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将夜》51-55集
阅读: 273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442
本群积分:6799
1 楼

第51集

  陈皮皮来思过崖看宁缺,桑桑正在做饭,陈皮皮故意在洞口跳进跳出,宁缺很不服气,趁他进来的时候把他制服,陈皮皮绘声绘色讲起魔宗圣女唐小棠,把她夸得完美无缺,宁缺一眼就看出陈皮皮喜欢上了唐小棠,陈皮皮只好承认想让唐小棠留在书院,可又觉得他们俩根本不可能,宁缺鼓励他摒弃那些世俗的条条框框,陈皮皮随手拿出一本“书院不器意”,让宁缺有空好好学学,临走还把柳亦青来找他挑战的事讲出来。柳亦青枯坐在书院门口,想等宁缺出来应战,负责打扫的大婶苦苦规劝他趁早放弃,因为宁缺闭关思过至少要三个月,柳亦青怀疑宁缺是故意躲着他,大婶对他好言相劝,并且提醒他如果想一举成名,就不能投机取巧把宁缺做挑战对象,因为他是书院二层楼最弱的一个,柳亦青顿开毛塞。余帘奉命守唐小棠为徒,唐小棠一心想做夫子的弟子,做天下第一的女强者,她对余帘的修为不屑一顾,余帘不动声色把她带到一个湍急的瀑布下面,让她跳129次,唐小棠二话没说就跑上去。宁缺潜心苦读那本书,还让桑桑也好好学学,桑桑满口答应,还让他学着缝补衣服,宁缺拙手笨脚,一拿起针线就把手指扎破了。唐小棠以为跳瀑布很简单,没想到她一鼓作气完成了79次,就已经累得筋疲力尽,陈皮皮劝她就此打住,可唐小棠坚持要完成129次,做余帘的弟子,她拼尽全力终于完成了,却因为体力不支晕倒在瀑布下面,陈皮皮把她背回去。余帘带唐小棠来拜见宁缺,宁缺一下子变成了小师叔,他对唐小棠千叮咛万嘱咐,提醒她不要到处惹事,桑桑下山采花回来,看到又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心里酸溜溜的。余帘给宁缺送来两本书,还经常来教宁缺其中的道理和秘籍,其他师兄师姐轮流来陪宁缺解闷,木柚教桑桑刺绣,四师兄和六师兄给宁缺打造了一款属于他的神刀,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宁缺和桑桑过得很惬意。程立雪陪天谕大神官辗转来到唐国,李青山带昊天道南门弟子早已恭候多时,可他们想第一时间去书院接桑桑,李青山只好派何明池带他们前往。桑桑买菜回来,看到程立雪和天谕大神官带人在门口等候,还声称她是卫光明的传人,是现任的光明大神官,桑桑吓得目瞪口呆。陈皮皮急匆匆来向夫子报告,没想到夫子早就知道此事,催陈皮皮赶快去通知宁缺,夫子坚信宁缺会凭自己的本事把桑桑留下来。宁缺得知桑桑被打走,他气得咬牙切齿,不顾一切向外冲,可都被挡了回来,宁缺突然想起桑桑教他的神术,立刻坐下来屏气凝神,让自己调整气息,竟然打破夫子设置的禁制,顺利从思过崖走出来,陈皮皮欣喜若狂,宁缺顾不上其他,急忙冲下山救桑桑。夫子和李慢慢都感知到桑桑已经出来了,他们倍感欣慰。宁缺坚决不许桑桑去西陵,可程立雪口口声声称桑桑是光明大神官,而不再是他的小侍女,还谴责宁缺自私自利,宁缺义正言辞地声明他和桑桑的命是绑在一起的,他们永远不会分开,而且他以后还要娶桑桑,桑桑惊得目瞪口呆,开心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宁缺发誓会为了桑桑会和整个世界宣战,警告程立雪他们趁早撤退,否则就宣战,程立雪坚持要听桑桑的决定,三天以后再来听他们的答复,因为他想知道柳亦青和宁缺决战的结果。宁缺刚想带桑桑离开,没想到迎面碰上柳亦青,他手里还拿着朝小树的剑,扬言知道朝小树的下落和秘密,宁缺只好应战,两个人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柳亦青渐渐不支,眼看宁缺的剑就要砍下来,他威胁会把朝小树的秘密带着陪葬,还趁机偷袭宁缺,宁缺被打倒在地,只好把浩然气幻化成神术对付柳亦青,柳亦青顿时双目失明,他不甘心就此认输,气急败坏要和宁缺继续再战,宁缺只想知道朝小树的下落,柳亦青拒不回答,宁缺赌气把他打翻在地,捡起了朝小树的剑。程立雪对宁缺刮目相看,夫子对宁缺大加赞赏,他不但巧妙掩盖了自己入魔的事实,还融会贯通了昊天神辉,坚信他将来必成大器。

