌,以昊天道南门的名义提出质疑,黄鹤把颜瑟叫到一边,明确说出自己的想法,黄鹤更不舍得宁缺,颜瑟气得大发雷霆,坚持要抢回宁缺,把他培养成神符师,黄鹤坚决不让步,颜瑟故意装疯卖傻百般狡辩。隆庆不服气败给宁缺,他明明已经做到了极致,可还是无法消除心魔,竟然输给了没有任何信仰的宁缺,君陌让他好自为之,隆庆不甘心,想看看宁缺心里到底藏了什么。李沛言力排众议,当场提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隆庆进二层楼做夫子的亲传弟子,宁缺做颜瑟的徒弟,颜瑟举双手赞成,承诺会倾其所有好好传授宁缺,黄鹤坚决不同意,颜瑟借口夫子不在书院,立刻去找二先生君陌说明此事。颜瑟来找君陌谈判,想要宁缺做弟子,颜瑟要凭实力达成所愿,他使出字符阵法,君陌轻松地破解,颜瑟承认想把宁缺培养成神符师,以及唐国未来的国师,君陌决定退让一步,答应让宁缺做神符师,而且夫子早就料到这个结果,想等宁缺顺利登上书院二层楼,再做颜瑟的徒弟,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尊重宁缺的选择,颜瑟被夫子的深明大义深深感动,他自愧不如。宁缺迷迷糊糊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急忙大声喊桑桑,桑桑确定他已经取得胜利,顺利登上了书院二层楼。李沛言召见宁缺,让他重新作出选择,承诺会让他做唐国下一任国师,宁缺认出他是当年负责审理林将军一案的人,心里的仇恨一下子涌上心头,他意识到时机未到,只好强压心中仇恨,宁缺声明要遵从夫子的决定,然后扬长而去。宁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就来找陈皮皮商量,陈皮皮出主意让他既做夫子的亲传弟子,也可以做颜瑟的首徒。书院学子们祝贺宁缺赢得胜利,顺利登上二层楼,也为之前对他的误解赔礼道歉,谢承运想返回南晋,和宁缺告别,宁缺鼓励大家保持骄傲的品质,颜瑟和黄鹤随后赶来,颜瑟对宁缺的言论大加赞赏,要收他为徒,让他明天就去昊天道南门报到,宁缺盛情难却,只好答应。唐王派林公公来书院找宁缺,向他请教“花开彼岸天”的上一句,宁缺不假思索回答“鱼跃此时海”,唐王要亲自召见宁缺。宁缺让林公公把桑桑先送回家,他赶忙把墙上的书法作品都摘下来,让桑桑好好保存,坚信日后能换大笔银子。程立雪拜托李沛言除掉宁缺,李沛言立刻做了周密的部署。宁缺想恳请唐王为林将军一家报仇,可又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身份见唐王,林公公向他详细讲述了宫里的规矩,并且声明唐王是最仁慈最开明的君主。唐王热情地欢迎宁缺,见到他倍感亲切,唐王当年也想做夫子的亲传弟子,夫子却让他继承了王位,唐王和宁缺促膝谈心,并对他敞开心扉,李渔看到他们俩聊得很投机,不禁心中暗喜,李渔声称第一次见到宁缺,就觉得他与众不同,说了宁缺很多好话,还提出让宁缺好好调教李珲圆。

