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将夜》47-50集
阅读: 38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356
本群积分:6396
1 楼

第47集

  晚上,桑桑照顾宁缺洗完脚,宁缺答应把被窝捂热乎再让她睡,桑桑把老笔斋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宁缺早已经睡着了,桑桑觉得莫山山各方面都很优秀,是最适合宁缺的那个人。第二天天不亮,桑桑就悄悄收拾好自己的衣物,依依不舍离开了老笔斋,离开了她深爱的宁缺。桑桑特意来客栈找莫山山,看到她正坐在雪地上写字,桑桑再次自惭形秽,连连夸莫山山好看,莫山山送给她一条漂亮的手帕,桑桑拜托她做宁缺的少奶奶,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跑走了,莫山山自然求之不得。宁缺一觉醒来,就大声招呼桑桑,可到处不见人影,宁缺误以为她去买菜了,也没当回事,就接着回房间睡觉了。桑桑一口气跑到学士府,提出搬到这里住,曾静夫妇欣喜若狂,立刻让丫鬟去收拾房间,曾夫人一眼就看出桑桑有心事,桑桑闭口不谈其中原因,只是拜托他们不要把自己搬来的事告诉任何人,曾静夫妇满口答应。曾静想向皇后夏天说一声,担心宁缺知道此事生气,曾夫人坚决不干。宁缺再次醒来,发现桑桑还没有回来,宁缺才意识到桑桑不见了,立刻来鱼龙帮找齐四爷帮忙寻找。宁缺回到空空荡荡的老笔斋,发现桑桑还没有回来,他感觉浑身不自在,他只好去银箱子里拿钱买饭,发现银票少了一半,宁缺才意识到桑桑是离家出走了,他立刻来公主府找李渔打听,才知道桑桑已经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宁缺立刻来学士府兴师问罪,曾静反复说明其中原委,可宁缺坚持要把桑桑带走,还威胁要和他们打官司,曾静夫妇坚决不同意曾静的女儿再给宁缺当侍女,宁缺和他们据理力争,赌气要把学士府烧了。桑桑立刻站出来反驳宁缺,还要找君陌告状,可宁缺根本不买账,还强行把曾静夫妇撵走,单独和桑桑说一些私房话。宁缺要带桑桑回家,还举起棍子追到她,桑桑不能明说自己离开的原因,只是拼命反抗,宁缺明确声明迟早会和别人成亲,可还是想和桑桑过一辈子,而且永远不分开,桑桑大声向曾静询问哪个朝中大臣家还有未婚的公子,曾静立刻跑出来证实有门当户对的男子,桑桑毫不犹豫要出嫁,宁缺借口她还太小不许嫁人,桑桑义正言辞声明自己已经16岁,而且是曾静的女儿,卫光明的徒弟,还有1万两银票,宁缺还是不依不饶,坚决不许她嫁人,还强行把曾静夫妇赶走了。宁缺渐渐冷静下来,和桑桑心平气和地谈判,他承认喜欢莫山山,那是因为桑桑喜欢她,桑桑承认莫山山很好,可她不喜欢宁缺喜欢别人,宁缺立刻明白桑桑已经长大了,苦苦恳求她一起回家,桑桑断然拒绝,宁缺只好先离开,答应明天再来接她,桑桑望着宁缺落寞的背影,伤心地嚎啕大哭。宁缺再次回到老笔斋,虽然这里陈设一切照旧,可是缺少了桑桑的欢声笑语和唠叨,宁缺的心里倍感失落,往事一幕幕闪现在眼前,才短短的一天时间,宁缺就被孤单和寂寞折磨得难以忍受,他无法想象桑桑是怎么挨过这漫长的几个月时间。宁缺一早就来客栈找莫山山,远远看到她正在院子里写字,宁缺没有打扰她,就悄悄来到江边,对着石头数落桑桑的各种不是,陈皮皮突然赶来,对宁缺冷嘲热讽一番,让他回书院看看,李慢慢和君陌为了宁缺的事吵得不可开交,各位师兄师姐也分成两派,李慢慢极力撮合宁缺和莫山山,木柚却觉得宁缺和桑桑最合适。

