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将夜》43-46集
阅读: 43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356
本群积分:6396
1 楼

第43集

   陆晨伽情愿放弃一切,只要和隆庆在一起,可他却觉得自己活得像一个行尸走肉,想保留内心残存的一点骄傲,果断拒绝了李春雁的一片痴情,再一次狠心地离开了。当天夜里,宁缺辗转反侧睡不着,他一心就想杀了夏侯为林将军一家报仇雪恨,可他背后有皇后夏天撑腰,还有过人的修为,宁缺一时想不出对付他的办法,只好向李慢慢请教,想知道夏侯到底有多强大,才知道夏侯只差一道就修到了武道巅峰,相当于知命境界,可他很想杀了夏侯,李慢慢鼓励他回书院好好学习,五年以后肯定比夏侯强大,可宁缺等不了那么久。林零连夜回来向夏侯复命,他已经把宁缺涉嫌杀人的情报秘密上报军部,想让军部处置宁缺,可夏侯想亲手杀了宁缺。颜瑟突然离世,李青山伤心过度一病不起,唐王下旨急召大将军许世回军部主持大局,许世不敢耽搁,立刻率队回到都城,军部的官员向他递交了林零的密信,控告宁缺杀害张贻琦,陈子贤以及颜肃卿的罪行。暗侍卫向宁缺汇报了颜瑟的死讯,宁缺伤心地痛不欲生,他不由地想起和颜瑟大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们的感情早已超出师徒之谊,更像是父子。宁缺哭得泪流满面,不料却和林零不期而遇,林零对他冷嘲热讽,恶语相向,警告他不要和夏侯对着干,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宁缺被彻底激怒,他发誓要让夏侯和林零亲口认罪,为当年死去的人报仇雪恨,林零摆开架势对宁缺使出全身念力画出神符,并且承认自己来自西陵,这是夏侯都不知道的秘密,他之所以杀死宁缺是为了光明,宁缺气得咬牙切齿,使出莲生传授给他的魔宗功力和林零展开激战,林零不敌,被一剑穿心,当场气绝身亡。隆庆辗转来到燕国京城,他衣衫褴褛,食不果腹,只能沿街乞讨,却遭到当地丐帮的谩骂和殴打,陆晨伽不离不弃跟着他,看他被打得狼狈不堪,就发功把那些乞丐定住,隆庆挣扎着爬起来,顺手捡起地上的馒头,他刚想吃下去,抬头看到陆晨伽,立刻气得歇斯底里,陆晨伽苦苦恳求他一起离开,到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可隆庆却故意对她百般羞辱,陆晨伽伤心地负气而走,隆庆望着陆晨伽失望的背影,他的心如刀割。丐帮的首领逼隆庆磕头服软,就答应带着他一起乞讨,隆庆气得暴跳如雷,他奋起反抗,把老乞丐打翻在地,其他乞丐自愿臣服于他,老乞丐刚想偷袭隆庆,隆庆反手一击,将其当场打死。宁缺耗费了所有的功力,他跌跌撞撞回到住处,没来得及和莫山山打招呼,就累得晕倒在地。上官扬羽,铁英和许世的亲信王景略奉命来老笔斋叫桑桑去军部问话,桑桑刚想跟着他们走,鱼龙帮帮主齐四爷带人及时赶来阻止,王景略已经进入知命境界,他轻轻一点手指,齐四爷等人痛苦地四肢扭曲,立刻跪倒一片,齐四爷自知自己功力不够,情愿以死相拼也不许他们把桑桑带走,王景略毫不费力打落他手中的匕首,桑桑见状,反复叮嘱齐四爷看好床下面的银子,以及那两个装骨灰的瓷瓮,齐四爷答应会一直等她回来。宁缺对莲生恨之入骨,他临死前强行把魔宗功法传给宁缺,宁缺很清楚自己一旦入了魔,不但昊天世界容不下他,就连夫子也不会再让他做弟子,李慢慢看出他有心事,可宁缺又不敢明说,他拐弯抹角打听柯浩然师叔的死因,李慢慢声明柯浩然是因为入了魔遭天诛而死,宁缺更是一筹莫展,李慢慢提醒他可以向夫子请教,还劝他出来见见莫山山。今天是除夕,窗外鞭炮齐鸣,百姓们都在庆祝新年,桑桑只能在军部大牢度过寂寞漫长的除夕夜,狱卒特意给她送来饺子。莫山山对宁缺嘘寒问暖,也看出他有心事,对他好言相劝,宁缺心里苦不堪言,发誓要让莫山山看到一个清楚的世界,和更真实的自己,莫山山对他深信不疑,宁缺倍感欣慰。上官扬羽奉命来审桑桑,可桑桑始终一言不发,他急得一筹莫展,王景略提醒他可以对桑桑用刑。

