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盛唐幻夜》31-35集
阅读: 108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358
本群积分:6406
1 楼

第31集

  赵澜之气冲冲的找到明慧郡主,让她将解药交出来。明慧郡主知道赵澜之的来意,她故意表示,赌徒欠债就要还,叶远安两天之内会渐渐丧失五感,如果没有解药就会死的非常凄惨。赵澜之没想到叶远安出事真的是明慧郡主做的,他质问明慧郡主到底做了什么。明慧郡主说出自己找叶远安比武,期间自己故意示弱让叶远安喝下毒药的事情,让赵澜之恳求自己交出解药。赵澜之担心叶远安出事,他低三下四的恳求明慧郡主交出解药,明慧郡主却表示,赵澜之必须要找天后赐婚,将对叶远安做的事情都为自己做一遍。赵澜之看到明慧郡主为爱痴狂的样子,心里又气又无奈,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穆乐赶到郡王府,逼迫明慧郡主交出解药,幸好被赵澜之阻止。明慧郡主当着赵澜之跟穆乐的面,说了天后给叶远安和自己实现心愿时,自己要了赵澜之,可是叶远安的心愿是穆乐的事情,让赵澜之看明白,叶远安心里的人是穆乐。明慧郡主的话让赵澜之跟穆乐都愣了一下,赵澜之更是气冲冲的离开了。叶远安的情况非常不好,她现在已经丧失了无感,陷入了昏迷之中。赵澜之请求叶大人让自己跟叶远安说话,他跟昏迷的叶远安说了当初相亲的事情,当时叶远安不知道相亲对象是自己,可是赵澜之却知道。赵澜之很后悔当初没有坚持下去,现在自己必须要跟叶远安分开了。赵澜之请天后赐婚,明慧郡主见目的得逞,开心的将解药交了出来。赵澜之紧张地将解药给叶远安服下,这次明慧郡主没有骗人,叶远安很快就苏醒了。赵澜之不想让叶远安内疚,他故意说了很多伤害叶远安的话,埋怨叶远安跟天后提的心愿不是为了他们两个,而是为了穆乐,觉得在叶远安心里自己比不上穆乐。叶远安觉得赵澜之无理取闹,他们两个根本不需要请求赐婚,自己当然会为别的事情请求天后,她不解赵澜之为什么在自己醒来后,就对自己横竖不满意。穆乐知道赵澜之被迫成亲的原因,他让赵澜之将实情说出来,自己不希望叶远安难过。赵澜之告诉穆乐,自己故意这么说,就是不想要叶远安在自己成亲的时候难过。赵澜之表示自己故意用叶远安请旨的事情刺激叶远安,就是希望她能放下这段感情,自己是大理寺少卿,不能违抗天后的旨意。赵澜之表示叶远安对穆乐好的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过分,希望穆乐代替自己照顾好叶远安。叶大人无意中听众人说起赵澜之跟明慧郡主成亲的事情,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心里非常着急。叶远安半夜做噩梦,梦见自己变成了明慧郡主,醒来后非常害怕,打算去找赵澜之和解,却没想到听大理寺的人说赵澜之今天成亲的事情。叶远安非常惊讶,当场带着穆乐去了赵澜之跟明慧郡主成亲的现场。天枢得知赵澜之成亲的事情,他没想到赵澜之会放弃叶远安,想要劝说他改变主意,可是赵澜之表示事情已经不可逆,他知道天枢是在安慰自己。赵澜之跟明慧郡主举办了婚礼,叶远安气不过,跑到赵澜之的婚礼上大闹,她责怪赵澜之新婚大喜,却没有邀请自己。赵澜之表示,自己知道叶远安大病初愈,所以不希望她来回折腾。可是叶远安却表示,没有什么比赵澜之大婚更重要。赵澜之让叶远安离开,两人缘分已尽,她让叶远安离开。叶远安不相信赵澜之会抛弃自己,可是赵澜之却表示明慧郡主什么都没有对自己做。明慧郡主让人围住了叶远安,她表示为了赵澜之自己什么都愿意做,现在是天后赐婚,叶远安要是闹事死了也是白死。叶远安伤心不已,带着穆乐扬长离去。叶远安跑到河边发泄,穆乐为叶远安不值,他随口说让叶远安也成亲报复赵澜之。穆乐不知道成亲的意思,他以为叶远安成亲了就可以开心起来。叶远安觉得穆乐不知道成亲的意思,没想到天枢也突然跑出来撮合两人,让叶远安嫁给穆乐,两人生活幸福就是对赵澜之最大的报复。叶远安被气昏了头,居然答应了这件事,跟穆乐在天枢的见证下举办了婚礼。

