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将夜》56-60集(完)
阅读: 59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375
本群积分:6485
1 楼

第56集

  陈皮皮对唐小棠情有独钟,任凭宁缺苦苦规劝,反复声明他们俩不合适,可陈皮皮从见到唐小棠的第一眼就对她意乱情迷,心里始终放不下,宁缺邀请他到宁府赴宴,而且唐小棠也受邀前往,希望陈皮皮不要错失这次表白的机会,陈皮皮劝他放弃找夏侯报仇,好好和桑桑过日子,可宁缺心意已决。程立雪向掌教汇报,知守观叶青已经顺利出关了,却没有留在知守观,而是选择了天下行走,天谕大神官不禁对叶青的执着大加赞赏,可裁决司大神官觉得叶青和他妹妹叶红鱼一样脑子有问题,程立雪担心叶青会因为叶红鱼被赶走来西陵问责,裁决司大神官却不以为然,和程立雪争执不休,掌教赶忙制止他们,让裁决司大神官去见叶青,把宁缺是冥王之子的事告诉他。陈皮皮准时来宁府赴宴,宁缺趁机向他哭穷,陈皮皮断然拒绝,只给他带来良品铺子的碧根果做礼物,桑桑带唐小棠参观宁缺的大宅子,还说了陈皮皮很多好话,可唐小棠觉得陈皮皮就知道吃。叶青来西陵找妹妹叶红鱼,掌教解释她因为心高气傲,不但打伤了罗克敌,还叛教离山去唐国都城投奔宁缺,并且诬陷宁缺就是冥王之子,叶青立刻启程赶往都城。桑桑,唐小棠,陈皮皮和宁缺分别划了两只小船在雁鸣湖上泛舟,陈皮皮一直闷闷不乐,他本想和唐小棠同船,却故作矜持错失了大好的机会,宁缺劝他离开书院,回知守观接替观主的位置,就能修改昊天道教义,宣布魔宗弟子合法存在,陈皮皮就能和唐小棠名正言顺在一起了,陈皮皮觉得不可能,心情一下子跌倒低谷。当天夜里,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桑桑向宁缺汇报,唐小棠是魔宗圣女,一辈子不能结婚的,宁缺本想促成这门婚事,现在却泡汤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宁缺急忙跑出来查看,发现叶红鱼闯进了宁府,桑桑发现大门被叶红鱼撞坏了,叶红鱼让宁缺赶快腾出一间房子,她要在这里住下来,宁缺苦苦逼问,才知道她背叛了西陵,宁却不想得罪西陵那些人,叶红鱼对他威胁恐吓一番,还命令桑桑给她倒水,宁缺立刻制止,明确声明桑桑是这里的女主人,叶红鱼不由地想起和宁缺在魔宗山门的生死与共,心里倍感失落,想先回自己房间静一静。桑桑把叶红鱼安顿好,发现她拿出一块手帕翻来覆去地看,就赶忙来向宁缺汇报,宁缺猜到那是木柚送他的手帕,也没有明说,宁缺觉得叶红鱼是一个大麻烦,想明天就把叶红鱼打发走。第二天一早,宁缺来找父子商量对策,担心西陵不会善罢甘休,可夫子却不以为然,还劝宁缺收留叶红鱼,宁缺恳求夫子出面帮忙对付西陵的人,否则他就赌气要退学,君陌狠狠教训他,都是书院放弃徒弟,还从来没有徒弟敢放弃师父的,夫子声明让唐小棠接替他做十三师妹,李慢慢还提议让雪狼做十三师狼,宁缺被他们气得无言以对。夏侯带队浩浩荡荡回到都城,他首先来找李沛言,因为当年参与林光远将军府一案的就剩下他们两个人,李沛言为他归老的决定可惜,夏侯怀疑宁缺就是林光远的儿子,他当年亲自查验过,可李沛言担心有人为了留住林光远的血脉,故意从中做了手脚,李沛言苦苦规劝夏侯不要和宁缺开战,宁缺毕竟是夫子的徒弟,可夏侯却想尽快铲除当年余孽,而且他背后有整个西陵撑腰,他胜券在握。陈皮皮到宁缺家蹭饭,叶红鱼亲自给他们端来小米粥,陈皮皮认出叶红鱼,顿时想起了童年留下的阴影,他吓得落荒而逃,叶红鱼大声喊住他,强行拉着他叙旧,宁缺警告他们俩不许打架,因为桑桑今天不舒服。叶红鱼逼陈皮皮喝下那碗粥,陈皮皮战战兢兢照办,并且详细讲述了自己逃离知守观的原因,陈皮皮,叶青和叶红鱼从小一起在知守观长大,他们的命运早就被西陵的大人物安排好了,陈皮皮不想做观主传人,一心向往书院自由自在的生活,叶红鱼劝他早点回知守观,陈皮皮借口还要找唐小棠,就忙不迭跑走了。第二天一早,叶红鱼主动来找宁缺挑战,宁缺正在修房子。李慢慢来见唐王,并转达了夫子的意见,让唐王出面为林光远将军平反,可唐王担心一纸圣旨不能平息宁缺和夏侯之间的恩怨,李慢慢知道宁缺不是夏侯的对手,如果夏侯想杀掉宁缺,书院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唐王也不想看到他们兵戈相向,毕竟夏侯是夏天的亲哥哥。

