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16-20集
阅读: 15次
李日新 李日新
关注人数:1
发帖数:1375
本群积分:6485
1 楼

第16集

  鹧鸪哨看到老洋人死去,悲痛抚摸老洋人的脸,一种痛从四面八方向鹧鸪哨袭来,让他痛得甚至无法呼吸,之前那么一个生龙活虎的人现如今紧闭双眼躺在那里,如归让他不难过,如何不心痛。鹧鸪哨守着尸体不停擦拭眼泪,陈玉楼走来安慰鹧鸪哨节哀顺变。陈玉楼也告诉鹧鸪哨他也有个兄弟,从小就能吃,第一次认识时候他已经五天夜没有吃饭了,陈玉楼只是让他吃了一顿早饭,这个人就认定了陈玉楼,直到他死陈玉楼都未能给兄弟收回一具全尸,花灵也暗自垂泪,他们都知道陈玉楼口中的人是昆仑。罗老歪等人发现一个穿着黑衣盘腿而坐的男人尸体,且这个男人尸体死去多年尸身不腐,罗老歪不听劝阻非要带人上前查看,罗发现了一个观山太保黄金令牌。卸岭人不放心就来通知陈玉楼,陈玉楼慌忙赶过去。花灵和鹧鸪哨兀自沉浸在悲痛之中。罗老歪正在训斥属下将一些东西拿去烧掉,却不料属下的人忽然出手掐住罗老歪脖子,罗老歪惊恐万分开枪打死了属下。卸岭和罗老歪手下的人也都互相残杀起来,吓得罗老歪和小杨都躲进了炼丹炉里,此时,陈玉楼到来命人阻止那些自相残杀的众人。可那些人非但不听劝,反而欲打欲烈,甚至有人开始袭击陈玉楼。罗老歪本想出去帮忙,小杨劝阻罗老歪等等再说,陈玉楼被其中一人咬伤之后也失去了理智,对着那些人大打出手,甚至杀了卸岭人,罗老歪唏嘘不已,认为陈玉楼太狠了连自己人都杀。陈玉楼杀了人之后就往外走去。鹧鸪哨和花灵正在商议把老洋人埋在瓶山外面,花灵赞同,声称老洋人也是这个意思,此时,陈玉楼手里拿着长剑走过来,花灵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陈玉楼一刀刺向心口,鹧鸪哨一脚踢开陈玉楼扶着花灵,花灵口吐鲜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陈玉楼起身还欲去打鹧鸪哨,罗老歪带人赶到,命人去把陈玉楼抓住,可陈玉楼就像疯了一样瞪着血红眼睛,张着嘴巴嘶喊。众人一窝蜂将陈玉楼压在身下,陈玉楼动弹不得。鹧鸪哨似乎对这一切都置若罔闻,只是心疼将花灵紧紧搂在怀里,花灵就这样永远闭上了眼睛。鹧鸪哨回想三个人一路上开心寻找雮尘珠,三个人总是苦中作乐,亲密无间莫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不管是茫茫雪原还是悬崖峭壁,深山古刹三个人都携手走过。鹧鸪哨安葬了花灵和老洋人就一直坐在墓碑前不肯离开,红姑娘就站在不远处心疼看着鹧鸪哨。与此同时,陈玉楼被绑在地上,花麻拐告诉罗老歪这是中了尸毒,只要接触到这些就会行为失控,而至于之前传闻观山太保善用傀儡术也只是传说,谁也不知道事情真相如何。此时,陈玉楼忽然醒来询问大家发生什么了,并且要求把他松开。红姑娘恰好赶回来,就和花麻拐一起把陈玉楼绳子解开。陈玉楼试图站起来却浑身无力,询问大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陈玉楼也只知道自己当时在丹井,可是发生了什么却不知道。罗老歪告诉陈玉楼他中了观山太保尸毒,见人就砍。罗老歪也承认是他摸了尸体才引出了尸毒,最终导致了大家互相残杀,从而也导致陈玉楼中毒。罗老歪还表示如果鹧鸪哨要替花灵报仇就冲他来,陈玉楼茫然不知所措,从罗老歪话里听出是自己杀了花灵。陈玉楼带着众人来到花灵坟前,自责自己欠了花灵一命,也愿意一命抵一命,并且举枪就要自杀,罗老歪强行把枪夺过来。鹧鸪哨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罗老歪劝说二人花灵死了谁都难过,可人死不能复生,且陈玉楼是中毒之后所为,根本就怨不得他。鹧鸪哨二话不说起身离开。红姑娘一直在后面跟着鹧鸪哨,小心翼翼询问他要去哪里,鹧鸪哨头也不回说了句“元墓在上面”。