第32集

  洞房花烛之夜,赵澜之喝的醉醺醺的进了房间。明慧郡主提醒赵澜之不要将自己认成叶远安,可是赵澜之却表示自己清楚的很。明慧郡主想要服侍赵澜之睡觉,可是赵澜之却推开了她,还表示明慧郡主心机深沉,跟她在一起自己心里没底,永远都不知道明慧郡主想要做什么。明慧郡主听了赵澜之的话,心里非常难过,可是更伤人的话在后面,赵澜之居然要跟她做干夫妻,双方互不干预。明慧郡主非常愤怒,她觉得赵澜之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知难而退,好跟叶远安在一起,所以表示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拖赵澜之一辈子。赵澜之酒醉睡着了,明慧郡主摸着赵澜之的头,深情的表示他是自己的,永远都别想走。穆乐跟叶远安到了山洞休息,穆乐悉心的给叶远安铺好了稻草床。可是叶远安正在气头上,不但不领情,还将穆乐骂了一顿,表示如果不是他愿意跟自己成亲,自己现在早就回家了。穆乐被叶远安责怪心里非常难受,可是他依然惦记着叶远安。叶远安向穆乐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还咬了穆乐胳膊,说自己不值得穆乐这么做。穆乐心里彻底绝望,他看出叶远安说喜欢自己不是真的喜欢,而是为了报复赵澜之,这下他真的对叶远安死心了。穆乐难过的让叶远安照顾好自己,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穆乐非常伤心,他觉得自己就不该回来见叶远安,不然也不会这么难过了。贞贞跟霍都山上的神秘男子看着伤心的穆乐,知道时机成熟,觉得是时候将真相告诉穆乐了。贞贞找到穆乐,她详细说了穆乐失忆后经历的所有奇怪的事情,包括穆乐的梦与异于常人的能力。贞贞告知穆乐,他是天生的王者,是娑罗国的阿婴王子,还拿出一颗药丸。贞贞告诉穆乐,吃下药丸就会恢复阿婴王子的记忆,可是他会忘记在长安经历的一切。穆乐对叶远安已经彻底绝望,他毫不犹豫的吃下了药丸。贞贞望着恢复记忆的阿婴王子,询问他火热的托托的事情,阿婴王子目光冰冷的表示自己记得。阿婴王子带着贞贞闯入了天枢的寝宫,抢走了所有的九星天珠。天枢没想到抢夺九星天珠的人居然是穆乐,他表示自己不答应,穆乐就无法拿走九星天珠。贞贞用匕首威胁天枢,让他答应将九星天珠送给阿婴王子。九星天珠失窃天后愤怒,她派人抓住了叶远安,用叶远安的性命逼迫天枢说出九星天珠被盗的实情。天枢无奈,只能松口说出穆乐跟贞贞盗走九星天珠的实情,天枢本想阻拦,可是穆乐有九星天珠保护,所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天后震怒,让人搜查叶府抓住穆乐。叶远安简直不敢相信,她让天枢不要乱说,可是天枢却表示自己说的都是实话。天后派人搜查叶府,可是穆乐早已不知所踪,这让天后更加相信是穆乐盗走了九星天珠。天枢给叶远安求情,他表示穆乐是叶远安的马奴,只有叶远安能够找到穆乐。天后给众人七天时间,找不回九星天珠就要杀了所有人以及他们的九族,连赵澜之跟明慧郡主的家人也不能幸免。赵澜之、明慧郡主跟天枢、叶远安没办法,现在他们不管之前有什么矛盾,大家的身家性命都连在一起,只能通力合作。叶远安失魂落魄的走上街头,可是此时的穆乐早已不知所踪。

