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扶摇》41-45集
阅读: 38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306
本群积分:6161
1 楼

第41集

  雅兰珠守在战北野的面前,想要陪着战北野与扶摇渡过这次危机。梦境中,扶摇听到了非烟的呼唤,非烟身影显现在扶摇眼前,她称扶摇的气血将散,她愿意救扶摇,但扶摇必须要付出代价,一生忠诚于她。扶摇深知忠诚的重要性,她不愿意失去自己的信仰,宁可选择死亡也不愿背叛自己的忠诚,背叛自己的内心。即便她的善意被姚城百姓辜负,忠诚也被考验,可她依旧想要凭着自己的能力守护身边最爱之人。非烟经历过人生百味,她对扶摇的话只不屑一笑,认为扶摇将来必定会来恳求她。天权王国,长孙平戎送来南戎千里急奏,奏书中长孙平戎禀明他苦苦搜寻长孙无极消息,却找到了长孙无极遗体一事,长孙无极不仅丧身于葛雅沙漠中,更是染上了石化症,化为一尊石像。石化症非同小可,传染力度极强,长孙迥虽然痛失爱子,心中难过,却还是下令让长孙平戎就地安葬,尽快让长孙无极入土为安。非烟离开,扶摇与战北野也醒了过来。战北野即将回天煞,黑风骑也将撤至山中,账营一撤,战北野不放心扶摇一人独自留下,他劝说扶摇先回姚城。姚城伤扶摇至深,扶摇心有芥蒂不愿意回去。战北野出言劝说,希望扶摇能再给姚城百姓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姚城百姓已经认知到错误,正在自发组织寻找扶摇。在战北野的劝说带领下,扶摇与战北野一同回到了姚城,众百姓跪地向扶摇认错,铁成也将官印重新拿给扶摇。现黑戎寨已除,姚城危机也解,扶摇不愿意收下官印,只将姚城托付给了铁成,自己则准备去找长孙无极。天权王国中,众臣得知长孙无极溘然长逝一事,纷纷要求长孙迥尽快立下继任储君人选。正在长孙迥为难之际,士兵送来了南戎千里急报,信封上长孙平戎自动请愿暂留葛雅沙漠处理长孙无极后事,显长孙无极五洲太子尊荣,且尚书魏启阳借机撺掇他夺取储位,他悲怒交加之际擅自将他就地正法,他愿回皇城之日再行接受长孙迥的责罚。借着这封信,长孙迥与长孙迦二人成功将立储之事暂时压下,长孙迥始终不相信长孙无极会丧命于葛雅沙漠,但万一长孙无极真有不测,朝中的长孙迦与长孙平戎势必会争夺起来,他准备让二人斗上一斗,他也好趁机看清朝中众臣的心思。随后,长孙迥命身旁的侍官长林前往南戎查看长孙无极遗体,确认长孙无极是否遇难。另一边的后宫中,皇后听闻太子遭遇不测晕倒,恰巧被长孙迦遇到。皇后醒来,侍官端上长孙迥所熬制的汤药,皇后因心系长孙无极,半口不肯喝下。皇后想前往南戎见长孙无极最后一面,可前往南戎之路路途遥远,长孙迦为皇后虚弱的身子考虑,只能婉拒皇后。宗越收到密报,长孙无极在葛雅沙漠遇难,天权已经下达命令,允许长孙平戎收棺入殓。众人并没有看到长孙无极的遗体,纷纷不肯相信事实,宗越认为在没有查清事情真相之前,他们绝不能轻举妄动。一行人之中最担忧长孙无极的莫过于扶摇,宗越生怕扶摇会做出傻事,可扶摇却已得知消息,她早众人一步偷偷离开,战北野得知消息后匆忙追上,他想要扶摇跟他一同回去,可扶摇却不肯同意,她执意要见长孙无极最后一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不能凭着长孙平戎的一句话就断定长孙无极已死。贴身侍官长林奉长孙迥之命前来验证长孙无极遗体的真假,只见一棺名贵木棺悬于火堆中,长孙平戎恐石化症会感染众人,便决定用火葬之法,送长孙无极最后一程。长林借以祭拜长孙无极为由,让长孙平戎起棺火葬,扶摇与战北野也混在了送行队伍中,等待着长孙平戎起棺。起棺之时,扶摇心中震惊,身形一颤地盯着棺中的石像人,长林也痛心疾首地认出石像就是长孙无极。全体士兵跪地恭送长孙无极最后一程,扶摇情绪失控,战北野无奈之下,只好打晕扶摇,带着她离开。扶摇醒过来后,她满腔怒意地想杀回去替长孙无极报仇,战北野拦下了扶摇并讲出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劝解扶摇,希望扶摇能够替长孙无极好好活下去。扶摇深知自己此刻不能倒下,她准备替长孙无极报仇,杀了长孙平戎。扶摇欲身涉险境,战北野也无独善其身的想法,他向扶摇承诺,他愿意陪着扶摇一起报仇。长孙迦让自己安插在宫中的耳目偷偷记下长孙迥给皇后配的药方,他拿着药方询问起信赖得过的郎中,郎中一见药方心中震惊,此药方看似繁杂讲究,却是伤身于无形的毒药,若是长久服用的话,必定会痛苦死亡,死相凄惨。长孙迦了解药方真相后,他孤身前来王宫中见皇后,不满长孙迥对皇后的无情。皇后心中难过,当年长孙迥强娶她入宫,她跟长孙迦都无法反抗。长孙迥一直给她喂毒药就是想激怒长孙迦,抓住长孙迦的把柄,彻底除掉长孙迦。皇后默默忍受多年,她本以为等无极坐上皇位之后,她便可以过上安心的生活,可如今无极一死,只怕长孙迥再也无法容下他们二人。眼见自己心爱之人陷于水深火热之中,长孙迦决定不再继续忍耐下去,他让皇后在宫中等他三日,待三日后他安排好一切,必定会来接皇后离开,为她夺回这片江山。

