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如若巴黎不快乐》31-35集
阅读: 123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301
本群积分:15441
1 楼

第31集

  戴靖杰让曼君回去休息,但曼君还是拿上文件直接走了。叶志宏与养女何喜嘉见面,嘉嘉告诉叶志宏正清正在给阮曼君当助理,她应该能顺利通过,去做阮曼君的助理。叶志宏觉得委屈了嘉嘉,但嘉嘉表示自己一直很感激叶家收留了自己,她一直把叶志宏和叶洁白当做最亲近的人。何喜嘉去到正清律所的停车场故意等曼君和她制造见面机会,之后顺利入职成为曼君的助理,结果与曼君分别后就被叶洁白撞见了。洁白质问爸爸和妹妹为什么这样做,叶志宏一气之下表示自己不会再管叶洁白的事。叶洁白请嘉嘉离开阮曼君,但嘉嘉跟洁白保证只要她和佟卓尧的婚事一定下来,她就回加拿大。佟家,林璐云责怪佟卓尧让叶洁白没来佟家,佟卓尧告诉林璐云自己正在和几家公司谈合作,希望如果合同谈下来就取消婚事。林璐云再次把一切责任和过错都推到阮曼君身上,卓尧只得问林璐云,如果叶洁白变成钟雯该怎么办,而他也不想像自己父亲一样活在对自己的憎恨当中。何喜嘉在翻看曼君桌上金禾的合同,另外的两个同事看见后劝她不要看不该看的东西,何喜嘉不太明白,同事便提醒她阮曼君和金禾的戴总有关系。何喜嘉便悄悄上网查戴靖杰的信息,没想到他就是那天她在孤儿院见到的那个男人。何喜嘉去到叶氏等叶志宏,想向他询问关于戴靖杰的事。第二天,律所的会议上,喜嘉看着阮曼君开始回忆昨天叶志宏告诉她的事。原来当年钟雯是带着孩子一起跳河自尽的,但并没有找到孩子的尸体,所以戴靖杰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长大。喜嘉忽然就明白了戴靖杰为什么会去孤儿院。会议结束,喜嘉主动提出帮曼君整理其他公司的文件,但这时候曼君因为孕吐去了卫生间,喜嘉有些疑惑。谈工作的时候,曼君再次孕吐,这让喜嘉更加怀疑,她给洁白发了消息问洁白曼君是否可能怀孕,洁白立马否认,并阻止喜嘉告诉叶志宏,准备去律所找喜嘉面谈。卓尧与程老谈工作,并问起曼君,他希望程老能帮助他多多照顾曼君,程老发现卓尧并不知晓曼君怀孕的事,再三迟疑下,还是告诉了他。佟卓尧立马跑去曼君办公室找她,曼君有些犹豫,却被佟卓尧拉走了,喜嘉连忙跟上去。卓尧质问曼君为什么怀孕了不告诉他,这时喜嘉、洁白和戴靖杰都来到了律所,戴靖杰抢先一步告诉卓尧孩子是他的,曼君为了逼卓尧离开,只得应着戴靖杰的话告诉卓尧孩子和他没关系。洁白这时走出来,把戴靖杰抱着曼君 照片给卓尧看,卓尧痛苦地离开了。戴靖杰送曼君回家后接到林叔电话,告诉他钟利涛犯病,可能不行了。佟家,佟卓尧一直喝酒借酒消愁,他睡着后,洁白伏在他身上吻了他,但卓尧迷迷糊糊睁眼看到不是曼君,便推开了她。洁白回到家,看着自己与卓尧的合影,打电话给詹森,让他帮自己找一家医院,她想要一个孩子。林叔刚安顿好钟利涛,戴靖杰就回来了,他并不相信钟利涛是真的病的严重,便出言讽刺。钟利涛告诉靖杰佟卓尧做的一切让他明白自己做错了,他做的一切原来并不是为了给钟雯报仇,也不是为了戴靖杰,而是为了自己那一点尊严。戴靖杰告诉钟利涛,他为了钟利涛的计划,变得一无所有,他不会停手。尽管钟利涛想放下一切劝戴靖杰停手,但戴靖杰已经决定不顾一切地夺回他失去的东西。靖杰放下钟利涛的手离开,钟利涛情急之下,病情再次加重,陷入昏迷。佟卓尧在医院陪林璐云检查身体,卓尧去替林璐云拿药单,听到了林叔打电话找戴靖杰,也知道了钟利涛病危的消息。开车回家的路上,卓尧把钟老的事告诉了林璐云,林璐云表示自己已经渐渐地放下了钟利涛带给她的痛苦。律所里,喜嘉正打算去曼君桌上找金禾的合同,曼君却回来了,喜嘉便提醒曼君多注意身体。