第17集

  罗老歪劝说陈玉楼不要自责,毕竟是他中毒所致的后果。此时,红姑娘回来告诉陈玉楼鹧鸪哨独自上山了,陈玉楼私下看了一眼,突然恍然大悟,之前那些人来盗墓都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山中墓穴里,忽略了山巅瓶口位置。自古以来,陵寝都是建在地底下,即便是削山为桲,穿石做帐,也会把陵寝建在山腰最深处。但是瓶山的古墓却不能以常理论断,山腰墓穴只是为了扰人视听,加上此在苗寨,苗寨一直有厌胜之术,因此断定真正墓穴必定在山巅瓶口之处。红姑娘催促赶紧去追赶鹧鸪哨,陈玉楼让罗老歪在山下等着,也好养养眼伤。鹧鸪哨系好绳索准备下去,面前却恍惚出现了花灵和老洋人打闹的样子,花灵还叮嘱鹧鸪哨平安回来,鹧鸪哨泪眼婆娑看着花灵和老洋人。此时,陈玉楼带人来到,鹧鸪哨擦干眼泪也不去搭理陈玉楼径直拿着绳索下去,红姑娘从未见过鹧鸪哨如此这般心痛模样,也忍不住眼中含泪看着鹧鸪哨。鹧鸪哨和红姑娘以及陈玉楼、花麻拐带着卸岭人在悬崖峭壁之间攀爬,发现居然是一座药壁,石壁上布满了珍奇草药,他们边采集边往下走。陈玉楼发现一种叫猫眼的植物,这种植物就长在坟茔附近,因此陈玉楼断定附近必定有墓穴。在山腰墓穴里。罗老歪的人正在清理里面的宝藏,一帮神秘人悄悄潜入暗杀不少采宝之人。卸岭人发现罗老歪属下有人私藏东西,罗老歪属下又拒不承认,双方发生争执,小杨赶来制止。鹧鸪哨和陈玉楼一前一后下到洞穴里,鹧鸪哨发现墙壁有一个机关伸手去摸,陈玉楼试图阻止鹧鸪哨,鹧鸪哨却一把推开了陈玉楼,并且启动了机关。一时之间地动山摇,山上不停掉下碎石,红姑娘劝说鹧鸪哨赶紧离开日后在寻找雮尘珠,可鹧鸪哨坚持不肯走,红姑娘也固执要和他一起留下,鹧鸪哨这才带着红姑娘出去。与此同时,山腰墓穴内也即将坍塌,罗老歪匆忙叫大家赶紧撤出去。陈玉楼在悬崖石壁上躲避,眼看着鹧鸪哨抱着红姑娘拉着绳索飞出去,可是绳索似乎断了,二人一直往下落去,陈玉楼着急大喊欲冲下去救他们,花麻拐死死抱住陈玉楼,陈玉楼几乎疯狂一般嘶喊。