第52集

  知守观观主陈某带隆庆乘船来到南海深处,并且讲述了当年输给夫子的教训,提醒隆庆要放弃执念,可隆庆一心就想变得强大,陈某交给他一个信物,让他上岸去知守观,还嘱咐他不要后悔自己的选择,隆庆坚信“光明不灭,昊天永存”,他拜别了陈某,果断上岸。宁缺带桑桑高高兴兴回到书院,各位师兄师姐热烈欢迎他回来,并为他举行了拜师礼,宁缺磕头敬茶,正式拜夫子为师,并一一拜见各位师兄和师姐,大家都为他高兴,宁缺选定了黑色院服,余帘让后山采买帮他定制四季十二套儒服,宁缺向夫子打听朝小树的下落,得知她只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现在一切安好,李慢慢也从朝小树的剑气感知到他很好,宁缺才放下心来,夫子竟然让他再回思过崖继续反省,宁缺心有不甘,可也只能照办。桑桑陪宁缺再次回到思过崖,宁缺利用念力把“书院不器意”中的文字印在脑子里,夫子连夜来看他,向他详细解释了每个字的含义,夫子还讲述了永夜和冥王之子的传说,宁缺担心自己就是冥王之子,怀疑将军府的的劫难和燕唐边境的战乱都是因为他,夫子忍不住哈哈大笑,明确表示他不是冥王之子,宁缺才稍稍释怀,夫子让他喝一口酒,明天就可以下山了,还提醒他要履行自己的承诺,对桑桑负责。君陌把柳亦青安排在书院养伤,直到查明朝小树的下落,柳亦青承认朝小树曾经私闯剑阁,被柳白打成了重伤,他答应给柳白修书一封,让剑阁弟子帮忙寻找朝小树。李慢慢担心柳白会来找宁缺寻仇,担心曲妮不会善罢甘休,也怕夏侯不会甘心归老,可夫子却不以为然,他尊重宁缺的选择,坚信他会妥善处理。朝小树被渔民的妻子救下,并对他精心照顾,朝小树得知渔民三年前出海遇难,不想继续留下来打扰,可她却不以为然。宁缺劝桑桑回西陵继承光明大神官的职位,可桑桑对此毫无兴趣,她的理想就是陪在宁缺身边。三天时间很快就到了,宁缺特意准备了都城的特产,带桑桑来见程立雪和天谕大神官,宁缺借口桑桑还小,不适合继承光明大神官,等她再长大一点再回去,程立雪解释桑桑还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置座训政,才能顺利登上大神官的职位,宁缺尊重桑桑的决定,桑桑决定三年以后再回西陵,天谕大神官无奈,只好答应她的请求。程立雪不甘心就此放弃,可天谕大神官只是凝视了桑桑一眼,眼睛就开始渗血,差点瞎掉了,他已经深刻感知到桑桑的强大,也预感到三年以后桑桑会回到西陵的桃山。柳白召集剑阁弟子,拿出柳亦青留下的剑和那封书信,弟子们都把矛头指向西陵那个奸细,柳白把其他人打发走,单独把那个弟子留下来,当年揭穿他就是西陵的卧底,而且掌教就是想利用剑阁的剑,弟子跪下苦苦求饶,声明是裁决司大神官授意所为,柳白气得咬牙切齿,狠狠教训了他一顿,弟子发誓回到西陵好好修炼,再也不问世事,他刚想夺门而逃,被柳白当场打死。柳白使出全身修为,打造了一把无形剑,并把剑意跃然纸上,派弟子尽快交给叶红鱼,弟子担心叶红鱼掌握了这套剑意,日后会成为剑阁的大敌,柳白对裁决司利用柳亦青的事恨之入骨,他之所以选择叶红鱼,就是为了给裁决司敲警钟,他当场决定从今日起和西陵裁决司彻底决裂。裁决司大神官本想借柳亦青挑起剑阁和书院的仇恨,没想到柳白却剑指西陵,他把一腔怒火全撒在罗克敌身上,罗克敌却把责任都推到隆庆身上,声称暗谍一直由隆庆负责,可他已经被废,暗谍就乱作一团,掌教气得咬牙切齿,发誓和夫子不共戴天,不但要除掉他保护的书院和宁缺,还要让唐国的百姓为夫子陪葬。朝小树的伤渐渐痊愈,渔民的妻子好奇地打听他的故事和经历,朝小树觉得不值一提,他想尽快离开这个渔村,没想到四爷带人来找渔民的妻子兴师问罪,谴责她收留身份不明的男人,怀疑他们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朝小树赶忙站出来澄清,渔民的妻子当年揭穿四爷是害死自己丈夫的凶手,四爷也供认不讳,声称她不肯嫁给自己做妾,只有让她的丈夫去死,朝小树听不下去,立刻发功把四爷等人打落在地。