第23集

   程立雪陪隆庆离开唐国都城,隆庆心里很不好受,想起当初来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光,唐人对他夹道欢迎,如今却是冷冷清清,隆庆虽然输得不甘心,但是内心更多的是屈辱,他之所以愿意屈尊来参加二层楼的考核,就是因为夫子当年斩尽了西陵桃山所有的桃花,他想做夫子的亲传弟子,就是为了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程立雪也愧对使命,没有帮助隆庆登上二层楼,隆庆发誓日后定会打败唐国,报今日之仇。宁缺荣升书院的十三先生,李青山担心他即使做了颜瑟的首徒,也不会全心全意为昊天道南门效力,这样一来颜瑟不但少了一个神符师,更没有人接替李青山国师的职位,颜瑟却不以为然,还对李青山好言相劝。宁缺来到法兰琳卡化妆品店,花50两买下镇店之宝玫瑰花苞水想送给桑桑,他一出门就发现三拨人在跟踪,宁缺拼命躲闪,还是被他们前后夹击堵在小胡同,宁缺想趁机脱身,可那些人却紧追不舍,还对他异常凶狠,招招致命,宁缺只好出手还击,并凭借敏捷的身手顺利逃脱。宁缺刚一脱身,就被刺耳的铃声搞得头痛欲裂,他无力反抗,只好束手就擒。华山岳担心宁缺现在得势,就不会全力帮李珲圆登上帝位,可李渔却声称已经掌握了宁缺的软肋。桑桑苦等了宁缺一夜,也不见他回来,桑桑一早就分别到红袖招,书院和皇宫寻找,都没有发现宁缺的踪影,她最后来到公主府,李渔也不知道宁缺的去向,桑桑心急如焚,担心宁缺遇到了危险,恳请李渔帮忙寻找,李渔派华山岳封锁城门,全力搜寻宁缺的下落。华山岳和徐崇山守在城门,一一排查过往的行人,始终没有发现宁缺,华山岳心中暗喜。桑桑在城里四处寻找,她走到一个巷子里,依稀闻道附近有老笔斋的墨味,那是宁缺身上特有的,桑桑仔细寻找,发现了宁缺遗留在路边的玫瑰花苞水,桑桑赶忙交给颜瑟,颜瑟立刻画出神符,并根据宁缺最后留下的气息查到他被绑上一辆马车,颜瑟立刻带桑桑前去寻找。宁缺莫名其妙失踪的事立刻传遍了京城,陈皮皮急于下山寻找,可夫子事先交代不许书院的人插手此事,他也只好作罢。李渔来向唐王求助,唐王坚信宁缺有能力化险为夷,否则夫子也不会收他为十三先生。宁缺被拉到一处荒废的院子里,他强忍着刺耳铃声带来的头痛,苦苦逼问绑架他的人的身份,那个人自称是为了光明要铲除宁缺这个黑暗的力量。林零给夏侯写来密信,他已经查明杀死颜肃清和张贻琦等人的是宁缺,而且宁缺是当年林将军府的漏网之鱼,林零还怀疑他就是林将军之子,夏侯不敢掉以轻心,立刻修书一封,让林零彻查此事,必要时要对宁缺斩草除根,李沛言也派人追杀宁缺,可他竟然凭空消失了,李沛言也开始怀疑宁缺的身份。颜瑟带着桑桑寻找宁缺,桑桑的雨伞突然掉落在地,雨伞迅速指向了旁边的院落,颜瑟用法力撞开大门,看到那个绑架宁缺的男子,宁缺就在旁边的马车上,可是已经昏迷不醒,桑桑迫不及待冲过去救宁缺,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重重击倒,颜瑟及时出手制服那个人,猜到他是卫光明身边的人,强烈谴责卫光明的不齿行为,可男子却口口声声称宁缺是黑暗,他为了捍卫光明,坚决要除掉宁缺,还和颜瑟大打出手,颜瑟反复声明宁缺是他的徒弟,还画出神符对他全力还击,男人突然倒地口吐鲜血,颜瑟很纳闷,断定是君陌先生出手了,男子临死前声称冥王之子在都城。颜瑟把宁缺救出来,立刻让他进行拜师礼,宁缺考虑再三跪拜颜瑟,正式成了他的首徒,颜瑟欣喜若狂,还送他一个大红包,宁缺想当面打开,颜瑟让他回家再看,还和书院商量好,单日子让宁缺去书院学习,双日子来这里学习神符术,颜瑟拿出宁缺留在红袖招给桑桑的便条,宁缺一眼就看出不是他的笔体,而是别人临摹的,颜瑟让他明天来学习,宁缺只好告辞离开。果然不出颜瑟所料,宁缺一出大门就急不可耐打开红包,发现里面只有一张字条,和一枚铜钱,宁缺笑话颜瑟就像桑桑一样小气。徐崇山很快查出除了修行者,还有另外两队人马追杀宁缺,分别是夏侯和李沛言,可唐王一点也不担心宁缺的安全,反而忌惮李沛言的野心,立刻让徐崇山派人盯紧李沛言,再放夏侯的人回去报信。