第32集

  嘉嘉提起曼君怀孕的事,让曼君很紧张,她还故意提起戴靖杰。晚上回家后喜嘉跟叶洁白说白天的事,她不太相信孩子是戴靖杰的,觉得其中有问题,但叶洁白矢口否认。喜嘉无意间说起希望怀孕的人是洁白,这更坚定了洁白想要一个孩子的心。多多质问袁正铭为什么不接自己电话,袁正铭解释了几句并用合同为挡箭牌后就径直离去。多多哭着回家找曼君倾诉,她让曼君生下孩子她们一起好好养大,并诅咒袁正铭得不到幸福。第二天多多去逛街,路上看到自己憔悴的脸买了许多保养品,销售员推荐她加入品牌作为副业。林叔劝说靖杰去医院看望钟利涛,但戴靖杰并不把他的话当回事,林叔失望离开。阮曼君去戴靖杰办公室,简短陈述了公事后就要离开,却被戴靖杰叫住。戴靖杰想用孩子的事来约束曼君,但被曼君毫不留情地反击。曼君告诉靖杰她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不像他一样孤单。佟卓尧回家告诉林璐云慕琛要回来了,他想让慕琛去看一看钟利涛,林璐云同意了,她告诉卓尧自己跟钟家斗了半辈子就是怕输,但现在才发现大家都输给了时间。卓尧借此想提曼君的事,但直接被林璐云回绝了。林璐云约曼君见面,并把曼君和别人谈合作的一些照片给她看,并告诉她照片的作者是戴靖杰。而这时候戴靖杰收到了许多律师函和违约书,给阮曼君打电话却联系不上她。此时林璐云直接了当地告诉曼君戴靖杰就是钟雯的儿子,而戴靖杰使佟氏陷入困境,曼君也是帮凶。她希望曼君离开卓尧并出面劝戴靖杰放手。林璐云离开后,戴靖杰打电话让曼君立刻赶到金禾。曼君一路走一路回忆一直以来和戴靖杰的相处,猛然醒悟过来之前的一次次巧合和帮助都是戴靖杰精心设计的结果。她去到戴靖杰面前扔下那叠照片,质问戴靖杰为什么要欺骗自己。戴靖杰干脆就告诉曼君,自己和佟卓尧同一个父亲但不同命运。佟卓尧养尊处优地长大,而他在小渔村过活,想回家还被扔下车,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佟卓尧造成的,他不可能原谅。戴靖杰直言自己回来就是为了拿回本应属于自己的一切,但曼君直接问他为什么要利用自己,但戴靖杰却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爱曼君。卓尧在机场接到慕琛,然后就带他去见钟利涛。而钟氏这边,董事会不同意给金禾注资,坚持要等钟利涛回来。戴靖杰向股东保证金禾现在击垮佟氏指日可待,一旦佟氏消失,金禾就会垄断市场。但股东直接表示要等钟老不行了再说。林慕琛正告诉卓尧钟利涛受到严重的刺激,心脏衰竭得很厉害,戴靖杰忽然过来,对卓尧出言不逊。卓尧走后,林叔告诉戴靖杰这次钟利涛就算醒了也出不了院。戴靖杰一个人守着钟利涛,忽然目睹钟利涛病危接受抢救,但最后还是没能抢救成功,钟利涛病逝。 林璐云、林慕琛和佟卓尧正在一起吃饭,慕琛说起卓尧老是忘事,这时戴靖杰忽然闯进来殴打卓尧,觉得钟老的死和佟卓尧有关。佟卓尧表示自己愿意接受调查,戴靖杰愤愤离去。戴靖杰一个人在江边坐了很久,心里的痛苦难以疏解,他去找曼君告诉她这件事,曼君安慰他他不是一个人,卓尧一直在家等他。戴靖杰握住曼君的手,希望她能陪自己一会儿,曼君告诉他只要他愿意,两人一直都会是好朋友。