第42集

  天煞王国,战北恒将长孙迥要还战北野清白之事告诉战南城,若是没有了战北野勾结齐震,私自出兵太渊的重罪,他们便奈何不了战北野。孰料,战南城却对此毫不在意,他早就听闻了战北野率领黑风骑在姚城打胜仗的事情,他想要借机生事,将私藏重兵之罪扣在战北野头上。战南城已派出天煞之金捉拿战北野,可黑风骑也绝非泛泛之辈,为了让战北野乖乖回磐都,战南城已经布下一局。战北野利用迷香,与扶摇一同逃离长孙平戎的营账。天煞之金在身后穷追不舍,正在战北野打算硬上之时,宗越与雅兰珠等人率领着黑风骑赶来增援。纪羽也带来磐都的消息,战南城将私藏重兵的消息扣在战北野头上,战北野在磐都的旧部跟战友都受到严重牵连,且静太妃也被软禁,若是战南城十五日之内在磐都见不到战北野,他便要让静太妃为先王陪葬。战北野心烦意乱,天煞之金一拥而上,宗越率领几名黑风骑引开了天煞之金,其余人则顺利脱身。战北野心系静太妃,已经打定主意回磐都,他想让纪羽带人护送扶摇离开,可扶摇与雅兰珠等人深知战北野前路危机重重,他们决定与战北野一同赶往磐都,共患难。得此好友,战北野心中感动,他答应了众人的请求,并让黑风骑先行返回葛雅,保存实力。战北野一行人踏进了长瀚山的密林。长瀚山密林险象丛生,一行人步步谨慎,防止林中暗藏着的杀机。这时,天煞之金将领古凌风率兵前来捉拿战北野,战北野一行人与其发生打斗。打斗期间,雅兰珠险些坠落山崖,眼见一将士想要趁机杀了雅兰珠,战北野慌忙丢出摄坤铃,救了雅兰珠一命并紧握住雅兰珠的双手。雅兰珠悬于半空之中,古凌风想趁机拿下战北野,幸亏战北野一部下英勇上前,重击了古凌风,并帮助战北野一同将雅兰珠救上来。雅兰珠晕倒过去,摄坤铃也在打斗期间不见踪影,一部下想要去寻找摄坤铃却被战北野拦住,战北野深知林内的危险,只想要众人能够平安出林。随后,战北野让扶摇与小七照顾好雅兰珠,自己则想借着寻找水源的理由,独自踏上前往磐都的路。未等战北野走出几步,扶摇便识破了战北野的计谋,她命铁成先将雅兰珠送回姚城,自己则准备跟着战北野一路走到底。战北野不愿让扶摇身涉险境,他想用激将法激扶摇离开,可扶摇却心意坚决,战北野无法,只好带着扶摇一同上路。一行人行至一半休息,扶摇看着战北野烤鱼,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长孙无极,而小七也好奇于战北野手中的苍龙在野剑,战北野将苍龙在野剑的重要意义道出,不肯让他人触碰剑身。随后,一行人继续赶路,却在林中突遇一阵浓浓的雾气,小七与纪羽消失不见,战北野发现了部下李弘遇难的身影,战北野冲上前,却触碰到了林中的机关,与另一部下王虎共同陷入一片类似沼泽的地表之中。二人的身体不断往下陷,扶摇想用长鞭救出二人,战北野让扶摇先行救下王虎,可扶摇还是晚了一步,王虎整个人陷入到了地底。扶摇想救战北野上来,但仅凭她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做到,再加上周围食人蚁出没,战北野只希望扶摇能够赶紧离开,可扶摇却不肯丢下战北野。这时,小七跟纪羽赶到,三人想要一同拉战北野上来,战北野不愿意连累三人,他想将对自己意义非凡自己的剑交给扶摇,让扶摇带着小七跟纪羽安全走出林子。扶摇打断了战北野的话,坚决不愿意抛弃战北野。眼见食人蚁即将汹涌而来,纪羽突然手执起长剑,他砍断了自己的手臂,将断臂扔到远处,利用食人蚁嗜血的本能引开了食人蚁,继而再趁机救战北野上来。战北野得救,可看着周围部下一个一个为自己丧命的情景,不由得心中内疚自责,扶摇前来安慰战北野,战北野深知自己肩上重担,决定带着兄弟们的希望好好走下去,他也同样劝说扶摇要好好活下去,长孙无极在天有灵,一定不愿意看到扶摇放弃希望的一幕,扶摇打断了战北野的话,她坚信长孙无极还活着,除非她亲眼看到,否则她绝不相信无极已死。扶摇让战北野一行人留在原地休息,自己则去寻找粮食,她在林中突然看到了长孙无极的身影,她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无极,泪流满面,长孙无极也向扶摇诉说着思念之情。扶摇想带着长孙无极一起去见战北野,将他还未死的消息告诉众人,可长孙无极却紧抱着扶摇,称自己不愿意再管天下之事,也不愿意再管他人的生死,只想与扶摇呆在一起。听到这话,扶摇心中意外,她推开了长孙无极,坚信眼前的人并不是真正的长孙无极,她拿出手中的刀子,刺进了长孙无极的胸膛间。假的长孙无极瞬间化为黑影攻击扶摇,战北野在关键时刻替扶摇挡下一击,战北野晕倒过去,而扶摇也昏迷在地。天权王宫,长孙迦想带着皇后离开,可皇后只拿出能自由出入天权的坤极令牌,让长孙迦独自一人离开天权。若是再晚半步,待长孙迥赶到之时,他必定不会放过长孙迦。长孙迦对皇后痴情一片,他不愿意独留皇后在宫中,他想带着皇后杀出王宫,可皇后却担忧长孙迦的安危,她以死相逼,让长孙迦离开王宫。