第24集

   宁缺安全回到书院,陈皮皮很开心,忍不住就把君陌出手救他的事说出来,还详细讲明了三路追杀宁缺的分别是夏侯,李沛言和西陵的人,陈皮皮不禁对宁缺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担心他日后成为后山的祸害,而且宁缺只要进了后山,就没有人敢对他下手,还和宁缺以兄弟相称,宁缺自然求之不得,他刚想和陈皮皮亲热拥抱,却被他食指轻轻一点,立刻甩出去很远,宁缺心中赞叹陈皮皮的天下溪神指果然厉害无比,只好乖乖跟着他去认识一下各位师兄师姐。陈皮皮首先带宁缺来见擅长布阵的七师姐木柚,她顺手抛出绣针,宁缺也不躲闪,绣针只是在他的眼前虚晃了一圈就离开了,木柚夸宁缺的定力好。紧接着陈皮皮又带宁缺去见喜欢吹箫和弹琴的九师兄北宫未央和十师兄西门不惑,他们合奏一首曲子,配合得珠联璧合,宁缺和陈皮皮稍一走近就开始情不自禁手舞足蹈,陈皮皮吓得连连求饶,两位师兄希望宁缺好好学习音律,还当场传授他一些秘籍。陈皮皮带宁缺来拜见十一师兄,他站在秋千上悠闲地荡来荡去,还约宁缺以后来找他思辨,陈皮皮不敢多停留,立刻带宁缺来见六师兄,六师兄打铁的手艺举世无双,朝廷的很多武将都穿他打造的铠甲,夏侯那件无人能破的明光铠是他的得意之作,设计者却是四师兄,他最近正在研究铠甲上的符文,准备打造一件比明光铠更厉害的盔甲,宁缺不禁为之心动。五师兄和八师兄喜欢切磋棋艺,他们棋逢对手,各不相让,目前在下山会友,大师兄李慢慢跟着夫子在外云游,陈皮皮就带宁缺来到自己的小屋吃了用蟾蜍做的点心,随后就带他去见二师兄君陌,事先还反复提醒宁缺要对君陌恭敬,宁缺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对二师兄百般奉承,君陌轻轻动了动手指就封住了他的嘴,宁缺拼命挣扎就是张不开,君陌对他谆谆教诲,还送他一副夫子亲自打造的琥珀腰牌,明确声明宁缺不但要接受世人的崇拜,还要肩负起守护书院,保卫唐国的重任,宁缺郑重接过腰牌,向君陌讨教修行的具体内容,君陌却让他在夫子和大师兄回来之前自学。唐王派林公公接宁缺见面,他向宁缺倾诉内心的苦闷,唐王不想被整天闷在皇宫,想在城外建一座行宫,还滔滔不绝向他讲述自己和朝小树的往事,宁缺本想说出林将军府当年的冤案,可是又不忍破坏他的兴致,话到嘴边又咽下,唐王决定送宁缺一件礼物,可要等他真正进入符道的时候,唐王向他详细了解绑匪的模样,宁缺故意隐瞒了此事,坚信唐王早晚会查明真相,唐王只好对他好言相劝。宁缺忙了一天才回家,桑桑很好奇地打听唐王和他的谈话内容,宁缺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明他的字以后会值钱,后悔以前扔掉了很多习作,没想到桑桑全都帮他保存起来了,宁缺开心不已。很快,宁缺身价暴涨,他的字千金难求,王大学士和金祭酒打赌怄气,金祭酒得到了唐王的一张双钩临摹贴,王大学士气不过,就来找颜瑟求助,想拿宁缺留在红袖招的鸡汤帖回去和他比拼,颜瑟和他讨价还价,最后以一万五的价格成交,王大学士拿着鸡汤帖心满意足离开了,颜瑟心中暗自得意,那张是他临摹宁缺的,根本不是真迹。第二天一早,颜瑟就来老笔斋接宁缺去学习符道,他们刚离开不久,城里的百姓就蜂拥而至,一起来抢购宁缺的书法作品,桑桑赶忙把大门顶上,把这些字符全藏到床下面,并把宁缺的印章藏到怀里,从后门逃了出去。颜瑟耐心讲解神符之道,并亲手教宁缺利用念力画符道,宁缺认真地学习。桑桑急忙来到红袖招,向小草要回宁缺醉酒那天留在这里的便条,才知道水珠儿收起来了,桑桑急忙去找水珠儿。此时,都城王公贵族的公子哥儿们一起来找水珠儿,想以三万高价买走宁缺的那张便条,水珠儿刚想答应,桑桑急忙制止,提出只卖给他们拓本,答应让颜瑟亲自签名,还可以加盖宁缺的私印,并以每张500两的价格成交,公子们趋之若鹜。