第48集

  书院的师兄师姐分成两派,以君陌为首一拨人支持宁缺和桑桑在一起,以李慢慢为首的人坚持让宁缺娶莫山山,并且各自说明其中利弊,两拨人各不相让,争得不可开交,李慢慢和君陌越说越激动,他们摆开架势想要一决胜负,余帘赶忙站出来制止,提议让宁缺自己选择终身大事,才平息了这场争论,君陌主动向李慢慢认错,两个人握手言和,大家一起下山。宁缺左右为难,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就向陈皮皮请教,让他在白开水和酸辣面片汤之中做选择,陈皮皮也一筹莫展,宁缺想选择莫山山,因为他清楚桑桑的脾气,不允许他再喜欢别人,陈皮皮气得大发雷霆,对宁缺破口大骂,声明桑桑才是他的本命物,而且宁缺破镜的酸辣面片汤也是桑桑的,当初救宁缺的通天丸是桑桑从陈皮皮手里抢来的,宁缺惊得目瞪口呆,不由地想起和桑桑十几年来同甘苦共患难的日日夜夜,宁缺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桑桑仔细端详镜子里的自己,还是觉得配不上宁缺,她越想越伤心,忍不住泪流满面。宁缺一夜未眠,一早就带陈皮皮去街上吃包子,月轮国白塔的僧人道石早已在这里等候,当面向宁缺挑战,要为曲妮大师报仇,宁缺只好硬着头皮应战,道石使用天擎念力和宁缺在幻境中展开激战,陈皮皮担心宁缺修为不够吃亏,宁缺只能苦苦挣扎,他一气之下使出魔宗功法和道石对抗,道石只好用天擎手印来迎战,一心就想把宁缺置于死地,陈皮皮想帮宁缺,可他根本进不了道石的念力圈,宁缺被强大的念力冲击,体力渐渐不支,道石承认曲妮是他的亲生母亲,他要杀了宁缺为母亲报仇雪恨,宁缺突然想起了桑桑,也深刻体会到心痛的感觉,宁缺拿出桑桑的大黑伞拼命抵挡,道石被震得五脏俱焚,口吐鲜血,当场气绝身亡,宁缺也身受重伤。陈皮皮把宁缺搀到河边,宁缺承认自己已经入魔,陈皮皮不想接受这样的现实,他不忍心对宁缺痛下杀手,更不想看他遭天谴,宁缺知道自己这次闯祸了,恳求他帮忙照顾桑桑和老笔斋。桑桑早早收拾好行李,在门口等宁缺来接,可他一直没有出现。宁缺冒雪来见莫山山,莫山山恳求他写送给自己的便签,而且要写一辈子,没想到宁缺竟然是来和她告别的,莫山山强压心中的悲痛,和他互道珍重,宁缺狠心离开,莫山山独自站在雪中,伤心地痛不欲生。宁缺来酒馆借酒浇愁,很快就喝醉了,夫子也在这里饮酒,宁缺根本不认识他,不停地向他倾诉心中的苦闷,夫子对他好言相劝,宁缺拉着夫子一起喝酒,声称自己杀死了道石,而且已经入魔了,还对自己的恩师夫子出言不逊,夫子一气之下用折扇把他打晕,就是惩罚他的口不择言,李慢慢及时赶来,埋怨夫子对宁缺出手太重,并向夫子汇报了宁缺做过的一系列错事。桑桑不吃不睡,一直等宁缺来接她,可他始终没有出现,桑桑伤心地大哭不止。夫子埋怨李慢慢不该撮合莫山山和宁缺,他知道宁缺心里对桑桑念念不忘。唐王派林公公通知曾静夫妇,把桑桑送回老笔斋,而且这也是夫子的决定,他们夫妇很不舍,桑桑正好出来,林公公就把宁缺受伤的事告诉她。