第43集

  扶摇与长孙无极二人团聚,扶摇问起了战北野的下落。在长孙无极的带领下,扶摇来到了战北野的床前,小七、铁成与雅兰珠几人也一同守在战北野面前。战北野昏迷不醒,宗越替战北野诊治,却无能为力,他告诉众人,目前唯有战家的摄坤铃才能让战北野醒来。堂堂医圣却医治不好战北野,雅兰珠愤怒地上前斥责起宗越的徒有虚名,宗越落寞离开。房间中,宗越独自一人黯然伤神,长孙无极前来看望宗越,他察觉得出宗越的反常,便上前探起宗越的脉搏。宗越坦言告诉长孙无极,他虽不至于有性命之忧,可非烟给的这身医术应该是保不住了。他的这身医术五分靠技巧,五分靠内力,如今内力已经控制不住,只怕再过不久就会彻底变成一个江湖郎中。长孙无极知晓非烟做事向来讲究代价,如今太渊政权了结,非烟正在向宗越讨回医术。前路漫漫,长孙无极向宗越承诺,无论未来如何,他都会陪着宗越一同面对。天煞至寒之地——磐都,磐都万里冰原,酷寒无比。长孙平戎前来见天煞王战南城,为讨好战南城,长孙平戎将自己在长瀚山得到的摄坤铃献上。一见至宝,战南城立即将长孙平戎供为座上客。自摄坤铃被战北野带走之后,民间就有传说,百姓皆传摄坤铃宝物具有择主灵性,它选定的主人才是天煞之主。如今摄坤铃已重回到战南城手中,战南城想要风光办一个接宝大典,让百姓们都知晓摄坤铃已经回来了,他才是天煞之主。同时,战南城向长孙平戎承诺,如今长孙无极已死,他一定会出面举荐长孙平戎当上天权太子。扶摇在台阶上一脸落寞,长孙无极前来替扶摇加衣御寒,他将这一切过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并认为扶摇在经历过一切腥风血雨后性格已经变了。扶摇提起自己在长瀚山遇到假无极的事情,坦言称自己并没有任何变化,她依旧是那个桀骜不驯的扶摇。长孙无极将扶摇搂入怀中,诉说着自己对扶摇的爱意,他想要给扶摇天下跟五洲,让扶摇成为世间最快活的女子。扶摇心中感动,也紧紧地回抱着长孙无极。长孙无极将自己得到的另一宝物——聚坤铃交给了扶摇,聚坤铃与摄坤铃是天煞至宝,一同被称为天煞双响,长孙无极希望宝物能护扶摇周全。随后,长孙无极提起了摄坤铃在天煞王宫的下落,准备到王宫去夺摄坤铃。天煞王国,战南城接待着长孙平戎,二人谈起天权储君之位,长孙平戎想起先前侍官长林跟他说过的话,天权太子必须得到五洲天下的认可,当年长孙无极从天门墟走出来之时,就已经是天定之子,长孙平戎若想取而代之,也必须走一趟天门墟。天门墟有着可怕的梦魇心魔,战南城劝长孙平戎三思,长孙平戎执意一闯天门墟,他向战南城讨借天煞至宝摄坤铃,以此助他一臂之力。