第25集

   桑桑,水珠儿和小草齐心协力兜售临摹宁缺的鸡汤帖,很快就销售一空,她们赚了很多钱,桑桑提出六三一分账,否则就一拍两散,水珠儿爽快地答应,并把宁缺的那张鸡汤帖还给桑桑,桑桑不认字,就让水珠儿帮忙读出来,一连读了很多遍,桑桑仔细体会宁缺字条里的关心和体恤,她的心里美滋滋的。宁缺跟着颜瑟学习画符,颜瑟给他一些道符作参考,让他自己慢慢体会天地之间的灵气,宁缺急于求成,他等不了那么久,就把学画道符的书籍全部拿回老笔斋仔细研读,宁缺无意中发现颜瑟临摹了很多他的鸡汤帖,猜到是帮桑桑和水珠儿赚外快。上官扬羽奉命调查宁缺被绑架的事,他催林零赶快离开都城,回去向夏侯复命。唐王故意让上官扬羽放走了林零,一来不想让夏天为难,更不想把宁缺被绑架的事搞得朝野皆知,人心惶惶,尽管时隔多年,唐王对林光远将军一家的死还无法释怀,他始终不敢相信林将军会通敌叛国,苦于找不到证据,他更不愿意因为此事波及到夏侯和夏天,夏天对他好言相劝,劝他珍惜眼前的日子。崇明一回到燕国,第一时间来拜见燕王,燕王谴责他为了李渔,竟然把自己经营多年的复国会搞垮了,燕王得知崇明带回的贴身侍卫也是李渔安排的,就逼他杀死侍卫,否则就把崇明贬为庶民,流亡边疆,崇明刚想拔剑,没想到侍卫竟然行刺燕王,崇明奋不顾身杀死侍卫,燕王狠狠教训了崇明,让他趁早忘记李渔,还让他写信通知李渔,答应让崇明继任燕国王位,燕王还让崇明多关注宁缺,争取他为燕国所用。隆庆回到桃山光明殿,掌教当场收他为徒,还要昭告昊天世界,并封他为裁决司司座,让他亲自处决魔宗的余党,可那四个人拒不交代同伙,还公开向隆庆叫板,隆庆只好把他们全部杀掉。隆庆迟迟不来找陆晨伽,陆晨伽只好来裁决司找他,隆庆没有登上二层楼,成为夫子的亲传弟子,他不甘心输给宁缺这个无名之辈,陆晨伽苦苦规劝他不要奢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隆庆觉得她不理解自己,赌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宁缺熬夜苦读神符书籍,他始终不得要领,根本参不透其中的奥秘与玄机,桑桑看他全心投入的状态很担心,可宁缺还是不想放弃。第二天一早,宁缺还在潜心苦读,桑桑赶忙去给他准备早饭。宁缺特意从必胜居买来早饭给五师兄和八师兄,木柚和他迎面碰上,就用银针把宁缺定在那里,一把抢过早饭大口吃起来,宁缺也无可奈何。李渔把桑桑叫到公主府,给她精心打扮了一番,还要认桑桑为干妹妹,桑桑觉得自己配不上李渔,可李渔心意已决,让她私底下就叫自己姐姐,桑桑受宠若惊,她忍不住发牢骚埋怨宁缺没有时间陪自己。宁缺把仅剩的一个饺子带给五师兄和八师兄,他们分吃了饺子皮和饺子馅,强行拉着宁缺下棋,宁缺自知不是对手,吓得落荒而逃。宁缺累得筋疲力尽,十一师兄要和他思辨,宁缺赶忙逃走。李珲圆从军营偷跑回来,他看到桑桑,就被她清纯可爱的样子深深吸引,李渔赶忙把李珲圆赶到书房里。宁缺刚逃出来,就被九师兄和十师兄拉着欣赏他们新谱的曲子,宁缺叫苦不迭,赶忙找借口跑走了。宁缺疲惫不堪地回到老笔斋,没想到颜瑟已经等候多时,颜瑟在修门,桑桑赶忙去准备晚饭。李明池给李青山亲手熬了补药,李青山觉得他资质不够,性格太温吞,根本没有能力接替国师的职位,李明池宁愿侍奉李青山到老,李青山答应会为他某一个好前程。颜瑟带着宁缺城里城外四处游历,并向他耐心传授画符的心得与诀窍,感受天地万物的元气,宁缺学得很认真,把这些都一一记在心里。

第21集

第22集

第23集

第24集

第25集

共 1 页  
主题: 《将夜》21-2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