第44集

   大神官得知宁缺不但废了隆庆,还把林零也杀死了,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让罗克敌对外宣称宁缺就是冥王之子,想让昊天世界所有的信徒都把矛头指向宁缺,可罗克敌担心夫子不答应,而且宁缺背后还有唐王撑腰,大神官决定用修行者之间的挑战决斗来掩人耳目,借机除掉宁缺,罗克敌还担心桑桑,因为卫光明临死前把黄金罗盘交给她,而且桑桑现在已经拥有了昊天神辉的能力,她一定会全力护佑宁缺,大神官决定派天谕神座把桑桑接回来,不能让卫光明的传人流落在民间。上官扬羽不想受王景略摆布,就悄悄向唐王做了汇报,唐王决定静观其变,想看看到底是谁想借用桑桑来对付宁缺,上官扬羽连夜找来铁英商量,还让他准备了一盆冰水,故意让自己发烧感冒,就是不想再参与桑桑这件案子,王景略却不依不饶,下令把上官扬羽抬来审讯桑桑,铁英苦苦求情,王景略只好独自来到牢房,对桑桑软硬兼施,逼她交代和卫光明的关系,桑桑拒不回答。就在这时,何明池突然来到牢房,自称是奉李青山之命来见桑桑,还把王景略强行撵走了,何明池打开一把隔音伞,向桑桑索要卫光明和颜瑟留下的遗物,还声称这关系到唐国的安危和整个昊天世界,桑桑掏出金罗盘,何明池吓得赶忙鞠躬施礼,连连向桑桑认错,他拐弯抹角提出要颜瑟留下的道剑和阵眼杵,桑桑对此毫不知情,何明池也只好作罢,其实何明池是奉西陵掌教之命来索要阵眼杵,想用阵眼杵破了颜瑟的惊神阵,进而消灭唐国。何明池垂头丧气离开牢房,王景略对他冷嘲热讽,何明池警告王景略对桑桑客气一点,绝不可以对她用刑,王景略发现他前后态度大变,不禁对桑桑的身份产生了好奇。上官扬羽称病在家,可他担心王景略不会就此罢休,就让铁英把他打伤,索性告假回家休养,铁英只好照办,用画轴狠狠打在他的头上,上官扬羽当场晕倒。李渔得知桑桑被抓,立刻来找唐王求情,可唐王已经接到掌教的知会,要把桑桑接回西陵,让她继承卫光明的衣钵,李渔却想等宁缺回来再决定,唐王趁机邀请她带着小蛮子参加夏天举办的正月十五的家宴,还特别指出不要带李珲圆,李渔心里很不是滋味。王景略一气之下要对桑桑用刑,陈皮皮突然赶到,要接桑桑回家,王景略坚决不干,摆出架势要和陈皮皮决一死战,陈皮皮使出天下溪神指绝技把他打翻在地,王景略自叹不如,可还是强打精神搬出书院不干涉朝政的铁律来说事,逼陈皮皮留下一句话,他好向许世将军交代,陈皮皮对他置之不理,径直带着桑桑离开大牢。王景略只好回来向许世复命,许世决定静观其变,看书院接下来该如何解释此事。叶红鱼辗转回到桃山,和罗克敌迎面碰上,罗克敌一眼看出她身体虚弱,功力也大不如从前。叶红鱼来向掌教复命,她已经从知命境界降至洞玄,大神官对她横加指责,谴责她不但没有拿到明字卷天书,对隆庆置之不理,还故意放走宁缺,叶红鱼义正言辞声明宁缺没有做错任何事,她没有理由除掉宁缺,叶红鱼承认进了魔宗山门,可是并没有找到明字卷天书,指责大神官的消息有错,而且隆庆违背赌约在先,才被宁缺废了气海雪山,叶红鱼还详细讲述了自己被莲生打伤的经过,她迫不得已自降境界才捡回一条命,大神官对她冷嘲热讽一番,还罚她抄写卷宗,罗克敌一直躲在旁边幸灾乐祸,他还极力挑唆岐山大师,岐山大师就派弟子观海去找宁缺算账。唐王觉得身体大不如从前,想传为给六皇子琥珀,夏天没等他说完就急忙打断他的话,只是嘱咐唐王好好吃药,养好身体,夏天不想一家人为了此事搞得四分五裂。李渔从皇宫出来,就接到华山岳的汇报,陈皮皮已经把桑桑救走了,李渔一心想扳倒夏天母子,她知道许世对夏天很反感,只要再争取到书院的支持就稳操胜券,可华山岳觉得宁缺人微言轻,根本不能左右书院的决定,李渔却不以为然,因为她知道桑桑是宁缺的命门,而且是西陵卫光明的传人,她的作用不可小觑,李渔决定带桑桑一起进宫赴宴,让华山岳赶快去安排。元宵节当天,夏天亲自主持后宫晚宴,文武百官的夫人和家眷应邀来参加,李渔带桑桑和小蛮子准时赶来,夫人们对桑桑的身份议论纷纷,曾静御史的夫人从桑桑进门就一直盯着她看,李渔的姨妈是曾静的原配夫人,这位夫人是小妾,李渔当众对曾夫人羞辱一番,她也毫不示弱,和李渔据理力争,夏天赶忙打断她们的争执,和大家一起开怀畅饮。桑桑闲得无聊,就到御花园闲逛,曾夫人也随后跟来,详细询问了桑桑的生辰,竟然和她死去的女儿同岁,她不禁黯然神伤,桑桑对曾夫人好言相劝,还极力为她宽心,李渔突然赶来要接桑桑回府,曾夫人急忙喊住她们,主动提出送桑桑回家,这让李渔大惑不解。