摄魂铃是天煞宝物,战南城看在长孙平戎所献给他的一切宝物上,点头答应了此事。天权王国的储君之争战南城并不想理会,但若是资质平平的庸才长孙平戎继位的话,他倒是乐得其见。天权越乱,对他们天煞就越有利,这才是战南城答应将摄坤铃借长孙平戎的真正原因。宗越取到了天煞王宫的地图,天煞宫中的吟霜阙藏着天下至宝,摄坤铃也在其中。宗越迅速拟定夺铃策略,他让雅兰珠与扶摇二人潜入天煞宫,引开侍卫,而长孙无极则趁机偷铃。扶摇与雅兰珠按照宗越所言,潜入到了藏放摄坤铃的吟霜阙,只是雅兰珠不慎踩到了机关,引来了天煞之金的注意。雅兰珠一见到天煞之金的将领古凌风便分外眼红,当下直接上前与他交起手来。扶摇深知他们二人并非是天煞之金的对手,只好强行带着雅兰珠逃离天煞王宫。另一边,长孙平戎与战南城也一同进入了吟霜阙。只见吟霜阙里边瑰宝无数,琳琅满目,在战南城的带领下,长孙平戎成功地取到了摄坤铃。扶摇与雅兰珠安全脱身,长孙平戎将摄坤铃交给了扶摇。原来,进入吟霜阙的长孙平戎是长孙无极所假扮,扶摇与雅兰珠二人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而已。取到摄坤铃,扶摇立马赶回房间救治战北野,可摄坤铃却毫无作用,战北野依旧昏迷不醒,小七拿过摄坤铃,一眼便认出摄坤铃是假的。扶摇想重新杀回天煞王宫夺摄坤铃,长孙无极在房外拦下扶摇,既然长孙平戎与战南城已有所防范,扶摇若是再贸然前往便是去送死,长孙无极不愿意让扶摇涉险,他十分吃醋扶摇为战北野茶饭不思,着急担忧的模样。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躺在床上的是他,而不是战北野。扶摇听后,只紧紧地抱住了长孙无极,向长孙无极表明自己对他的爱意,她不愿意再一次经历一次长孙无极生死未卜的痛苦。天权王宫,战南城将长孙无极成功夺取假摄坤铃的消息告诉长孙平戎,真正的摄坤铃还在战南城的手中。长孙平戎抿下一口酒,称长孙无极偷铃之举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本以为长孙无极会死在葛雅沙漠里,却没有想到长孙无极竟会从葛雅沙漠中死里逃生,但长孙平戎始终认为长孙无极太过自负。今日长孙无极盗假铃之事便是长孙平戎所设计,长孙平戎想要骗取无极进入三日后的天门墟,借长孙无极之手帮他破除天门墟内的心魔幻境。宗越收到长孙平戎三日后想闯天门墟的消息,长孙无极心中意外,天门墟纵贯阴阳,是极尽玄奇之地。