鹧鸪哨用手抓住石壁,一手拉着红姑娘,红姑娘想要挣脱鹧鸪哨跳下去,鹧鸪哨却告诉红姑娘要活就一起活,红姑娘感动不再乱动。鹧鸪哨手上一松两人再次滑落下去,幸亏鹧鸪哨手臂衣着全是利刺牢牢刺入势必,并让红姑娘爬上他的后背。随后,鹧鸪哨背着红姑娘艰难一步步往上爬去。罗老歪的人也死得死逃的逃,大部分宝贝被埋葬在洞穴里,红姑娘和鹧鸪哨也是侥幸捡回一命。陈玉楼眼见石岩坍塌,损兵折将不由心里也凉了半截,面色惨淡急火攻心,似乎所有的争强好胜之念,都随着瓶山一起崩塌了。陈玉楼心中自责痛悔,悔不该来,此时已是万念俱灰,也不理罗老歪等人,径自蹒跚而去。鹧鸪哨背着红姑娘终于爬上了顶峰,两人相视一笑,鹧鸪哨向红姑娘道歉不该对她那么凶,红姑娘并未责怪鹧鸪哨。红姑娘告诉鹧鸪哨当年父亲被恶霸折磨而死,江湖传闻是红姑娘放火烧了恶霸一家灭了他们满门,而实际则是恶霸自己家里不小心着火,红姑娘认为是老天爷在惩罚恶霸,同时她也很希望自己是放火那个人,讲到伤心事红姑娘落泪,鹧鸪哨轻轻拍打她后背安慰她。鹧鸪哨和红姑娘回到破庙里,在门外就遇到了花麻拐,花麻拐告诉二人陈玉楼此时有些意志消沉,谁也不愿意搭理。鹧鸪哨闯进去直视陈玉楼,陈玉楼看了二人一眼也只是说了句活着好,随后就让红姑娘收拾东西回去。鹧鸪哨大骂陈玉楼是废物,孬种,遇到点困难就当缩头乌龟。陈玉楼居然承认自己就是孬种,鹧鸪哨大怒揪着陈玉楼领子质问他那些死去的人怎么办,难道就白死了吗?陈玉楼却还是一副提不起来的样子,认为死就死了,他也没有办法。鹧鸪哨一拳打在陈玉楼脸上,呵斥陈玉楼好好想清楚,如果此时回去卸岭将会一蹶不振。鹧鸪哨正在给自己缝补伤口,红姑娘忽然来到,鹧鸪哨慌忙穿上衣服遮挡。红姑娘亲自褪去鹧鸪哨衣服帮他缝伤口,鹧鸪哨看着红姑娘讲述了自己往事,当年十三岁的他为了进搬山证明自己的实力,他就跑到狼谷里抓了小狼,用小狼一只一只把大狼引出来杀死它们。当时鹧鸪哨并未打算活着出来,如果不能救母亲不能进入搬山,他宁可不活着。鹧鸪哨也告诉红姑娘他们一族受到鬼洞诅咒,父亲就是搬山,去寻找雮尘珠路上死在了墓穴里,母亲也因为诅咒而死。