第33集

  赵澜之跟明慧郡主抓走了城里所有的珠宝商人,可是众人都不知道九星天珠的事情。明慧郡主不管不顾,她准备对商人们用刑,赵澜之知道时间紧急,也只能答应。叶远安跑到饭馆吃饭,期间她想起了叶远安跟自己在一起的一点一滴,心里非常痛苦,她没想到穆乐有一天真的会离开自己。明慧郡主看到了躲在饭馆的叶远安,她让叶远安跟自己出去找人,可是叶远安根本不想出去。叶远安不想出去寻找九星天珠,她觉得大不了就是一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明慧郡主打醒了叶远安,她表示叶远安就是一个闯祸精,整天只知道闯祸连累别人。明慧郡主让叶远安想清楚,找不到九星天珠,死的不只是叶远安,所有的人都得陪葬。明慧郡主劝说叶远安找到穆乐,让他后悔自己欺骗了叶远安,这才让叶远安振作。赵澜之带着明慧郡主跟叶远安去天牢见了当初买卖穆乐的人贩,对方受不住明慧郡主的言行逼供,说出了自己在道路上捡到穆乐的场景。当时穆乐什么话都不会说,赵澜之询问道路的尽头通向哪里,在人贩的描述下,大家怀疑穆乐来自梭罗国。叶远安想起穆乐经常说火热的托托,赵澜之因此让人拿着写有这句话的字条到处询问城里的娑罗人。一个娑罗商人看到字条,说出了火热的托托真正的意思,原来就是九星天珠。官差将娑罗商人灵溪带到赵澜之等人面前,叶远安以灵溪手里的蓝色蝙蝠威胁,让灵溪说出穆乐就是梭罗国二王子阿婴王子的事情。赵澜之觉得阿婴王子为了九星天珠不惜自贬身份,觉得阿婴王子用心险恶,难怪叶远安被他骗了。众人将阿婴王子盗取九星天珠的事情告诉了天后,叶远安主动请命独自前去娑罗找回九星天珠,得到了天后的允许。明慧郡主觉得叶远安独自上路是在寻死,心里非常好笑。叶远安临行前去天牢看望家人,她让家人等着自己找回九星天珠。赵澜之担心叶远安办事不利,他让叶远安再等一天,等自己安排好一切,就让叶远安带着叶府众人逃跑。可是叶远安却拒绝了赵澜之,她表示自己一定要找到穆乐,问清楚他为什么欺骗自己。穆乐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娑罗国的阿婴王子,如今娑罗国的皇帝即将归天,将士们奉波凯将军的命令迎接阿衡王子入宫继承王位,守城士兵要他们出示拓月王后的手谕。阿衡王子曾经因为犯事,被国王囚禁在佛塔之中,所以拓月王后并不赞同他继位,想要等着阿婴王子回来。阿衡王子在众人的簇拥下想要入宫,拓月王后非常担心,期盼着阿婴王子可以快点回来,否则阿衡王子就要继承王位了。就在拓月王后担心的时候,阿婴王子突然出现了,才避免波凯将军带人逼宫。阿婴王子将九星天珠交给法师,让他用九星天珠的力量治愈国王。九星天珠发挥神力,救治好了国王,波凯将军见自己扶持阿衡王子的计划失败,心里非常憋屈。阿衡王子见众人没有救出自己,他观测星相,担心阿婴王子回来了。叶远安打算动身前往娑罗,天枢等人前来送别。天枢跟叶远安说了娑罗擅长邪术的事情,他将写有天地人三字的锦囊交给叶远安,让她危急时刻打开保命。叶远安辞别众人,跟着灵溪踏上前往娑罗的旅程。天枢觉得叶远安非常倒霉,随口将她跟穆乐成亲的事情说了出来,赵澜之听后震惊异常。明慧郡主听后则是等着看好戏,同时担心叶远安无法对阿婴王子下手。叶远安路上对灵溪颐指气使,让灵溪非常生气,他决定在半道上将叶远安解决掉。灵溪故意将叶远安带到客栈休息,趁机给叶远安下药,想要将她卖掉。叶远安知道灵溪的心思,假装喝下迷药昏迷。客栈老板娘得了叶远安不够,还趁机对灵溪下手,灵溪毫无芥蒂喝下了迷药,自己则是真的被迷昏了。