第44集

  雅兰珠守在战北野的床前,她看到战北野无法饮下汤药,便心急地想去找扶摇,却发现扶摇一行人踪影不见。雅兰珠误以为扶摇是抛弃他们离开了,心中难过。她独自守在了战北野的床前,为昏迷中的战北野讲起二人初次相遇的一幕。自她遇到战北野的第一天起,她便认定了战北野,此生此世都不会更改。战北野危在旦夕,雅兰珠无奈之下,只好施展起邛叶族的一道禁法。一旦施展此法,轻则伤身,重则殒命。雅兰珠并不怕死,她怕的是自己再也见不到战北野。禁法一施,战北野的气色有所好转,大有醒来的征兆,雅兰珠却身体虚弱,双眼失明。小七听到动静,他来到了雅兰珠的面前,为雅兰珠的牺牲掉下眼泪,认为雅兰珠牺牲过大,可雅兰珠却心甘情愿,她生怕战北野知道自己救了他之后,心中会过意不去,所以嘱咐小七不要将自己失明的事情告诉战北野,准备孤身一人离开。临离开之前,雅兰珠为战北野唱起了天煞民谣,难过落泪。

  扶摇与长孙无极在天门墟中遇到了各自的幻境,长孙无极到底是能力非凡,他经过一番苦斗,终于破了天门墟中的心魔幻境。而另一边的扶摇却深陷于幻境中无法自拔,她跟随着心魔一同向前行。眼看着心魔就要将扶摇带到漩涡之中,长孙无极慌忙运功,以内力将自己的声音传达给扶摇,让她清醒过来。扶摇在关键时刻清醒,她与心魔一同交起手来,二人本就是一体,不分上下。扶摇心思敏捷地抓住了二人的共有特点,她动,心魔动,她静,心魔静。为战胜心魔,扶摇将剑横架于自己的脖子间,割破了自己的脖子,打败心魔。长孙无极赶到扶摇身旁,扶摇已经晕了过去,长孙平戎却在此时趁虚而入,他想在天门墟杀了二人,成为五洲的新太子。长孙无极手执起长剑,以一袭白衣大战起黑衣的长孙平戎,身负重伤的长孙无极略处下风,正当长孙平戎想要将无极打落漩涡之时,扶摇突然醒来,她与长孙无极合力,共同打败了长孙平戎。长孙平戎见自己将被漩涡吸走,他只能放下一切骄傲与尊严,大声恳求着扶摇与无极救他一命。