第33集

  当戴靖杰听到好朋友几个字,失望地放开了曼君的手。第二天,佟卓尧接受了调查。而戴靖杰看着外公的遗像,向林叔交代股东大会事宜,林叔告诉他钟利涛的遗嘱会由律师交涉。而遗嘱上钟利涛将个人名下钟氏的所有股份交由佟卓尧代管,三年内佟卓尧有权决定股权的所有权,三年后没有归属则成为社会基金。戴靖杰不相信遗嘱的真实性,他怀疑佟卓尧和林叔害死了钟利涛,这时佟卓尧决定拒绝股份。律师又给了靖杰另外一封信,钟利涛在信中对靖杰诚挚地道歉,希望他能原谅自己,并劝他不要再和佟卓尧争,因为他应该姓佟。多多投资了果本护肤品并有了自己的护肤美食生活馆,开业当天她热情地接待客人并向大家介绍自己的理念。刚坐下来,就看见了新闻上佟卓尧害死钟利涛的消息。而在钟氏,戴靖杰仍旧觉得是佟卓尧害死了钟利涛,林叔为卓尧澄清并表示愿意为卓尧作证,但戴靖杰不愿意相信。佟卓尧这边,季东和林慕琛都在为卓尧想对策,因为原本有投资意向的公司有的开始拒绝约见了,佟卓尧却并不担心,他决定逐个约见并照常出现,用事实打消子虚乌有的传言。佟卓尧和袁正铭两人聊起公司的事,临走时卓尧劝袁正铭给多多回个电话。多多正在安慰曼君,袁正铭便打电话约她见面向她道歉,并告诉她丽萨已经留在加拿大。第二天,曼君向程老请求如果佟卓尧因为钟利涛的事惹上麻烦,她希望做佟卓尧的辩护律师。而叶氏这边,叶志宏得知了事情经过,决定推后婚期,洁白没有办法,便去律所找曼君,希望她帮忙看住戴靖杰。曼君去金禾找靖杰,想让他明白卓尧是冤枉的,但靖杰觉得是佟卓尧夺走了他的一切,除非曼君用卓尧的孩子为他赎罪,否则他不会停手。卓尧在江边,回忆着和曼君相处的点点滴滴,以及他们怎么一步步走到了现在这种地步。第二天,曼君拿到产检报告,看到已经成形的孩子,想到佟氏的境地,纠结又痛苦,她准备去打掉孩子。曼君找到戴靖杰,给他一份私人协议让他签字,她已经决定去医院把那条命还给他。医院里,曼君正要去做手术,却被赶过来的戴靖杰拉走,戴靖杰告诉她孩子是无辜的,让她别打孩子。这时曼君接到程老电话,得知钟利涛死于呼吸循环衰竭,与佟卓尧无关。曼君开心地打算回到律所,戴靖杰却告诉她他不可能放过佟卓尧。曼君要出发去参加钟利涛的葬礼,多多质疑她是否要和戴靖杰在一起,但曼君表示自己除了担心戴靖杰也担心佟卓尧。多多觉得卓尧不可信,但曼君表示她相信卓尧。葬礼现场,林璐云和佟卓尧也赶到了,戴靖杰告诉佟卓尧,就算没有证据,他也逃脱不了。曼君想劝靖杰,但靖杰却当众呵斥她,卓尧心疼曼君,却又被戴靖杰出言讽刺,曼君不想看到两人争吵,自己离开了。詹森恭喜洁白成功怀孕,这时喜嘉过来告诉她,佟卓尧和阮曼君都不见了。原来,曼君被佟卓尧带回了家,她劝卓尧快回去,但卓尧表示自己不想失去的人只有她。喜嘉劝洁白取消订婚仪式,但洁白觉得这是自己唯一和最后的机会。喜嘉还是在质疑孩子的爸爸是否是佟卓尧,被洁白再度否认。而这时戴靖杰一个人窝在房间里看着外公的遗照流泪。卓尧开车带曼君离开,这时曼君收到洁白的消息,洁白让她务必让佟卓尧出席订婚宴,曼君想劝卓尧,但卓尧告诉她自己不再为任何人而活,就算曼君怀了其他人的孩子他也不在乎。曼君正纠结着,又收到了林璐云的短信,请求她不要带走自己的儿子。