第18集

  红姑娘惊讶发现鹧鸪哨血液居然是金色,鹧鸪哨坦言他们族人都是由红色血液慢慢变成金色,直到纯金色他们就生命结束,每个族人都活不过四十岁。话音刚落,红姑娘和鹧鸪哨就听到了外面有人闯入陈玉楼房间,两人迅速赶过去,一帮人已经将陈玉楼打晕,且用枪指向了鹧鸪哨和红姑娘。另外一个军阀马振邦带人绑住了罗老歪,鹧鸪哨和陈玉楼等人,罗老歪大骂马振邦的同时发现是小杨出卖了他们。罗老歪大骂小杨是狼心狗肺的狗东西,是典型的白眼狼,忘恩负义的下贱东西。小杨一巴掌打在罗老歪脸上,声称自己最恨就是别人骂他下贱,并连续给了罗老歪几巴掌。小杨当场询问罗老歪部下如果谁想跟着他就可以活命,谁想效忠罗老歪就成全他们,所有人几乎都表示愿意跟着小杨。罗老歪哈哈大笑,声称自己当年是一个人闯江湖,现在也赤条条一个人走,并叫嚣让小杨开枪。小杨拿枪对准了罗老歪脑袋,可却始终下不去手,眼睛里似乎还有泪水闪烁,陈玉楼也替罗老歪求情,希望不要斩尽杀绝。罗老歪向陈玉楼表示此生能和他结拜,值了。小杨命人把罗老歪头转过去,罗老歪坚持不肯转过头去,并且还叫嚣要亲眼看见自己是怎么死地,嘴里还不停大骂小杨***。小杨一枪打在罗老歪头上,血浆喷了自己一脸,小杨吓得浑身哆嗦。马振邦提出让陈玉楼等人跟着他混,遭到陈玉楼断然拒绝,卸岭人也都不愿意跟着马振邦,马振邦欲大开杀戒,鹧鸪哨提出愿意和陈玉楼联手再次探宝物,用所有宝物换取大家性命。小杨担心两人联手难以对付,马振邦就让鹧鸪哨一人前往,留下陈玉楼等人做人质,鹧鸪哨提出要红姑娘一人跟着去破解机关,马振邦同意。小杨带着一帮人押着被绑的鹧鸪哨和红姑娘前行,鹧鸪哨小声示意让红姑娘解开绳索,此时,大家忽然听到一声嘶鸣,鹧鸪哨故意吓唬众人此声音是僵尸王发出,吓得众人腿直哆嗦。陈玉楼等人被绑在破屋前,陈玉楼用脚夹起石头砸向守卫后背,连续数次,守卫心里本就发慌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花麻拐和卸岭人也故意吓唬众人,声称这里有湘西尸王出没,更是吓得大家心里直咽口水。小杨等人也害怕又尸王出没,自己不敢上前去看,命令属下士兵押着鹧鸪哨往前去查看。刚看见一个白猿尾巴,就吓得士兵惨叫尸变了,鹧鸪哨处变不惊细心观察,这才发现是白猿尾巴。陈玉口和花麻拐此时也不动声色用袖中藏的匕首划断了绳索。小杨带人上前查看白猿,发现白猿似乎已经死去了,白猿却突然抓住了一个人的脚,吓得这个人啊啊大叫,众人也都因为这种恐怖叫声而慌作一团,白猿似乎被压在棺椁下面不能动弹,口中发出凄惨叫声,这种叫声在他们听来就更加恐怖。正在此时,忽然有无数石块向他们扔来,吓得小杨等人拼命开枪,石块投掷才逐渐平息。小杨命人往前去查看一下,结果发现地上一滩血渍,一些野山猴死在那里,刚才袭击小杨的人就是这帮野山猴。小杨打算一枪打死白猿,鹧鸪哨告诉小杨人间万物都逃不过生死轮回,如果能逃出轮回必定成仙成精,而这个棺椁恰好砸在白猿身上,是生是死都是天命,人力不要干涉,小杨也担心有不好事情发生就同意放了白猿,让它自生自灭。小杨关心是否真有尸王,鹧鸪哨告诉小杨有传说死者多年成精,总是以棺椁为住处,四处觅食。另一种传说就是贵胄死后才有可能诈尸,成为尸王,普通百姓则不能成为尸王,也许是百姓之间崇尚权贵的一种流言不必当真。陈玉楼将匕首一个个传递给大家,卸岭人皆将绳子划断,同时奋起抵抗,和军阀展开搏斗。