  天空显现出五彩霞光,意味着五洲太子将从天门墟中走出,战南城正得意长孙平戎一旦成功,天煞疆域可再扩上两成时,长孙平戎的身影走了出来,只不过,长孙无极也在随后走出。众人对长孙无极突然现身天门墟的事情意外不已,侍官长林更是心中安慰,认为长孙无极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随后,众人皆跪地恭迎五洲太子长孙无极平安回来,长孙无极看着长孙平戎一脸的不服气,只想起了天门墟中的情景。原来,扶摇与长孙无极还是在关键时刻救下了长孙平戎,他们拿到了摄坤铃,并从长孙平戎口中得知锁情毒的解药就是长孙平戎的血。为防止长孙平戎耍诈,扶摇喂了长孙平戎一颗毒药,让他在离开天门墟后,以一解药换一解药。

  长孙平戎住所,宗越取到了长孙平戎的血,也辨明了长孙平戎的血的确是药引,只要凑齐剩余药材,他便可研制出解药。长孙无极与宗越正打算离开,可长孙平戎却急忙追出,要求长孙无极交出解药,长孙无极给了宗越一个眼神,宗越心领神会,将半颗解药给了长孙平戎,另半颗紧握在自己手中,准备牵制着长孙平戎。这时,恒王来到,声称战南城设宴邀请长孙无极,长孙无极婉拒邀约,跟着宗越一同离开。途中,长孙无极提起毒药之事,原来,扶摇给长孙平戎的毒药是假的,而宗越给长孙平戎的解药正是泻药,他决定整治一番长孙平戎。

  战北野醒来,扶摇喜出望外,将摄坤铃归还给战北野。战北野在梦中听到了天煞民谣,询问扶摇是否有唱过民谣,扶摇出言否认。随后,扶摇想将战北野醒来的消息告诉雅兰珠,可小七却一脸黯然地拦下了扶摇,称雅兰珠已经休息。雅兰珠连续几日守在战北野身旁,扶摇没有多想,只让雅兰珠好好休息。扶摇独自一人在亭中想着自己在天门墟见到的幻境,宗越前来为扶摇把脉,他探出了扶摇脉中的异常,却还是以言语掩盖过去。

  长孙无极在房间抚琴,宗越来到长孙无极面前,他提起扶摇脉象的奇怪之处。若是寻常人,锁情之毒解开后便会脉象平稳,可扶摇的脉象却像是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且大有愈演愈烈之迹。长孙无极称扶摇极有可能是在天门墟中阴差阳错地解开了体内的封印,一提起封印,宗越突然怀疑起扶摇的不凡身份,长孙无极想起穹苍师尊曾经给他下达的使命,要求他带回五色石少女,不由得心中沉重。

  天权王宫,长孙迥得知无极大难不死,不由得心中欣慰。他孤身一人来到绝食的皇后面前,皇后提起长孙迥以她为饵,常年困住长孙迦之事,她已不愿意再事事忍让。如今无极一死,她在这座牢笼中已没有任何牵挂。听到皇后的话,长孙迥只脸色平淡地将长孙无极未死的消息告诉皇后,皇后心中震惊欣喜。

第45集

  皇后得知长孙无极平安无恙,她想要见长孙无极一面,可长孙迥却不肯同意,只称自己会在恰当时机让二人见面。另一边,战北恒从长孙平戎手上拿不回摄坤铃,摄坤铃再度落入他人之手,战南城勃然大怒。这时,侍卫前来禀报长孙平戎早已离开磐都的消息,且将长孙平戎所留下的书信呈上,信中长孙平戎明确表明,摄坤铃已在长孙无极手中。摄坤铃对天煞王至关重要,战南城立刻让战北恒前去长孙无极的住处搜查。

  战北野身体已经恢复几成,扶摇向战北野提起天门墟之事,二人有说有笑,前来送药的长孙无极看得心中不是滋味。扶摇想喂战北野喝药,长孙无极醋意大发地拦下了扶摇,并亲自喂起了战北野。战北野受宠若惊,不敢接受无极太子的喂药,只好自行接过药碗。见战北野无碍,长孙无极二话不说地带扶摇离开了战北野的视线。二人一同走至亭中,长孙无极明确向扶摇表示,虽然他一生骄傲自负,可他一碰上扶摇,却变得十分爱吃醋,且肚量极小,他容不得扶摇跟其他男人走得过近。长孙无极的霸道令扶摇甜蜜一笑,扶摇蓦然提起了雅兰珠,二人这才发觉,自天门墟回来之后,他们就没有见过雅兰珠。恰巧小七在这时经过,扶摇拦下了小七,并询问起雅兰珠的事情,这才从小七口中得知雅兰珠为救战北野已失目失明。