第49集

  桑桑得知宁缺受了重伤,她不顾曾静夫妇百般阻拦,一口气就跑回老笔斋。宁缺迷迷糊糊醒来,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一般,他依稀闻到熟悉的蛋花粥的味道,立刻起身下楼,看到桑桑正在给他熬粥,还劝他以后少喝点酒,宁缺重新找回昔日的温暖,他的心里热乎乎的。唐王知道桑桑和宁缺两情相悦,决定亲自出面给他们俩赐婚,夏天全力支持他。桑桑很快熬好了粥,她和宁缺一起喝粥,两个人有说有笑,开心地不亦乐乎。与此同时,莫山山收拾好行囊,和墨池苑弟子们一起离开了都城这个伤心之地,也彻底和宁缺做了个了断,一路上,莫山山想起她和宁缺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心里五味杂陈。宁缺收到莫山山的信,他仔细体会字里行间包含的深情和不舍,不由地想起两个人荒原之行的生死相依,心里很不是滋味,桑桑躲在一边默默注视着宁缺。道石的尸体运回白塔,曲妮痛失爱子,伤心地痛不欲生,发誓要让宁缺血债血偿,当她了解到道石使出了最强杀招天擎手印,还是被宁缺打死,断定他已经入魔,她立刻派人去请悬空寺的宝树大师商议对策。夫子一回到书院就来找陈皮皮,苦苦逼问宁缺战胜道石的细节,陈皮皮只好和盘托出。宁缺到学士府向曾静夫妇赔礼道歉,还特意让桑桑选购了很多礼品,可曾静根本不领情,坚决反对桑桑再跟宁缺走,桑桑执意要和宁缺在一起,宁缺明确声明他有优先权,准许桑桑逢年过节回来和父母团聚,曾静夫妇气得大发雷霆,桑桑急忙跪倒在地,第一次喊他们爹和娘,老两口激动地老泪纵横。掌教和大神官想利用宝树大师指证宁缺,让他成为昊天世界的众矢之的,他们就以此为由讨伐书院,进而灭掉唐国,掌教还让大神官利用柳亦青迫使柳白参与到这场战争。月轮国派使者来找唐王告状,可唐王却觉得道石挑衅在先,宁缺的做法没错,他不想参与修行者的争斗,强行把使者赶出去,李青山担心曲妮不会善罢甘休,可唐王坚信夫子会妥善处理此事。柳亦青接到西陵大神官的书信,让他去唐国挑战宁缺,柳亦青做不了主,想向师兄柳白汇报,可   却极力挑唆他和柳白的关系,用激将法说服他为自己争取名誉与地位,还偷偷带出朝小树的剑交给柳亦青。宁缺刚到书院,陈皮皮就拉着他来后山见夫子。宁缺一到后山,就恭恭敬敬下跪失礼,没想到夫子就是那天和他一起喝酒的酒友,其他师兄师姐也都在场,宁缺心里叫苦不迭,他不但酒后发疯对夫子出言不逊,而且还把自己入魔的事说出来,断定夫子绝不会轻饶他,宁缺吓得连连求饶,夫子当众宣布过一段时间再举行拜师礼,让宁缺好好反省一下,罚他到思过崖闭关,等彻底想通了再出来,如果想不通,就在那里待一辈子。书院的各位弟子一起动手,为夫子准备了丰盛的饭菜接风,陈皮皮还发明了新的菜品—烤鳗鱼饼,夫子对他的厨艺赞不绝口,陈皮皮趁机为宁缺求情,其他师兄师姐也一起跪下说好话,李慢慢担心宁缺悟不透,他就一辈子别想走出思过崖,可夫子知道他已经掌握了浩然气,也想让他经历柯浩然受到的考验与磨砺,如果他能悟出其中道理,就能坦坦荡荡行走在世俗世界,大家纷纷提出异议,担心宁缺的修为不够,只会给书院丢脸,因为自从柯浩然之后,书院二层楼的弟子就没有人再天下行走,可夫子心意已决。桑桑连夜帮宁缺收拾好行李,不舍得他去思过崖受苦,宁缺想让她回学士府,桑桑坚持要和他在一起。宝树大师为道石做法事,探查到道石体内有一股黑气,曲妮断定宁缺已经入魔,迫不及待催宝树把这个消息公布于众,可宝树却找借口百般推诿,声称自己看不清楚,不敢妄下判断,还苦苦规劝曲妮息事宁人,可她却不依不饶,威胁要找悬空的天下行走七念大师告状,要把宁缺入魔的消息告诉天下所有人。桑桑送宁缺来到思过崖,夫子和李慢慢早已等候多时,宁缺不知道多久才能出来,他不能没有桑桑,可夫子却要亲眼看着他进去,宁缺刚进山洞,就被设了禁制,如果他想不通,永远也别想走出来。