第57集

  叶红鱼向宁缺挑战,他只好奉陪,叶红鱼使出全身念力,挥舞着柳白送她的大河剑,宁缺左躲右闪,还是被强大无比的剑意冲击地差点摔倒,叶红鱼始终没有参透剑意的精髓,她急于求成,因此受了很重的内伤,宁缺劝她赶快去修养,趁机询问她离开西陵的真正原因,叶红鱼闭口不谈,只是提醒宁缺,现在夏侯已经来到都城。夏侯离开李沛言的亲王府,直接来见夏天,还送她一支腊梅,那是夏侯从天弃山采来,并用自己的元气一路护送回来的,夏天感动地潸然泪下,苦苦规劝夏侯不要去找宁缺挑战,可夏侯想尽快了结十五年前的所有恩怨,和夏天告辞离开,夏天望着哥哥远去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夏侯派人给宁缺送来请柬,邀请他明天去必胜居赴宴,叶红鱼劝他趁早放弃找夏侯报仇的想法,宁缺明确表示是夏侯要杀他,而且十六年前已经杀过一次,叶红鱼决定明天陪他去赴宴。李青山无法预知到宁缺的输赢,可他知道宁缺和夏侯这一战很艰难,他带何明池亲自到朱雀天街迎接叶青,盛情邀请他到昊天道南门小憩,叶青婉言谢绝,坚持要在都城四处逛逛,李青山也不再勉强。叶青在街上信步闲游,无意中发现一个西陵道长在和民众讲解昊天道道义,还用送鸡蛋的做法吸引大家,叶青主动上前解释了真正的道法,可大家只盼着发鸡蛋,根本无心听他讲解,随即一哄而散,道长埋怨叶青几句,也赌气拎着鸡蛋筐离开了,李慢慢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为叶青鸣不平,叶青直截了当说明想见夫子,更想认识宁缺,亲眼见证民间对他冥王之子传言的真伪,当年,七念,唐和叶青都亲眼目睹了永夜的真相,叶青想一己之力阻止永夜的再次降临,李慢慢声明他当时也在,还指出冥王之子传说的荒诞,劝叶青尽快离开都城。叶红鱼陪宁缺准时到必胜居赴约,夏侯没想到叶红鱼也一起跟来,他一边自斟自饮,一边轻描淡写讲述当年那场腥风血雨,不但把宁缺当成一条漏网之鱼,还取笑他就是一只随时被碾死的蚂蚁,宁缺强压心中怒火,和他据理力争,声称夫子不会放过夏侯,夏侯警告他不要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更不要搬出夫子这座靠山,并且扬言是自己当年一时疏忽才让他苟活到现在,还逼宁缺尽快出手,宁缺不想现在挑战他,夏侯早就知道他已经在雁鸣湖布好了阵法,可他不会让宁缺的计划得逞,还口口声声称宁缺害死了燕唐边境的百姓,他会一辈子背负屈辱而活,宁缺被彻底激怒,他刚想发作,叶红鱼急忙拦住他,催他拿银子买单,送夏侯上西天,叶红鱼随手摘下玉镯抛向夏侯,玉镯立刻被夏侯击得粉碎,叶红鱼谴责夏侯叛族投敌,早就是死人一个了,夏侯不动声色继续喝酒,叶红鱼带着宁缺离开。宁缺带叶红鱼来到街边包子铺,还故作轻松喂叶红鱼吃包子,叶青看到他们俩,直接来找叶红鱼兴师问罪,埋怨她不该叛道离山,逼她解释其中原因,还让她尽快把陈皮皮带回知守观,否则就不认她这个妹妹,叶红鱼拒不回答,宁缺站出来和叶青理论,叶红鱼急忙带着宁缺离开。当天夜里,叶红鱼把柳白的大河剑意送给宁缺,让他尽快参透其中秘诀,并且说明叶青此行的目的就是调查他是不是冥王之子,提醒宁缺多加小心。叶青不厌其烦向民众传授西陵道义,可他们根本没有兴趣,道长劝他改变策略,应该先给他们一些好处,多和他们亲近,才能让民众心甘情愿接受,叶青觉得人心不古,心里很不是滋味。宁缺来找李慢慢了解叶青的底细,也想见见夫子,可夫子拒不见他,李慢慢拿出两本书院藏书,让宁缺送给叶红鱼,报答她送大河剑的情义,君陌劝宁缺放手一搏,才能彻底解开心结。陈皮皮冒雨来碧云观见叶青,劝他尽快离开都城,可叶青想带他回知守观,陈皮皮只想留在书院过自由自在的生活,让叶青回去继承观主的职位,陈皮皮拜别叶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第58集