  扶摇与长孙无极心急地闯进了雅兰珠的屋子,可雅兰珠早已离开,只留下一封信,信中要求他们对战北野保密,她不愿意让战北野有任何心理负担。扶摇担心雅兰珠,她想要冲出去找雅兰珠,可铁成却带来了外边大批官兵已经包围他们的消息。长孙无极心中暗叫不好,他让小七与扶摇藏好战北野,自己则出去见战北恒,应付天煞官兵。战北恒想要请长孙无极进天煞王宫,长孙无极出言婉拒,战北恒只好提起摄坤铃的事情,要求长孙无极交出摄坤铃,可长孙无极却故意装作不知情的模样,战北恒也无可奈何。正当长孙无极想让战北恒一行人离开时,战北恒却突然厉声称长孙无极的住处有刺客,想要命人进房搜查。长孙无极拦不下战北恒,他只好扬声提醒着房内的几人,并让铁成带领着官兵去搜查。

  天煞官兵四处搜查无果,想一闯长孙无极的房间,铁成拦不下众人,只好惊颤地打开了房门。幸亏战北野有宝物在手,他与扶摇、小七三人皆隐身站在房间一角,躲过了官兵的搜查。所有房间都空无一人,战北恒就算想借题发挥也只能悻悻收兵,长孙无极在战北恒撤离前将一件东西交给了他,声称这是长孙平戎离开时所留下的。战北恒带着长孙无极给的摄坤铃回宫复命,战南城一见到摄坤铃便认出了它是假的,因此大发脾气,甚至质疑起了战北恒对他的忠心。战北恒连忙向战南城表明忠心,战南城对战北野恨之入骨,且他认为战北野跟长孙无极早已经站在同一站线,为逼迫战北野现身,战南城命战北恒去将战北野在磐都的所有旧部都抓到牢狱中。战北恒有几分忌惮长孙无极跟战北野之间的交情,可战南城却无惧于长孙无极,他认为长孙无极本事再大也只是天权太子,无法干涉天煞内务,天煞的一草一木,都是由他战南城说了算。

  房间内,扶摇一行人皆脸色沉重,战北野不知情地问起了雅兰珠的行踪,扶摇谨记雅兰珠的嘱咐,只称雅兰珠因邛叶族事务而暂时离开。随后,几人提起了战北野手中的宝物,原来,摄坤铃与聚坤铃这对天煞双响聚集在一起的作用就是能够让持有者隐身于众人面前,战北野与扶摇几人刚刚便是靠着这两件宝物躲过一劫。

  次日,扶摇跟长孙无极外出寻找雅兰珠,却毫无消息,突然一个神秘人走到扶摇身边,将一张纸条交给了扶摇,要求扶摇到指定地点找雅兰珠。另一边,战北野亲自为纪羽换药,他提起为他牺牲的所有兄弟,以及一直守着他身边的扶摇,心中感激不已。小七在一旁听此,愤怒地上前指责起战北野忘恩负义,并称在战北野昏迷时一直守在战北野身旁的并非是扶摇,而是雅兰珠,雅兰珠为了救战北野已经双目失明。小七的话如同一颗重磅霹雳,在战北野的脑中炸开来,战北野得知真相后,震惊难过,当下就准备破门而出,去将雅兰珠找回来。恰在这时,扶摇与长孙无极归来,扶摇拦下战北野,并将小纸条交给了战北野,希望战北野能够冷静行事。战北野想亲自去接雅兰珠回来,长孙无极同意了战北野的想法,并决定与战北野二人一同赶往纸条中的指定地点。

第41集

第42集

第43集

第44集

第45集

共 1 页  
主题: 《扶摇》41-4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