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将夜》16-20集
阅读: 45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340
本群积分:6322
1 楼

第16集

  宁缺没想到朝小树临走前早就给他准备了一些产业,就是担心他日后穷困潦倒,齐四把房契和地契交给宁缺。朝小树终于醒了过来,他发现有一个剑阁的弟子守在身边,还抢走他的剑,朝小树苦苦逼问,才知道对方是西陵裁决司派来的暗探,就是想借剑阁的剑杀死朝小树,朝小树本来是来找柳白问清楚是谁杀死了自己的好兄弟卓尔,没想到那些杀手也是这个密探派去的,就是想嫁祸于剑阁,密探刚想刺杀朝小树,没想到他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六皇子病情加重昏迷不醒,眼看危在旦夕,夏天发现六皇子中了腐骨冰魄,立刻封锁皇宫彻查凶手,夏天还让唐王回避,夏天使出浑身法力为六皇子驱毒。唐王发誓要彻查此事,立刻把李渔和李珲圆叫来问责,李珲圆吓得六神无主,他本来就是想让六皇子上吐下泻,没想到李明池竟然给他毒药。夏天帮六皇子解毒,看到唐王在责罚李渔和李珲圆,急忙过来求情,可李渔根本不领情,还极力维护李珲圆,谴责夏天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唐王气得火冒三丈,当场罚李渔回公主府闭门思过,不许李珲圆去书院,李渔带着李珲圆气哼哼离开了。唐王猜到是有人利用李珲圆害六皇子,立刻下令彻查幕后主使。李明池眼看六皇子安然无恙,他怀疑皇宫有魔宗的人,否则没有人能解腐骨冰魄的毒,可是魔宗的人根本无法破解围困皇宫的惊神阵,他百思不得其解。宁缺一夜之间有了很多钱,他不想再过节衣缩食的生活,桑桑根本不领情,还要把他的字卖高价,以免宁缺被书院开除,宁缺赌气不再理他。李珲圆被困在公主府闭门思过,他坚持只给六皇子下了泻药,李渔苦苦相逼,逼他交代出幕后主使,李渔信以为真,怀疑夏天故意栽赃,李渔提醒李珲圆不要做坏事,她宁愿粉身碎骨,也要扶植李珲圆坐上皇位。唐王对李渔和李珲圆很失望,他无意中发现龙椅下面的字符,“花开彼岸天”,立刻把禁军统领徐崇山叫来问话,徐崇山突然想起那天禄缺把宁缺带来,宁缺悄悄溜进御书房,徐崇山不敢说出来,唐王下令立刻把擅闯御书房的人抓来,徐崇山埋怨禄缺,还警告他帮宁缺隐瞒,以免引来杀人之祸。宁缺来到旧书楼,看到余帘正在教训陈皮皮,还警告他要懂得规矩,余帘走后,宁缺又对陈皮皮讽刺挖苦一番,特意给他带来桑桑亲手做的馒头,宁缺感谢陈皮皮的鼎力相助,才让他打通了气海雪山,想和陈皮皮切磋一下,陈皮皮劝他不要心急,并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他气海雪山十七窍,他只通了十窍,站在修行的生死线上,还是下下资,宁缺不服气,他已经能感知很多世间事务,陈皮皮提醒他已经进入了不惑阶段,让他利用念力培养自己专属的感知之物,也就是他的本命物,修行者只有通过修炼自己的本命物,才能和天地万物达成统一,提升修行的境界, 宁缺顿开毛塞,想尽快找到自己的本命物,也猜到陈皮皮的本命物是肥肉。李渔第一次被唐王打,她伤心欲绝,只好借酒浇愁,华山岳只好陪她。就在这时,崇明来看李渔,还把华山岳撵了出去,和李渔开怀畅饮,崇明后悔生在帝王之家,李渔感同身受,情不自禁向他倾诉心中的苦闷,唐王竟然为了夏天动手打她,崇明本来是想向李渔求助,因为燕王派隆庆顶替他来唐国,还要做夫子的亲传弟子,崇明更不可能接替皇位,可是现在李渔也自身难保,李渔发誓绝不会让隆庆达到目的,崇明劝她重新振作起来,和李沛言联手,不但能阻止隆庆,也能成全李珲圆,两个人一拍即合。四个蒙面黑衣杀手连夜闯进土羊城,杀死守卫,来到夏侯的寝帐,夏侯早就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他三拳两脚就把那些人杀死,他刚想盘问那个幸存的杀手,那人突然自杀身亡,夏侯派人仔细搜查刺客,发现他们是燕国派来的,夏侯决定连夜修书一封,向唐王说明实情,绝不能让燕国的皇子隆庆留在燕国。