第45集

  曾夫人送桑桑回老笔斋,一路上详细了解了桑桑的身世,得知她当年是宁缺在燕唐边境捡回的弃婴,曾夫人的心里咯噔一下,主动邀请桑桑明天去学士府做客,桑桑盛情难却,当场答应下来。曾夫人回府就向曾静哭诉自己的孩子被大夫人卖给人牙子的事,曾静只能对他好言相劝,可曾夫人认定桑桑就是他们的女儿,曾静知道她思念女儿心切,也没有当回事,因为这么多年来曾夫人一直在苦苦寻求女儿的下落,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桑桑准时来学士府赴约,还特意带来自己做的腊肉,曾静夫妇早已在大门口等候多时,还专门准备了一大桌子丰盛的饭菜,老两口看桑桑吃得大快朵颐,心里很开心,曾夫人亲手端来梨汤,不小心洒了桑桑一身,曾夫人赶忙招呼她进屋去洗洗,桑桑看出她就是故意的,曾夫人承认是想给桑桑洗脚,桑桑不想惹她伤心,就主动脱掉了鞋子,曾夫人看到桑桑脚上的形如桑叶的胎记,抱着她嚎啕大哭,曾静也激动地老泪纵横,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曾静找到女儿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都城,唐王也替曾静高兴,夏天还特意备了一份厚礼送给曾静,祝贺他找到自己的亲生女儿。李渔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和宁缺主仆增进感情,眼看她精心设计的一步好棋就这样被摧毁了,她不甘心。曾静夫妇亲自来到老笔斋,看到桑桑把这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他们倍感欣慰,他们想接桑桑回家,不想让她再做侍女,桑桑很抗拒,她承认曾经羡慕过有爹娘的孩子,可是自从遇到宁缺,她就再也没有想过,更不想离开宁缺去曾府住,曾静夫妇心急如焚,强行把桑桑拉出门,桑桑趁机躲进去,还把大门锁上了,任凭他们夫妇苦苦恳求,桑桑始终不答应,他们也只好作罢,想等宁缺回来再说。陈皮皮突然来找桑桑下棋,桑桑一心只盼着宁缺早点回来,根本没有心情和他下棋,只是一边吃面片汤,一边勉强应付着下棋,陈皮皮索性也去盛了一碗。李慢慢,宁缺和莫山山一行人辗转回到都城,他们很快来到老笔斋,桑桑看到盼望已久的宁缺终于回来了,她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宁缺还带回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桑桑自惭形秽,赶忙去给他们沏茶,陈皮皮热情地和莫山山打招呼,宁缺想和桑桑热情拥抱,桑桑极力回避着他,宁缺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莫山山仔仔细细欣赏宁缺的书法作品,对他赞不绝口,李慢慢趁机撮合宁缺和莫山山,还详细讲述了他们俩一同经历生死的过往,桑桑看到宁缺和莫山山含情脉脉地互相凝视对方,赶忙躲到厨房做面片汤,陈皮皮立刻过来陪桑桑,还喋喋不休地数落宁缺,可桑桑一句也听不进去。饭后,宁缺主动来到厨房,再次提出要抱抱桑桑,桑桑再也控制不住对宁缺的思念之情,和他深情相拥,桑桑再次找到那种久违的感觉,宁缺在土阳城给她买了一个玩偶,桑桑爱不释手。夏侯上奏折向唐王请辞,想回乡养老,许世觉得是因为李慢慢和宁缺的原因,才让夏侯有辞官的想法,许世还提醒唐王,书院弟子不能干涉朝政,这是夫子定下的铁律。桑桑抱来那两个瓷瓮,宁缺抱着颜瑟的骨灰,伤心地痛不欲生。曾夫人得知宁缺已经回到都城,就想早一点要回桑桑,曾静劝她不要操之过急,等宁缺处理好身边的麻烦事再说。第二天一早,宁缺和桑桑带着颜瑟和卫光明的骨灰来到依山傍水的山脚下,两个人分别掩埋自己的师父,宁缺强压心中的悲痛和愤怒,让桑桑把卫光明埋得远一点,可桑桑想让卫光明和颜瑟近一点,宁缺气得大发雷霆,当面揭穿卫光明是杀害林将军全家的罪魁祸首,还谴责桑桑不该认他做师父,桑桑反唇相讥,埋怨他不该带回莫山山等人,宁缺赌气在前面走,桑桑紧随其后。宁缺和桑桑不约而同想和对方说一件重要的事,宁缺承认自己学会了浩然气,而且已经入魔,并使用魔宗功法把一两银子捏成面团,眼珠血红瞪着桑桑,桑桑吓得连连后退,宁切立刻恢复原状,桑桑趁机逃走。