  隆庆日夜研读天书,始终参不透其中真意,他气得口吐鲜血。叶红鱼拿出宁缺给她包扎伤口的手帕,再次想起荒原的那次生死之行,宁缺恳请叶红鱼教桑桑神术,帮她开悟,好让桑桑尽快继任光明大神官的职位,治好她的寒症,宁缺情愿拿出浩然气的功法作为交换,还把大河剑意还给叶红鱼,叶红鱼满口答应,执意把大河剑意送给宁缺。隆庆潜心研读了圣人的灰眼功法,可是参不透其中奥秘,他垂头丧气来找圣人求助,圣人大骂他就是废物,隆庆不想放弃这次复出的契机,想尽快找宁缺报仇,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圣人指出他不如宁缺的就是心中的骄傲,提醒他要彻底丢掉自己高傲的皇子身份,才有可能成为最强大的修行者,圣人让他跪下来求自己,就答应把所有的功力传授给他,可隆庆做不到。圣人苦苦规劝隆庆,并且讲述了自己当年的痛苦经历,他假扮魔宗余孽,帮助莲生杀死了柯浩然的妻子,却被柯浩然腰斩,圣人发誓要铲除整个书院,找柯浩然报仇,隆庆声称柯浩然已经遭到天谴,圣人气得大呼小叫,他不甘心。圣人提醒隆庆要放下对昊天的信仰,不惜一切代价达成所愿,可隆庆心中只有昊天,想用昊天的光辉普照天下,圣人气得暴跳如雷,把隆庆一次次打翻在地,隆庆挣扎着爬起来,他的斗志被彻底激发,发誓要毁灭书院,杀掉宁缺,圣人决定把自己一半的功力传授给他,隆庆义无反顾走到他面前,吸取了圣人的念力,可隆庆贪得无厌,想多吸一点,圣人把他推开,大骂他是废物,隆庆不甘心半途而废,强行吸取圣人全部的功力,圣人很快被抽干,当场暴毙身亡,隆庆得到重生,他志得意满,得意地仰天大叫。叶红鱼劝叶青尽快离开都城,可他想留下来验证宁缺的真正身份,还劝叶红鱼尽快回到西陵,埋怨她不该逼陈皮皮离开知守观,当年,叶红鱼偷偷提醒陈皮皮,观主想传位给他,陈皮皮单纯善良,一向敬爱叶青,就连夜逃出了知守观,想成全叶青继位,叶红鱼觉得叶青才是观主的传人,叶青气得大发雷霆,举手要杀她,叶红鱼也不躲闪,叶青最终还是不忍心下手,叶红鱼坚信他迟早会坐上观主之位。宁缺潜心修行大河剑意,认真体会柳白大河剑的真谛。隆庆回到知守观炼药房,偷走了通天丸和沙字卷天书,他刚想离开,义成立刻赶来制止,还大骂他就是一个贼,可隆庆却觉得只有他才能杀死冥王之子,义成逼他交出通天丸和天书,并且声明他所受的磨难都是观主交代的,就是想磨练他的心性,义成刚想抢回通天丸,隆庆当场吞下去,瞬间进入知命境界,立刻消失不见了,义成刚想去追,观主劝他趁早放弃。叶红鱼认真教桑桑神术,桑桑专心修行,很快掌握了其中真意,叶红鱼对她大加赞赏,宁缺把大河剑意还给叶红鱼,准备迎战夏侯,他担心自己会被杀死,拜托叶红鱼照顾桑桑,可叶红鱼不许他死。唐王对李沛言大打出手,逼他尽快认错,李沛言不服气,只能拼命反抗,最终输给了唐王,李沛言甘愿受罚,承认和夏侯合谋杀害林光远将军一家,可他口口声声称此举是为了天下苍生。