第17集

  天上下着鹅毛大雪,夏侯率军偷袭燕军营地,他们被打得措手不及,唐国军队所向披靡,燕军被斩杀三百人。夏侯得胜归来,副将林零却担心唐王怪罪下来不好交代,夏侯很清楚是唐王的宅心仁厚,才宽容他到这种地步,竟然容许他多活了这么多年。唐王把都城大大小小的书法大师都叫来,让他们每人写一张“花开彼岸天”,曾静和王大学士断定唐王在核对笔迹,李青山把这些字一一核对,找不出一模一样的,徐崇山奉命去搜集,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李青山断定此人是习武的年轻人,徐崇山担心查到宁缺身上,声称对方是老者,唐王恳请李青山想办法把这个人找出来。曹知风向弟子们宣布一个好消息,下个月书院将开启二层楼的考核,届时会有许多年轻有为的学子前来应考,只要能通过这次考核,就能做夫子的亲传弟子,弟子们都跃跃欲试。宁缺一心就像找到自己的本命物,他在家苦思冥想始终不得要领,宁缺掏耳朵,挠痒痒的时候,桑桑同时就会有反应,他试着弹脑瓜崩,桑桑疼得大喊求饶,宁缺顿时恍然大悟,桑桑就是他的本命物,宁缺欣喜若狂,抱起桑桑原地打转。李沛言来看望李渔,看她愁得憔悴不堪,不由地心疼不已,李渔拜托李沛言帮忙除掉夏天,还把夏天利用法力操纵唐王的事说出来,李沛言也深有同感,他也曾经怀疑过夏天是妖女,李沛言发誓会不惜一切代价除掉夏天。宁缺思来想去,还是不想让桑桑做他的本命物,担心打架的时候会伤到她,宁缺决定把银子当本命物,要日日把玩,希望早日派上用场,桑桑只好给他二十两银子。李渔罚李珲圆跪下思过,他苦苦求情,李渔一气之下再罚他跪两个时辰,李珲圆赌气把宫女打倒,趁机逃走了。禄吉发现皇宫里上上下下都在找擅自进御书房写字的人,他担心宁缺被查出来,牵连到自己,立刻来找徐崇山求助,徐崇山提醒他不要惊慌。李渔发现李珲圆偷跑出去,立刻把华山岳叫来商量对策。宁缺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告诉陈皮皮,还当场表演给他看,银子只是动了几下,遭到陈皮皮的讽刺奚落。唐王在找写字幅的事也传到了书院,宁缺无意中听司徒依兰他们在议论这事,他假装不动声色赶忙躲走了。唐王为李渔和李珲圆着急,每日忧心忡忡,夏天恳请唐王收回成命,准许李渔和李珲圆进宫,唐王很感动,可又怕他们兄妹再次袭击夏天。华山岳奉命来见李渔,他对李渔情有独钟,鼓足勇气刚想向李渔表白,李渔借口李珲圆还没有长大成人,她没有心情谈婚论嫁,华山岳提议让李珲圆去军队锻炼。燕王亲自来找夏侯兴师问罪,谴责他不该擅自出兵屠杀燕国兵士,可他却毫不畏惧,就想取得唐王和百姓的信任,还揭穿燕王表面上和唐王交好,私下里却和西陵勾结在一起,燕王指出他和卫光明合作的时候,就和西陵脱不了干系,燕王明确表示已经拍隆庆去唐国,很快就会成为夫子的亲传弟子,到时候隆庆就成为最强大的燕王,一定会找唐国报仇雪恨的,夏侯指出隆庆根本不想让崇明会燕国,逼燕王趁早退位让贤,燕王和他据理力争,随后带人离开了唐营。君陌把陈皮皮单独叫出来,首先表扬他客服贪睡的毛病能每天坚持去旧书楼,提醒他要遵守书院规矩,不许和宁缺说太多,陈皮皮向他详细讲述了宁缺的情况,君陌不相信能在十四天时间就进入不惑境界的的天才。曹知风喜形于色,情不自禁手舞足蹈,引得学子们的好奇心,曹知风借口今日不宜上课,兴冲冲离开了。宁缺听弟子们议论燕国天才皇子隆庆要来唐国,他很不屑,陈皮皮觉得能称得起天才的只有叶红鱼,宁缺猜到他喜欢叶红鱼,陈皮皮带宁缺来到书院的后山,他们信步来到十二个教习的住处,陈皮皮炫耀他们都是夫子的亲传弟子,还拿出自己的牌子,宁缺想看一看,陈皮皮故弄玄虚就是不给他。唐王得知隆庆要大张旗鼓来唐国,还要坐夫子的亲传弟子,他大惑不解,李沛言却不以为然,因为天下学子都梦想成为夫子的亲传弟子。