第46集

  叶红鱼被罚抄写诗文,她随手拿出那条手帕,不由地想起和宁缺在荒原的往事。宁缺带莫山山来到书院的后山,莫山山很开心,宁缺想带她去拜见七师姐木柚,莫山山很害羞,答应在山下等他,木柚一见到宁缺就询问那条手帕的下落,宁缺才想起为叶红鱼包扎伤口用了,木柚也不再追究,让他赶快去见君陌。宁缺不敢耽搁,立刻来见君陌,并且回答了临行前的那个问题,“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直冲天穹,好不快哉”答案就是浩然气,君陌对他此次的实修很满意,而且知道他废了隆庆,杀死了林零,宁缺担心此事连累书院,君陌觉得他有理,不用理会夏侯,君陌对李慢慢以德报怨的做法不敢苟同,让宁缺以直报怨,这也是夫子当年教君陌的道理,君陌随口问起莫山山的事,宁缺极力掩饰,借口她是李慢慢的义妹应付过去。宁缺来看望四师兄和六师兄,拜托他们把自己的三把朴刀合成一把刀,只要能劈开夏侯的明光铠就行。桑桑来找小草诉苦,小草觉得男人都花心,还劝桑桑向宁缺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桑桑不想说,还拜托她对此事保密,小草担心宁缺娶了莫山山以后,她就只能当一个妾,可桑桑只想做宁缺心中的桑桑。宁缺带莫山山在都城闲游,无意中碰到岐山大师的弟子观海,观海就把岐山邀请书院参加盂兰节的请柬交给宁缺,宁缺本想尽地主之谊宴请观海,没想到他竟然提出要和宁缺对战一场,宁缺让莫山山先带他去茶社,自己随后就来应战。宁缺犹豫不决,担心自己在对战的时候一时冲动暴露入魔的真相,决定缄默不战来应对,宁缺下定决心就带观海和莫山山来到李青山南门的大殿,这是宁缺入境以后的第一战,何明池和莫山山一起在门外静等。宁缺提出和观海各出一招定胜负,观海满口答应,他首先出招,宁缺强忍着不使出魔宗功法,被观海打翻在地,当场口吐鲜血,观海埋怨他不还手,宁缺声称自己一旦出手,他就没命了,观海被他的深明大义感动,当场鞠躬认输,宁缺和观海告辞,带着莫山山离开了南门。莫山山看到宁缺受伤,不免心生怜惜,宁缺趁机撒娇让她搀扶自己。桑桑兴冲冲回到老笔斋,发现宁缺又不在家,心里倍感失落,桑桑只好准备晚饭,她很快做好饭菜,耐心等莫山山和宁缺回来,她一想到以后要三个人一起生活,心里就很不舒服。此时,宁缺带莫山山继续在都城游历,莫山山提醒他要先强大自己,才有足够的的能力保护唐国,宁缺备受鼓舞,他让莫山山把眼睛闭上,拿出一副晶莹剔透的眼镜送给她,莫山山爱不释手,宁缺让她用这个看清自己和这个世界,莫山山再次向宁缺表明心意,希望他也一样喜欢自己,宁缺也向她直抒胸臆,莫山山害羞地跑开了。莫山山送宁缺回到老笔斋,提出和宁缺进一步发展感情,趁机亲了他一下,宁缺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桑桑看到这一幕,赶忙躲进厨房准备葱花面。晚饭的时候,宁缺还沉浸幸福之中无法自拔,桑桑提醒他赶快吃饭,宁缺才醒过味来,和桑桑讨论找一个怎样的少奶奶,桑桑直接提出莫山山,宁缺拼命掩饰,低头不停地吃面条。

第43集

第44集

第45集

第46集

共 1 页  
主题: 《将夜》43-46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