第53集

  程立雪来看夏侯,看他正怅然若失地躺在大帐里发呆,程立雪苦苦规劝他重回西陵,承诺给他想要的一切,还送他一颗通天丸,这是天下修行者梦寐以求的东西,夏侯自然求之不得,可程立雪提出让他先结束自己的生命,通天丸不但能让他起死回生,还能拥有举世无双的修为,夏侯心动了,他权衡再三,答应了程立雪的提议。朝小树决定离开渔村,他临走前向寡妇表明心意,还交给她一笔钱贴补家用,寡妇决定和朝小树一起走,两个人很快收拾好行囊,离开了小渔村。隆庆辗转来到西陵不可知之地,发现四周被群山环抱,翠柏丛生,他一时迷失了方向,不知道知守观的确切位置,隆庆取出观主交给他的信物,师叔亲自来接他,反复提醒他要慎重作出决定,一旦进入知守观,看到天书就要面临前所未有的艰难险阻,就凭隆庆现在的修为,很有可能会随时送命,隆庆心意已决,他愿意承受一切的不可知因素,师叔前面带路,隆庆猛然发现刚才还荆棘满地,现在却出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石阶小路,他不敢耽搁,紧跟在师叔的后面。隆庆随着师叔很快来到知守观,他们来到存放天书的地方,隆庆迫不及待想进去看看,师叔提醒他有任何不适,要立刻放下天书出来,否则有生命危险。隆庆首先拿起落字卷天书,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师叔声明他现在只能看日字卷,隆庆打开日字卷,看到了叶红鱼和宁缺,他心里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超越这里记载的所有人,杀死宁缺以解心头只恨。宁缺和桑桑带了很多礼品来曾府,曾夫人开心地拉着桑桑进房间说私房话,曾静对宁缺很不满,埋怨他不该阻拦桑桑出任光明大神官,可宁缺不舍得桑桑独自去西陵,曾静想辞官陪女儿前往,宁缺提出要娶桑桑为正室,还保证以后绝不纳妾,曾静立刻眉开眼笑,当场决定后天就办喜事,没想到桑桑提出反对,因为她和宁缺还有一件大事没有办。夏侯接到军部的来信,唐王恩准他归老的申请,夏侯很意外,万万没想到唐王都不愿意再护着他。唐突然出现在夏侯的军帐,他手里握着得是魔宗宗主的宝刀,要用这把刀除掉夏侯这个叛徒,夏侯毫不示弱,主动用身体迎向那把刀,刀刺穿了夏侯的身体,他在生命的弥留之际服用了通天丸,顿时元气满满,精神大振,瞬间进入武道巅峰,成为世间最强者,夏侯出手还击,唐遭到重创,当场口吐鲜血,他万万没想到夏侯竟然利用宗主的宝刀破镜,夏侯提醒他带着荒人离开,而且越远越好。叶红鱼在一卷经书里发现了柳白的信,里面是那张汇集了柳白一生修为的大河剑。舒城得知宁缺已经达到武符双修的境界,而且还要和光明大神官的传人桑桑成婚,他不敢耽搁,立刻派王景略仔细打探宁缺的底细。夏侯虽然归老,可是他已经破镜,这让李渔更加忧心忡忡,她想争取宁缺的支持,可宁缺却对她若即若离,李渔只能等,李珲圆对宁缺的态度心存不满。李沛言向唐王进言,提议让桑桑去西陵出任光明大神官,可唐王却不以为然,他首先要尊重宁缺的决定,还提醒李沛言和西陵来往不要太频繁,唐王得知夏侯已经破镜,立刻派徐崇山去请宁缺商量对策。崇明接到李渔的求助信,立刻来找燕王商议,李渔想得到燕国和宁缺的支持,让李珲圆早日取得唐国的王位,燕王考虑到燕唐的利益往来,当场答应支持李渔。宁缺奉命来见唐王,唐王直接带他来到惊神大阵的指挥室,那里挂满了颜瑟生前留下的符文,唐王用阵眼杵启动中间的按钮,头顶立刻闪现出一个巨大的神符,把整个都城全部笼罩其中,宁缺不禁对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惊神阵叹为观止,唐王当面把阵眼杵交给宁缺,这也是颜瑟和朱雀的选择,让宁缺做惊神阵的守护者,保护都城和百姓的安危,宁缺恐怕自己不能担此重任,可又不能辜负颜瑟的遗愿,宁缺跪倒在地,郑重接过阵眼杵。