第34集

  客栈老板娘让手下将叶远安关进柴房,叶远安趁机发难逃了出去。灵溪被客栈老板娘抓住,原来老板娘记恨灵溪卖自己假货的事情,要找他算账。叶远安表示,自己刚进来就发现不对劲,因为外面晾的衣服款式不同,根本不是客栈小二穿的,她一眼就看出这是过往商人留下的。灵溪让叶远安救下自己,否则就没有人带她去娑罗了。叶远安这才出手赶走了老板娘,救下灵溪。老板娘一走,客栈里的两头驴居然变成了人,让叶远安惊讶不已。灵溪告诉叶远安,这里接近娑罗,所以老板娘会法术。阿婴王子去佛塔看望被囚禁的阿衡王子,希望阿衡王子痛改前非,自己会向过往跟王后说情。可是阿衡王子根本听不进去,他觉得阿婴王子是来看自己笑话的,根本不将阿婴王子的话听进去。阿婴王子见哥哥执迷不悟,心里非常失望,觉得阿衡王子再也不是昔日自己的大哥了。阿婴王子走后,阿衡王子喃喃自语,阿婴王子也不再是自己的弟弟了。阿衡王子利用纸鹤给波凯将军报信,让他趁机对阿婴王子发难,阿婴王子因为找回九星天珠有功,被王后授予摄政大权。波凯将军一直暗地里支持阿衡王子,见状更是记恨阿婴王子得势。波凯将军故意当众汇报国内的情况,表示占婆侵扰娑罗国边境已久,违背约定得寸进尺,他们应该予以反击,率兵攻打占婆,这样可以抑制对方的野心和侵犯。阿婴王子觉得这样做不妥,认为应该先派使节前往谈判,要求对方停止侵犯。波凯将军不肯罢休,他让阿婴王子请出找回的九星天珠,运用九星天珠的法力,帮助娑罗统一天下。贞贞觉得波凯将军欺人太甚,当场就打了波凯将军。贞贞根本不是波凯将军的对手,根本打不过波凯将军。就在波凯将军要收拾贞贞的事情,阿婴王子及时出手阻止了波凯将军。阿婴王子给了波凯将军一个下马威,让他不要太过嚣张。波凯将军敢怒不敢言,他愤愤离开,暗地里谋划让阿婴王子使用九星天珠的力量。阿婴王子寻找九星天珠,只是为了救治国王,根本没有想要利用九星天珠称霸天下的野心。贞贞担心波凯将军对阿婴王子不利,阿婴王子也明白波凯将军的野心,可是他现在暂时不能动波凯将军。阿婴王子收拾身上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写有穆乐两字的木牌,可是他对木牌完全没有印象了。叶远安一大早醒来,发现灵溪不在,差点喝了灵溪熬煮的老鼠汤,幸好她喝之前看了汤。灵溪回来,表示自己看叶远安熟睡,去给自己的宠物蓝蝙蝠找食物了。灵溪喝了老鼠汤后,突然发生食物中毒。叶远安还指望灵溪给自己带路,所以情急之下用天枢教的办法用竹叶给灵溪解毒。叶远安再次做噩梦,醒来发现灵溪拿着刀,以为他要行刺自己,可是灵溪只是想用蓝蝙蝠的血清理余毒。灵溪感谢叶远安救了自己,他表示按照娑罗的规定,自己以后就是叶远安的仆人了。灵溪的话让叶远安想起了阿婴王子,她表示自己再也不相信仆人了。可是灵溪依然向叶远安表忠心,保证会帮助叶远安找阿婴王子报仇。赵澜之心里依然惦记叶远安,现在他被天后削去了职位,只能闷在家里,这让他更加想念叶远安。明慧郡主看出赵澜之的心思,心里非常失望。碰巧嫂子跟明慧郡主透风,说皇帝打算为王府求情,既然明慧郡主对赵澜之失望,不如跟他解除婚约力求自保。明慧郡主依然担心赵澜之,思索良久之后,答应嫂子跟赵澜之撇清关系。皇帝故意拿着扶桑人的画作,以画中主人宽容武士换的武士知恩图报的故事,劝说天后放过王府众人。皇帝坦言自己看王府衰败于心不忍,希望天后放过王府众人,天后架不住皇帝的请求,只能答应。天后离开时,故意望了一眼画作,心里另有谋划。