第19集

  陈玉楼等人都逐一解开了绳索,只听陈玉楼一声令下,大家都同时摔绳出去拴住了军阀脖子,双方就此展开一场激烈搏斗。小杨担心湘西尸王会诈尸,刻意询问鹧鸪哨是否真会诈尸,鹧鸪哨表示要看天气,同时也提醒小杨棺椁内必定有宝物,小杨命人大着胆子去清理棺椁旁边的杂物打开棺椁。马振邦命人疯狂扫射,陈玉楼带人躲进了房间里,房间门窗上被射满了窟窿,花麻拐胳膊被打伤。马振邦听到对方没有了动静,美滋滋让人给放曲子听。元墓棺椁被打开,只见尸体犹如生人面貌一般,天空中闷雷响起。只见空中乌云滚滚,似有一条裂缝,将天空一分为二,正是传闻中天裂阳不足,地动阴有余的天裂之象,士兵们一发惊慌,鹧鸪哨也略有忐忑。红姑娘故意把头探进去啊啊大叫,吓得众人慌乱一片,红姑娘哈哈大笑仰头出来。小杨这才命人上前去查看,趁人们都围着棺材欣赏珠宝时候,红姑娘和鹧鸪哨早已解开了绳索。红姑娘和鹧鸪哨配合默契,和军阀混战却并不伤及性命,只是打伤双腿使其不能动弹。此时,白猿忽然睁开眼睛晃动棺椁,站在棺椁旁边的士兵被抓紧棺材里,棺椁随之掉入山洞之中,白猿也从棺椁下一跃而起随之进入山洞,只见鹧鸪哨也飞身跳下去。红姑娘着急冲过去大叫鹧鸪哨名字,并怒吼让小杨拿绳子来。马振邦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命人驾着炮往破屋子里轰炸,陈玉楼慌忙叫大家撤退,只见马振邦一个手势炮弹直往屋顶飞去,陈玉楼带着众人在屋子里奔逃躲避炮弹轰炸。只是不消片刻功夫,房子被夷为平地,许多被烧焦的尸体横七竖八躺在那里。红姑娘沿着绳索爬下去,下面也早已是一片废墟,红姑娘大叫鹧鸪哨名字四下寻找。上面是士兵也在小杨威逼下陆续从上面往下爬,红姑娘听到响动费劲扒开石板,一个士兵脸色惨白,眼圈犯黑求红姑娘救命。红姑娘丢开士兵疯一样叫着鹧鸪哨的名字,继续四处翻找。鹧鸪哨忽然出现在红姑娘身后,红姑娘看到鹧鸪哨时眼泪控制不住流下来,紧紧抱着鹧鸪哨不再撒开,生怕撒开就再也见不到他了。鹧鸪哨明显愣住了,也环抱住了红姑娘安慰她,两人就这样抱着许久许久都不曾动。听到上面有人下来,鹧鸪哨忙拉着红姑娘躲了起来。  鹧鸪哨和红姑娘躲在石壁后面,鹧鸪哨始终握着红姑娘手腕,红姑娘哪里还能注意到外面的情况,目光始终停留在这只手上,心头泛起阵阵甜蜜。陈玉楼带着受伤的卸岭人,偷了马振邦属下的衣服换上,试图躲过哨兵偷偷溜出营帐。一个巡逻兵发现了陈玉楼等人,陈玉楼立刻将此人制住,同时也塞给他不少银元,让其不要出声。对方深知陈玉楼可以杀了自己,但是却选择了给钱,巡逻兵点头答应并未出卖陈玉楼等人。陈玉楼一行人刚流出营帐,马振邦就发现丢失了服装,开枪示警要求陈玉楼出来,否则就打死尚存活未能逃出的卸岭人。陈玉楼从高处看到这一幕,打算回去营救,花麻拐劝说陈玉楼离开,陈玉楼却已经想明白了,自己之所以能成为魁首完全是因为这帮兄弟们,如果没有他们自己什么也不是,陈玉楼让花麻拐带话回去给老爷子,他又让父亲失望了。言毕,陈玉楼大踏步走回了马振邦军营。小杨带人下到地宫里,并未找到鹧鸪哨和红姑娘,小杨命令属下赶紧把所有宝贝装起来。大家发现了那个被抓紧棺材的士兵大傅躺在地上,面色惨白,众人大惊询问他发生了何事。大傅有气无力说出尸王二字,话音刚落,大家就听到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尸王长着大嘴出现在大家身后。