第18集

  李沛言苦苦为李渔和李珲圆求情,恳请唐王对他们网开一面,李沛言提议把李珲圆送到军中磨砺,夏天也全力支持,唐王就让李珲圆跟着华山岳好好磨练。陈皮皮让宁缺通过二层楼的考核,就能做夫子的亲传弟子,否则就辜负了他的通天丸,宁缺却觉得自己能力有限,又没有背景,根本不可能通过考核,陈皮皮坚决不依,逼他必须参加考核。陈皮皮带宁缺来到君陌修炼之地,想让他亲眼目睹修行者的威力,君陌轻轻挥剑,天空中顿时层云翻滚,犹如波涛滚滚而去,宁缺都看呆了。隆庆皇子的队伍浩浩荡荡来到唐国都城,百姓们早就听闻他是绝食美男,女人们更是趋之若鹜,都想亲眼目睹他的风采,大街上人头攒动,追随者隆庆的马车欢呼,桑桑特意化了浓妆来欢迎隆庆,隆庆对唐人的表现很不齿。宁缺回家发现桑桑第一次涂脂抹粉,竟然是为了去看隆庆,他很生气,好奇地打听隆庆的情况,桑桑赶忙认错。李珲圆来军营,他口口声声称自己是皇子,也是未来的皇上,逼军兵们向他磕头跪拜,大家对他置之不理。华山岳发给李珲圆一身军服,让他服从军中的号令,李珲圆不服气,华山岳气得大发雷霆,狠狠教训了他一顿。华山岳亲自训练李珲圆,他不堪一击,还手无缚鸡之力,华山岳毫不留情,对他严加管教,李珲圆发誓早晚有一天会报仇雪恨,他刚想休息一下,就被华山岳发现,逼他继续训练,李珲圆叫苦不迭。林零奉夏侯之命,秘密潜入都城,他连夜把上官扬羽带出来,逼他说出杀害陈子贤,张贻琦和颜肃卿凶手的情况,上官扬羽只好和盘托出。二层楼考核在即,书院术科弟子钟大俊提议要在必胜居大摆筵席,为谢承运,楚中天和王颖加油助威,司徒依兰邀请宁缺一定要参加。宁缺勉为其难只好前去赴约,桑桑在门口等。与此同时,崇明来向李渔告别,他一心想做燕王,可是想做燕王就必须和唐国开战,只要燕国战败,崇明就能做亡国之君,或者他带队杀进唐国都城,崇明不在乎王位,他一心只想和李渔双宿双飞,可李渔想要的他根本给不了。谢承运心事重重,他担心赢不了隆庆皇子,就不能做夫子的亲传弟子,司徒依兰向宁缺打听她和李渔认识的经过,宁缺胡乱应付了几句就走开了。华山岳来到书院,无意中听到钟大俊等人口出狂言,就狠狠教训了他们一顿,多亏司徒依兰过来解围,华山岳才带人离开。崇明担心燕国的人不会支持他做燕王,李渔承诺会让华山岳鼎力相助。李渔听到外面乱糟糟的,就把华山岳叫来询问,得知书院弟子们在外面嬉戏,当即决定设宴请崇明,让他和书院弟子切磋技艺,宁缺和同窗学子们一起来参加。就在这时,隆庆和程立雪带人来到书院,他不请自来也来参加李渔的宴会,特意为崇明送行,宁缺立刻来叫桑桑,桑桑急忙和他一起去一睹隆庆的风采。李渔邀请隆庆和程立雪入席,隆庆对入二层楼志在必得,华山岳不服气,程立雪极力维护隆庆,和他据理力争,谢承运趁机向隆庆挑战,两个人旗鼓相当,各不相让,隆庆出其不意赢了谢承运,谢承运顿时哑口无言,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宁缺大喊一声化解尴尬,李渔狠狠教训书院弟子。华山岳搬来几坛酒,要和隆庆拼酒,隆庆不慌不忙喝了一杯又一杯,华山岳却渐渐不支,桑桑在一旁自斟自饮,开心地不亦乐乎。