第35集

  天后召集王府众人,她坦言自己之前有言在先,说找不到九星天珠就要处罚所有的人,可是王府居然能找到皇帝说清。王爷跟夫人赶紧表示王府都是受赵澜之连累,他们愿意跟赵澜之解除婚约。天后听明白了王爷夫妻的意思,询问明慧郡主的想法。明慧郡主坦言自己跟赵澜之成亲以后,一点都不快乐,她现在后悔了。天后听后,觉得明慧郡主自作自受,但是她也知道王府跟九星天珠丢失没有关系,加上皇帝求情,她终于松口放过王府众人,还答应恢复王爷跟明慧郡主的爵位。明慧郡主以不要恢复自己的爵位请求天后,希望天后赦免赵澜之的死罪。天后觉得明慧郡主将自己耍着玩,答应赦免赵澜之的死罪,但是明慧郡主必须要在寒潭里跪满三个时辰。王爷觉得自己的妹妹实在痴情,他气不过跑去找赵澜之算账,说出明慧郡主为了救他吃苦的事情。赵澜之赶紧跑到水潭,附近的宫女都觉得明慧郡主痴情不已,让赵澜之有所动容。赵澜之劝说明慧郡主离开水潭,自己宁愿不要性命,也不想要明慧郡主牺牲自己的身体换取自己平安。明慧郡主执意不肯,赵澜之见劝不动明慧郡主,干脆跟明慧郡主一起跪在水潭里。皇帝看到明慧郡主跟赵澜之一起跪在水潭的场景,心里非常动容,跟天后说起了当年自己也是这般爱慕天后的事情,觉得自己真是老了。皇帝看到赵澜之跟明慧郡主,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他让天后不要再逼迫两人了,或许放开心结才能找回九星天珠,处置两人根本什么用都起不到。天后听了皇帝的话,心里也有所动容,她决定放过明慧郡主跟赵澜之。天后下旨赦免赵澜之跟明慧郡主,还恢复了明慧郡主的爵位,同时让赵澜之回大理寺办案。经过这件事,赵澜之对明慧郡主充满歉意,可是明慧郡主却觉得自己自作自受,如果不是自己强求这段婚姻,也不会弄成这样。明慧郡主告诉赵澜之,自己现在改变主意了,既然得不到他的心,不如放他离开。赵澜之见明慧郡主如此通融,非常激动,当场就要动身前往娑罗寻找叶远安。赵澜之不顾躺在床上的明慧郡主,掉头就走,明慧郡主伤心的流下了眼泪。叶远安启程去娑罗的王宫寻找阿婴王子,只是王宫戒备森严,她不知道要如何进去。身边的灵溪提出帮忙,表示只要有他在,一定让叶远安平安进入王宫,见到她心心念念的阿婴王子。叶远安不承认自己想念阿婴王子,表示她心心念念的是想着杀死阿婴王子。阿婴王子沐浴的时候,左胳膊上的伤口隐隐作痛,这让他非常奇怪,可是他却记不起来是怎么伤的了。阿婴王子不要手下女仆服侍自己,表示穿衣之类的事情自己可以,不需要服侍。王后见状,呵斥了阿婴王子,打发走了女仆,亲自给阿婴王子梳洗。王后觉得阿婴王子回宫后变化很大,贞贞只好说出阿婴王子在长安给人家当奴仆的事情。王后得知阿婴王子吃了很多苦,还当了马奴,心里非常心疼阿婴王子。王后觉得之前伺候阿婴王子的女仆办事不利,让人再换一批新的,这正好给了叶远安机会。灵溪买通了宫里的管事,将叶远安以实瓦格大人女儿娜娜的身份送进了王宫。原来,王宫有规定,必须要将王公大臣的女儿送进王宫当女仆。实瓦格大人心疼娜娜,碰巧灵溪想要将叶远安送进去,两人一拍即合。叶远安才艺不佳,在女仆筛选过程中出尽了洋相。幸好灵溪买通了管事,用掉包计将叶远安惨不忍睹的绣品替换,成功获得了主管大人的欢心。叶远安不会跳舞,她表演的舞蹈笑翻了众人。幸好灵溪早有准备,提前教授了叶远安变戏法。叶远安的戏法获得了主管的欢心,加上叶远安巧舌如簧,让主管将什么才艺都不会的叶远安加入了进宫名单。就在叶远安顺利进入宫女候选名单的时候,贞贞突然赶到,将叶远安吓了一跳。贞贞虽然觉得叶远安面熟,可是她并没有想到叶远安会来到娑罗,认为娜娜只是跟叶远安长得相似罢了。叶远安顺利以娜娜的身份进入王宫,可是管事告诉她,要从基本的活做起,阿婴王子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让叶远安郁闷不已。

第31集

第32集

第33集

第34集

第35集

共 1 页  
主题: 《盛唐幻夜》31-3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