第59集

  李沛言跪倒在地认错,自愿革除王爵,唐王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二天一早,夏侯准时来上早朝,当着文武百官向唐王请辞,唐王当场恩准,并向他询问十五年前林光远将军一案的始末,夏侯坚称林光远通敌叛国,唐王恳请他拿出证据,夏侯借口查无实据,并且当中指出唐王之所以揪住此事不放,就是逼他想宁缺认错,夏侯坚信自己没错,林光远就是该死,还警告唐王不要总是听命于夫子的命令,是广大的官兵在保护唐国的安危,夏侯口口声声称自己戎马一生,为唐国建功无数,他的铁骑可以横扫天下,谴责唐王不该为了一件旧事为难他,唐王坚持要为林光远将军平反,夏侯叫嚣着全天下没有人可以审判他,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夏天躲在屏障后面气得扼腕叹息。唐王望着夏侯远去的背影,气得咬牙切齿,当场宣布退潮,一言不发回到后宫,夏天战战兢兢跟在后面不敢靠近。夏侯一出宫门。就看到宁缺和桑桑冒雪赶来,李沛言和满朝文武也随后赶来,宁缺明确表示他从逃离将军府的那一天就立下誓言,要为林光远翻案,让夏侯亲口认罪,李沛言警告他没有权利杀死归老的夏侯,宁缺提出有和夏侯生死决斗,他拔刀左手割掌,献血顷刻间染红了他的衣袖,曾静大声提醒桑桑阻止宁缺,因为左手割掌预示着这场决斗是必须要分出生死的,桑桑一动不动,看宁缺的鲜血滴在那张挑战书上。夏侯接过挑战书,也左手割掌宣誓和宁缺生死决斗,宁缺决定三日以后在雁鸣湖上决战。就在这时,唐王急匆匆赶来,让许世宣读圣旨,把李沛言革去官职,贬为庶民,撤销夏侯兵权,也贬为庶民,同犯张贻琦和颜肃清意外死亡不再追究,经查实,林光远叛国通敌的罪名是子虚乌有,为林光远沉冤昭雪,还为冤死的所有人全部翻案,唐王还让宁缺尽管提出任何补偿要求,宁缺感谢唐王,可名单里还遗漏了将军府车夫,厨娘,园丁,丫鬟和他的父母,宁缺明确声明林光远夫妇并不是他的父母。原来,宁缺的父亲只是将军府门房宁贤,母亲李三娘是将军府的婢女,曾经做过少爷的奶妈,唐王当众声明普通百姓的儿子和将军的儿子有同等的权利,都可以复仇,宁缺又提到了好朋友卓尔,他出生在燕唐边境,因为林光远的案子牵连,整个村子的百姓惨遭屠杀,只有卓尔和桑桑侥幸活了下来,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动容。宁缺知道夏侯有免死金牌,即使被治罪,他还可以活下来,所以宁缺冒死也要和他决斗,恳请唐王成全,唐王恩准她和夏侯公平决战。李青山约宁缺到昊天道南门,让他交出颜瑟的阵眼杵,如果他能侥幸活下来,再把阵眼杵还给他,因为他和夏侯是私仇,不能动用国器,宁缺声明已经把阵眼杵交给唐王了。李渔担心宁缺的安危,华山岳提醒她,宁缺如果取得胜利,夏天就没有了夏侯的支持,李珲圆就离皇位近了一步。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桑桑很开心,预祝宁缺取得胜利,桑桑特意做了羊杂汤,叶红鱼很喜欢喝,宁缺提醒她应该学学卫光明,帮桑桑分担家务,还可以落个好名声,叶红鱼再次提出和宁缺打一架,就是想提高他的功力,她使出西陵剑法,并详细讲解了其中精髓,宁缺很快学会了这套剑法,叶红鱼觉得他进步很多,嘱咐他一定要活着回来。宁缺来到四师兄和六师兄的炼铁房,亲手喂桑桑打造了一只金钗,桑桑爱不释手,和宁缺深情相拥。