第20集

  元墓僵尸王见人就咬,另一方面,陈玉楼回去之后向马振邦下跪好话说尽,怎么作践自己怎么说,并声称留着他有大用,他的眼睛是夜视眼,世间独一份。只求马振邦能饶他一条小命愿意一切都听马振邦话。马振邦哈哈大笑,命人放了陈玉楼并示意陈玉楼爬向他,陈玉楼也不拒绝一步步爬向马振邦,脸上还带着贱贱的笑意。马振邦答应放了陈玉楼一马,让陈玉楼以后好好跟着他做事。马振邦刚放松警惕,陈玉楼就从后面抓住了马振邦,一把锋利的匕首放在了马振邦咽喉处,马振邦斥责陈玉楼杀了他也别打算活着离开这里,陈玉楼大声表示自己回来就没打算活着离开。话音刚落,花麻拐带着所有卸岭人都跑回来,个个身上绑着炸药,誓要和陈玉楼共存亡。陈玉楼对着所有马振邦属下宣称,马振邦横征暴敛让云南百姓苦不堪言,早就该死了,如果有人愿意跟随马振邦一起大家就同归于尽。陈玉楼话音刚落手起刀落就割断了马振邦喉管,马振邦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双手捂着脖子死不瞑目。大家眼见马振邦死了,也都放下枪支举手投降,陈玉楼命令花麻拐照顾受伤兄弟们,他要去找鹧鸪哨。僵尸王咬死军阀无数,吓得小杨带着残兵躲在一边,伺机想要逃出去。与此同时,鹧鸪哨和红姑娘出手攻击尸王,红姑娘三支飞镖齐发刺入尸王胸部。尸王恼羞成怒掀翻鹧鸪哨冲向红姑娘,红姑娘被尸王掐住脖子,红姑娘怒拔尸王胸口飞镖刺入尸王脖颈,尸王吃疼,奋力将红姑娘扔向势必,红姑娘口吐鲜血倒地不起。鹧鸪哨攻向尸王替红姑娘解围,反被尸王抓住,小杨本想趁机溜走却踩到了一把枪,小杨将枪丢给了鹧鸪哨,鹧鸪哨连续数枪打向尸王,尸王倒地不起却并未死去。白猿悄悄抓了士兵扔出来,尸王起身喝其血经理充沛继续和鹧鸪哨红姑娘打斗。白猿也上前助阵攻击红姑娘。红姑娘发现白猿虽然勇猛可是毕竟是动物行动笨拙没有头脑,就利用地形优势加上本身轻功优势且身材娇小和白猿展开追逐战,想借此消耗白猿体力。另一边鹧鸪哨已经拼命将尸王打倒在地,趁尸王还不能起身之时去救红姑娘,但红姑娘已经被白猿打伤了腿不能动弹。鹧鸪哨救了红姑娘尸王又起身来战,鹧鸪哨费尽力气将尸王按倒在地,白猿拿着石头准备砸向鹧鸪哨,红姑娘着急大喊鹧鸪哨。鹧鸪哨迅速躲避,白猿收势不及将石头砸向了地上的尸王,鹧鸪哨拿起一个长木头趁白猿来不及反应穿透了白猿心脏,白猿倒地死亡。红姑娘提醒鹧鸪哨赶紧去拿尸王口中的珠子,鹧鸪哨方才想起取出珠子一看并非雮尘珠,鹧鸪哨痛失至亲,加上未能找到雮尘珠,鹧鸪哨顿觉心灰意冷失去了定力,一动不动愣在那里。岂料,尸王复又起来走向鹧鸪哨,眼看僵尸王来到鹧鸪哨身后,他却浑然不知。红姑娘着急大叫鹧鸪哨名字,鹧鸪哨却依旧没有一点反应。僵尸王一把抓住鹧鸪哨,张开大嘴准备咬向他的脖子,此时陈玉楼从天而降,一枪打在僵尸王头上,僵尸王大怒,陈玉楼对准僵尸王连续数枪打过去。可尸王身中无数子弹并未死去,陈玉楼复又拿起炸弹丢向尸王,炸弹轰鸣声惊醒了鹧鸪哨,鹧鸪哨带着满腔怨愤拼命攻向尸王,生生拆了尸王椎骨,把尸王一分为二丢在地上。陈玉楼和鹧鸪哨都慌忙去查看红姑娘伤势,此时,很多被尸王咬过的士兵一个个走出来。陈玉楼拿起枪啪啪数枪打过去。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1-5集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6-10集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11-15集

第16集

第17集

第18集

第19集

第20集

共 1 页  
主题: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16-2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