第54集

  宁缺走出皇宫,发现夏天一直在等他,夏天声称夏侯是她的兄长,迫不及待打听他们之间的恩怨,宁缺明确表示不掺和她和李渔的家事,可是他和夏侯之间不共戴天,夏天提醒他不要和夏侯硬拼,因为他的修为和夏侯差太远了,可宁缺却毫不畏惧,临走,夏天把自己曾经是魔宗圣女的身份告诉宁缺,宁缺向她深鞠一躬,默默离开了。当天夜里,宁缺冒雨来到朱雀天街,并高举阵眼杵,提醒朱雀从此以后要听他指挥,朱雀再次被启动。掌教得知夏侯归老前会回都城卸任,就派裁决司大神官把夏侯请到西陵,想借助他的手除掉宁缺,隆庆日夜研读天书,想早日恢复以前的修为,找宁缺报仇。宁缺知道夏侯最怕水,想买下整个雁鸣湖,桑桑决定倾其所有不遗余力支持他。第二天一早,桑桑抱着宁缺的书法作品到红袖招,拜托水珠儿高价变卖,还谎称是自己偷来的,水珠儿很快找来都城的高官权贵,其中还有钟大俊的父亲钟离,桑桑决定狠狠宰他们一笔钱。钟离花500两银子买下宁缺的鸡汤帖,不停地向钟大俊炫耀,钟大俊很不服气,发誓早晚有一天会超过宁缺。隆庆每日潜心修行,心甘情愿做杂役,他打开沙字卷的天书,里面记录了各个宗派的功法,其中也包括魔宗功法,隆庆仔细研读饕餮大法,很快掌握了其中奥秘,修行者不需要别人的血肉之躯来练功,只要用意识操纵他人,隆庆跃跃欲试,他感觉天旋地转晕倒在地。隆庆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义成师叔的房间,义成提醒他要放弃自己的贪念,可隆庆想尽快强大起来,苦苦恳求师叔传授他西陵秘法,义成说明柳白当年在这里修行,他自刺一剑来摆脱天书的吞噬,隆庆也想如法炮制,可义成觉得他做得还不够。隆庆一如既往做杂役,不管是脏活累活都抢着干,无论是挑水,洗衣服和砍柴,他都做得很认真。叶红鱼想逃出光明殿,却被掌教派人团团围住,叶红鱼拼命挣脱,把那几个黑衣人打翻在地,她也因为体力不支当场吐血晕倒,掌教躲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宁缺想尽快凑足八万两银子买下雁鸣湖,桑桑卖鸡汤帖得到五万两,还拿上他们所有的积蓄,宁缺带着桑桑来赌场收账,让齐四爷再出一万一千多两银子,还让他出面签合同,并且署名给朝小树,齐四爷满口答应,连连夸宁缺重情重义。宁缺一夜之间又成了穷人,可桑桑根本不在乎。叶红鱼迷迷糊糊醒来,她硬着头皮来找罗克敌谈判,罗克敌以为叶红鱼答应嫁给他,迫不及待想对叶红鱼动手动脚,叶红鱼拔剑刺向他,罗克敌当场眼睛失明,他疼得满地打滚。隆庆去山涧挑水,突然听到丛林里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呼唤他过去,隆庆战战兢兢走过去,看到一个山洞,他小心翼翼进洞,发现里面有一个蓬头垢面的老者,他被腰斩困在这里二十多年,隆庆激动万分,急忙跪倒在地,拜见这位越过五境的圣人,圣人大骂他就是废物,根本没有资格进知守观,更没有资格和他说话,隆庆刚想离开,就被圣人一掌拍出山洞,他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逃走了。程立雪回到西陵,发现罗克敌正召集西陵骑兵追捕叶红鱼,天谕大神官立刻站出来制止,不许罗克敌擅自带人去寻仇,随后,天谕大神官来找掌教,明确声明叶红鱼才是西陵的未来,谴责裁决司大神官不该借刀杀人,两个人各不相让,争得不可开交,掌教赶忙制止,立刻下令不许罗克敌去追叶红鱼。宁缺顺利买下雁鸣湖,并在湖边建了一座宁府,要全力以赴对付夏侯,桑桑担心宁缺不是夏侯的对手,而且他还有明光铠护身,宁缺决定加紧修行,让自己再上一个台阶。师弟带隆庆来到炼药房,让他以后负责打扫这里的卫生,隆庆仔细擦拭每一个瓶瓶罐罐,熟悉每一味中药,隆庆发现一个上锁的房间,他利用功力打开门锁,发现里面有很多炼好的丹药,其中就有通天丸,隆庆赶忙退出来。宁缺拜托四师兄和六师兄做了炸弹,他试着扔进湖中一颗,湖中间瞬间爆炸,激起了巨大的浪花。