第60集

   夫子来到思过崖,向李慢慢讲述了十五年前的往事,夫子亲眼看到宁缺逃出将军府,救出桑桑,还撑起了那把大黑伞,还亲眼见证了宁缺屠杀马贼,然后来到书院后山,夫子在宁缺身上看到柯浩然的影子,李慢慢想助宁缺一臂之力,夫子只想为宁缺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派李慢慢阻止七念和叶青对宁缺动手。叶青夜闯宁府,要杀了宁缺,叶红鱼站在宁缺这一边,叶青气得咬牙切齿,他刚想出手,李慢慢及时赶来阻止,还邀请他到雁鸣山上一起观战,让宁缺回屋好好休息,叶青只好作罢。第二天一早,叶青约李慢慢决战,并且不论生死,只争输赢,他们俩瞬移到塔顶,叶青首先出招,使出浑身念力化作一把无形剑刺向李慢慢,李慢慢不动声色把剑弹回去,从叶青的身体穿过,他瞬间石化,只好乖乖认输,李慢慢为他解开禁制。夏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大踏步前去雁鸣湖赴约,宁缺随后赶来,雪下了一夜,雁鸣湖湖水结冰。叶青,叶红鱼和李慢慢前来观战,君陌带陈皮皮也来观战,就是防止有人对宁缺发难,许世觉得宁缺根本没有胜算。夏天和唐王在皇宫,心里惦记着这场世纪大战。宁缺首先亮出元十三箭,夏侯对此很不屑,亮出自己天下无敌的明光铠,宁缺不停地射出元十三箭,并用剑翼画出神符,想把夏侯困在其中,夏侯用自己的长枪拼命挣脱束缚,宁缺射出最后一支箭,启动了木柚布的阵法,夏侯四周顿时火光四起,被团团围在中间,夏侯很快破解阵法,他早已对宁缺的部署了如指掌,逼宁缺亮出最后底牌,宁缺取出自己的宝刀,和夏侯战在一处。宁缺和夏侯打得难分难解,宁缺只好使出浩然剑,他上下翻飞,神出鬼没,最终被夏侯的刀刺伤,君陌和李慢慢都为宁缺捏了一把汗,担心他再没有应对的招数,宁缺大声怒吼,使出柳白的大河剑意,夏侯身受重伤,夏天觉得这对夏侯不公平,可唐王却不以为然。夏侯被彻底激怒,他扬言自己是千古不灭,再次向宁缺发起进攻,宁缺被打入湖底,久久没有上来,陈皮皮心急如焚,君陌提醒他不要轻举妄动。桑桑及时赶来,和夏侯大打出手,夏侯把她打翻在地,宁缺一点点下沉,他仿佛看到母亲和那些惨死的人,夏侯刚想杀死杀死,宁缺飞身从湖中跃起,和夏侯拼死一搏,他渐渐体力不支,被夏侯挑落在地,当场口吐鲜血,宁缺挣扎着爬起来,启动了宝刀和本命物桑桑,他顿时元气大增,把夏侯一剑封喉,桑桑重重摔下来,夏侯挣扎着起来,拿出那一半的通天丸,他的功力瞬间恢复如初,死死掐住宁缺的脖子,宁缺奄奄一息,夏侯突然五内俱焚,七窍流血,他终于明白西陵掌教是想让他和宁缺同归于尽,夏侯弥留之际才看清了一切,他恳请宁缺保护夏天,并使出最后一点念力给宁缺,他含笑面对死亡,顷刻间化为灰烬,随风飘向远方。夏天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她伤心地痛不欲生。何明池急匆匆来到御书房,向李渔和李珲圆汇报了夏侯的死讯,他们欣喜若狂,李渔发誓一定要让李珲圆登上皇位,劝李珲圆好好读书,做父皇那样的好皇帝。宁缺紧紧抱住桑桑,桑桑笑着死在他的怀里,宁缺伤心欲绝。隆庆严阵以待,终于等到宁缺和夏侯决战的结果,他整装待发,准备下山找宁缺报仇,预知后事如何,要等下一季再详细讲述。全剧终

第56集

第57集

第58集

第59集

第60集

共 1 页  
主题: 《将夜》56-60集(完)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