第19集

  华山岳很快就喝多了,李渔派人把他搀下去,程立雪出言不逊,李渔很不服气,隆庆取笑唐人的酒量太差,桑桑一口气喝了五坛酒,李渔就提出让隆庆和桑桑比试一下,可程立雪却埋怨李渔对隆庆不恭敬,竟然让一个小丫头和皇子比试,李渔反唇相讥,明确表示隆庆才是不请自来,扰了她和崇明话别。隆庆对桑桑大加赞赏,要赏赐她,程立雪趁机提出让桑桑服侍隆庆,宁缺当场反对,隆庆威胁他会错过和自己的友谊,宁缺却不以为然,隆庆和他据理力争,宁缺声称隆庆没有资格拥有桑桑,就连李渔也不行,两个人一时争执不下,宁缺就主动发难,向隆庆提出了几个问题,诸如苍天是否有眼,天地之间可有元气,以及袜子有没有洞之类的问题,隆庆都对答如流,唯独否认袜子没有洞,桑桑当场提出质疑,引起在场所有人的讥笑,宁缺声明桑桑是他的侍女,隆庆不要痴心妄想,他精彩的演说引得在场所有人鼓掌赞叹,隆庆威胁他没有能力保护桑桑,李渔为宁缺打抱不平,隆庆约宁缺在二层楼见面对决,宁缺毫不示弱,向李渔告辞离开,还对隆庆讽刺挖苦一番。隆庆脸上无光,带着程立雪悻悻离开,程立雪怀疑桑桑是李渔特意安排的,就是为了羞辱隆庆,隆庆派他去查桑桑的底细。李渔派人通知宁缺在露台见面,对他今天的表现大加赞赏,并且指出他在书院人缘不好,宁缺毫不在乎,李渔想让宁缺登上二层楼,绝不能让隆庆的阴谋得逞,还用激将法鼓励宁缺。崇明也不想隆庆登上二层楼,就和李渔商量对策,他宁可兄弟反目手足相残,也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王位,他还鼓励李渔要不惜一切代价为李珲圆争取,崇明和李渔约定,等日后想见一定和她重续前缘。宁缺一大早给陈皮皮带来丰盛的早餐,拜托他帮忙打败隆庆,想让陈皮皮帮他泄露考题,陈皮皮坚决不同意帮他作弊,而且他根本赢不了隆庆,宁却不服气,还对他威胁恐吓一番,向陈皮皮打听考试的规矩和流程,夫子看中的是学生的人品,让宁缺谨守本心,只要把事情做到极致,就可以得到夫子的认可,陈皮皮当年就是免试进的二层楼,宁缺都一一记下。李珲圆回来向李渔诉苦,他每天被华山岳整得苦不堪言,不想再进军营磨练,李渔看他遍体鳞伤也很心疼,就把华山岳叫来问责,华山岳就想尽快磨练李珲圆那一身娇骨,否则以后难以服众,华山岳劝李渔和唐王搞好关系。宁缺翻来覆去睡不着,明天就是书院二层楼的考试,可他一点信心都没有,桑桑劝他养精蓄锐,坚信他能成为夫子的亲传弟子,为卓尔报仇,为将军府伸冤。崇明和隆庆告别,兄弟俩把酒言欢,不由地说起复国会的消亡,隆庆劝崇明不要为了李渔而不顾一切,可他放不下李渔,崇明法师绝不会和隆庆兄弟相残,两个人握手约定早日振兴燕国。