第50集

  宁缺和桑桑被一道无形的禁制阻隔,两个人只能四目相对,夫子看到宁缺顺利进入思过崖,就带李慢慢下山了,桑桑发誓会一直等宁缺出来。其实,夫子之所以把宁缺关进思过崖,就是不想他面对来寻仇的人,还用那道禁制暂时掩盖了宁缺入魔的气息。罗克敌向大神官汇报,宁缺被关进思过崖,而且夫子还设置了禁制,大神官想派人去思过崖一探究竟,可那是书院的不可知之地,一般人根本上不去。宁缺不甘心被囚禁,他扔出去一块石头,石头顺利通过了禁制,他硬着头皮冲过去,可被强大的气流弹回来,他试了一次又一次,都无功而返,直到累得筋疲力尽,桑桑很心疼,随手拎起棍子想打破禁制,宁缺赶忙阻止她。隆庆沦落到南海的一个小镇,他无意中看到知守观观主陈某,不由地想起小时候对光明的选择,隆庆觉得没脸见人,他刚想离开,陈某大声喊住他,承诺会全力拯救他走出黑暗,隆庆不由地想起和宁缺的比赛和决战,以及失败后的落魄与无助,他的斗志被彻底激发,当场跪地苦苦哀求陈某对他救赎,隆庆再次选择光明,并且义无反顾上船,陈某交给他一根桃枝,要带他再次走向光明。桑桑在思过崖旁边的小草屋住下来,她不辞劳苦砍柴做饭,和宁缺一起吃饭,两个人长相厮守,感情也越来越深厚。程立雪陪天谕大神官赶往唐国,要把卫光明的传人桑桑带回西陵,他们不敢耽搁,日夜兼程。天渐渐凉了,山上越发寒冷,桑桑的寒症再次发作,宁缺劝她下山修养,可桑桑坚持要留下来陪宁缺,就绕着思过崖跑步驱寒,李慢慢和君陌来看宁缺,还送来很多生活必需品,君陌对桑桑发出功力,为她抵御寒冷,宁缺发现君陌能顺利进出,才知道各位师兄和师姐都可以,他不服气,赌气要告夫子。余帘再次来为宁缺求情,夫子知道她对柯浩然的一片痴情,才送给宁缺那个玉扳指,让他顺利继承了柯浩然的衣钵,还学到了莲生的饕餮阵法,余帘觉得世人之所以容不下魔宗,都是因为西陵的恶意中伤,夫子劝她继续回旧书楼,抄写簪花小楷,尽快走出心魔,余帘只好照办。君陌苦苦规劝宁缺好好反省,柯浩然用了三年才悟出道理,君陌提醒他想方设法控制住浩然气,不能让世人发现他已经入魔,宁缺才知道了夫子的良苦用心,发誓会好好修炼。柳亦青辗转来到书院,向弟子们打听宁缺的下落,曹知风赶忙出来见他,柳亦青就让他把战书转交给宁缺,曹知风声明宁缺被罚在思过崖闭关,柳亦青决定留下来等,曹知风只好听之任之。唐小棠抱着雪狼来良品铺子买坚果,陈皮皮正好也来这里挑选,他无意中听到唐小棠叫雪狼唐皮皮,心里很不服气,陈皮皮来到老笔斋,唐小棠随后赶到,口口声声要找书院十三先生,自称是魔宗圣女,陈皮皮吓得赶忙把大门关闭,担心西陵的人来抓她,千方百计想把她打发走,可唐小棠不想再回荒原受苦,一心只想找到宁缺,陈皮皮自我介绍是书院的十二先生,唐小棠早已对他名闻遐迩,要带陈皮皮去打架。宁缺发现桑桑能轻松进出思过崖,桑桑声称自己跟着卫光明学会了神术,能召唤神辉,还当场试验,宁缺也如法炮制,闭上眼睛心平气和去感知。陈皮皮四处躲藏,唐小棠不费吹灰之力就跑到他的前面,逼他和自己决斗,陈皮皮坚决不干,唐小棠还让他带路去找宁缺,还拿出宁缺的保证书,陈皮皮只好答应让她先暂时住在老笔斋,等宁缺顺利走出思过崖,没想到唐小棠竟然提出要进书院,还要做夫子的亲传弟子,陈皮皮提醒她不要痴心妄想,因为道魔有别,唐小棠逼他先打一架再说,陈皮皮吓得落荒而逃,多亏夫子及时赶来阻止,还让唐小棠拎着食盒子一起走。叶红鱼被罚每日抄写卷宗,罗克敌对她冷嘲热讽,趁机提出让叶红鱼做他的女人,承诺让她离开这里,还可以重新做回裁决司大司座,叶红鱼却毫不示弱,威胁要杀了他,罗克敌满不在乎,以为她的功力全废,没想到叶红鱼却硬撑着使出全身念力还击,罗克敌灰溜溜离开,叶红鱼体力透支,吐出一大口献血。

第47集

第48集

第49集

第50集

共 1 页  
主题: 《将夜》47-5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