第55集

  炸弹飞起的浪花打在宁缺身上,宁缺欣喜若狂,拜托四师兄和六师兄尽快赶制出一些这样的炸弹。宁缺带木柚来雁鸣湖视察,她一眼就看出这是布阵的好地方,宁缺也是看好这里是惊神阵的左支气眼,木柚答应十天之内在湖四周启动了一道阵法。隆庆再次来到圣人隐居的山洞,圣人答应会解答他心中的困惑,隆庆战战兢兢走上前去,圣人立刻感知到他已经偷看了通天丸,隆庆急忙辩解自己没有觊觎之心,只是无意中看了一眼,圣人提醒他世上只剩下这一颗了,如果修行者吃下通天丸,就会在短时间内破镜,隆庆连连解释只想留在知守观看天书,圣人向他透露一个秘密,沙字卷天书的最后一章就是如何炼制通天丸,隆庆立刻动心了。李慢慢劝宁缺不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挑战夏侯,可他心意已决。隆庆向义成师叔借药鼎炼制通天丸,义成提醒他要放下心中的执念,以免走火入魔,可隆庆就想早日让自己强大。宁缺带桑桑去雁鸣湖划船,并把师兄们赶制的炸弹一一放进湖中,随时等候夏侯的到访,宁缺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可还是惴惴不安,桑桑给他加油鼓气,坚信他一定能旗开得胜,桑桑越说越激动,小船突然摇晃不稳,宁缺紧紧抱住她,两个人含情脉脉地四目相对。桑桑陪宁缺布好炸弹,宁缺担心自己回败给夏侯,让桑桑回渭城投奔马士襄将军,桑桑决定利用卫光明传授她的神术帮宁缺,宁缺不想她跟着冒险,可桑桑是心甘情愿的。夏侯回都城卸任的路上绕道西陵来拜见掌教,当面指出他给的通天丸不是真的,夏侯只服用了一半就达到了武道巅峰,他的身体也被药力反噬,掌教承认那一颗不是真的,他从中做了手脚,只要夏侯顺利战神宁缺,他就可以帮夏侯解除反噬,夏侯很恼火,没想到掌教竟然用这种卑鄙手段来要挟他,掌教却不以为然,承诺事成之后亲自迎接他到桃山,还保证夏天一世无忧,夏侯无奈只好屈从。李渔亲自带人来庆祝宁缺的乔迁之喜,还带来很多珍贵的食材,李渔支走宫女和桑桑,反复说明曾静是支持夏天的,提醒宁缺不要站错队,可宁缺却不屑参与她和夏天的争斗,还明确声明皇位应该由唐王自己决定,李渔和夏天都无权干涉,宁缺坚持站在唐王这一边,李渔很失望。隆庆按照沙字卷天书上的配方炼制通天丸,他日夜守在炼药房,丝毫不敢懈怠,可是试验了很多次,始终不得要领,他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只好来找圣人请教,圣人提醒他要付出全部心血才能成功,隆庆再次回到炼药房,反复琢磨圣人的话。隆庆脱掉上衣,忍着剧痛扎破左胸口,取出心脏的血投掷到炼药炉,可还是以失败而告终,隆庆气得仰天大叫。许世派王景略去找宁缺,宁缺立刻来到军部,许世正在吃红烧肉,宁缺提醒他太油腻对身体不好,可许世人老心不老,更不愿意听别人说他老,许世对宁缺恐吓威胁一番,警告他不要和夏侯对战,否则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还让宁缺懂得敬畏唐律,宁缺却毫不畏惧,和他据理力争,许世自称查不到宁缺十岁以前的经历,怀疑他的身世不明,宁缺声明自己就住在雁鸣湖,随时等他上门来抓。叶青是知守观观主的传人,也是代表西陵不可知之地的天下行走,他就地枯坐在山洞十五年,终于等到了水滴石穿,他心中的顽石也化为了灰烬,已经参透生死玄关,可以顺利出观了,义成特来向他表示祝贺,让他留下来继承观主之位,可叶青想出去走走,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第51集

第52集

第53集

第54集

第55集

共 1 页  
主题: 《将夜》51-5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