第20集

  崇明和隆庆告别,他想起隆庆要留在唐国面对接下来的艰辛,心里有很多不舍,隆庆法师一定要顺利登上二层楼,为匡扶燕国不惜一切代价,兄弟俩依依惜别。第二天一早,隆庆和书院弟子都准时来应考,宁缺没有信心,就带着桑桑来到后山花海闲逛,余帘路过看到他们,宁缺赶忙向她请教,余帘劝他放弃进入二层楼,答应帮他介绍比昊天第一强者柳白还厉害的师父,宁缺很好奇,可他不甘心,还是想试一试自己的修行,余帘也只好作罢。书院的考试马上就开始了,宁缺和余帘告辞离开,李渔和李沛言准时来到书院监考,今年的考题是夫子亲自出的,让参加考试的学子登上书院附近的高山盯上,并取下挂在树上的水瓢,就能顺利登上二层楼,就连桑桑都觉得太简单了,谢承运,钟大俊等四人作为书院代表来迎战,还有各地来的学子们都来到起点,隆庆也来参战,宁缺看不惯隆庆嚣张的样子,学子们争先恐后开始爬山,很快就累得筋疲力尽,隆庆却不慌不忙前去迎战,曹知风预祝他必赢,隆庆很快就把所有人远远地落在后面,宁缺不服气,跑步前进去登山,曹知风反复确认宁缺是不是真的想登山,宁缺心意已决。宁缺的体力渐渐不支,他挣扎着继续登山。此事,谢承运等人来到书院四先生范悦布的石子阵,也就是俗称的脚下痛,学子们被尖利的石子扎得大呼小叫,隆庆拼接一身的修为,顺利度过此阵,宁缺很快爬到后山的交界处,他明明记得有一座亭子,可是却没有找到,陈皮皮劝他趁早放弃,宁缺想让陈皮皮帮忙作弊,陈皮皮坚决不干,还提醒他要好自为之,前面就是脚下痛,宁缺祈祷自己能顺利完成任务。宁缺强忍脚下的剧痛,一步一步向前爬行,书院先生布下了云雾大阵,宁缺很快追上来,却被范悦布下的钉子阵刺伤,他叫苦不迭,隆庆强忍疼痛,一步一步迈过钉子阵,宁缺不服气,不停地为自己加油鼓劲,桑桑误入云雾大阵,她只好拿出救命的雨伞撑住,云雾很快散去。五师兄和八师兄商量,在给学子们增加难度,他们在通往后山的路上扔出很多石子,学子们拼命躲藏,被砸得鬼哭狼嚎,有人选择中途放弃,被抬下山,宁缺拼接敏捷的身手一一躲过,走到了学子们的前面。李青山不想让隆庆取胜,就和颜瑟大发牢骚,颜瑟却提醒他不要庸人自扰,李青山声称给唐王写鸡汤帖的人也去登山,颜瑟很好奇。学子们有很多中途放弃,他们被一一抬下山,宁缺还是不肯放弃,他披荆斩棘,艰难地前行,很快到达了山顶,可始终没有找到那棵树,宁缺气得咬牙切齿,他很快超过谢承运,可还是被隆庆远远地落在后面。桑桑顺利爬到山顶,她看到宁缺,刚想喊住他,却被君陌强行拉到一边,桑桑一气之下狠狠咬了君陌一口。李青山让颜瑟派人好好查一查宁缺的情况,李明池很快查到宁缺不但可以修行,而且是唐王的暗侍卫,颜瑟一心想把宁缺收为自己的弟子。隆庆很快来到下一关,门上写着“君子不”,三个字,他需要填上第四个字,大门才能顺利打开,隆庆反复试了很多字,都不是正确答案,这道题是余帘出的,她的准确答案是君子不争,隆庆试了一下君子不争,大柴门真的打开了,隆庆小心翼翼走进去,里面有十二级台阶,分别是他从小到大的经历与磨难,就是为了考验学子们的心魔,隆庆每踏上一级台阶,就不由地想起当年的往事,从燕唐大战,到兄弟分离。陈皮皮惊慌失措下山,看到君陌和桑桑在一起,桑桑才知道眼前的人竟然是书院的二师兄。

《将夜》1-5集

《将夜》6-10集

《将夜》11-15集

第16集

第17集

第18集

第19集

第20集

共 1 页  
主题: 《将夜》16-2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