第34集

  林璐云看着佟海振的照片,想起了几年前佟海振得知卓尧和欧菲去了巴黎时犯病的情景,这时卓尧再次带着曼君离开,她觉得这是钟家给自己的报应。而这时曼君也在劝卓尧回去,卓尧表示自己想为自己活一次,他不想失去曼君,但曼君拒绝和一个背负着内疚的卓尧在一起。卓尧不明白两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求曼君再给两人的感情一次机会,让曼君下周六老地方见,他要在那天等曼君的答复,希望以后每年都为曼君过生日。 曼君回到律所后,喜嘉马上打电话通知洁白让她看好佟卓尧,否则她就把事情告诉叶志宏。而曼君去到程老办公室后,程老推荐她去杜伦大学做一年的学期交流会,换一下环境,但曼君有些犹豫。曼君走出律所,遇到戴靖杰来找她,她告诉戴靖杰早知道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她宁愿一开始两人就是路人。戴靖杰再度纠缠曼君,最后提出要曼君嫁给他。佟卓尧从佟氏辞职,并告诉林璐云自己累了,想放弃一切,即时曼君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也爱她。这一切都被门外刚得知自己怀孕的叶洁白听到了,她忽然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毫无意义,她一个人躲起来哭,叶志宏赶到后,心疼地安慰她。戴靖杰为了金禾的事一个一个给客户打电话沟通,但被直接挂了电话,他问秘书林叔的态度,对方告诉他林叔表示一切按照遗嘱来。戴靖杰决定找遗产律师夺回遗产。之后戴靖杰再次找到曼君,逼曼君与自己结婚,而且日子定在离佟卓尧订婚的同一天。如果曼君不同意,他就去佟卓尧的订婚现场把曼君为卓尧做的事当众全说出来。多多陪曼君去医院产检,医生告诉曼君她营养不良缺乏休息,再这样下去胎儿会保不住。多多便为曼君买了很多营养品。另一边,律师们为戴靖杰分析了遗嘱的真实性,告诉他打赢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回到家后曼君收到佟卓尧的短信,告诉她自己会在外滩等她,一直等她到。而这时洁白和詹森在酒吧喝酒,遇到了戴靖杰,洁白得知戴靖杰要去找卓尧拼命,特别担心,到处打电话找卓尧。何喜嘉帮洁白找戴靖杰,她去到孤儿院果然看到了戴靖杰和小宝在一起,将小宝带回房间后喜嘉又找不到戴靖杰了。与此同时洁白从曼君那里知道卓尧在外滩,曼君也心急地出发找靖杰。当她赶到江边时看到何喜嘉带走了喝醉的戴靖杰,便没有上前阻拦。何喜嘉将戴靖杰送回了家,戴靖杰发现她不是阮曼君,便赶她出去。

第35集

  叶洁白坚持订婚礼要按结婚的规格办,喜嘉和叶志宏都劝不了。喜嘉提出自己可以帮忙查清孩子的事,被洁白拒绝。洁白去佟氏找佟卓尧商量订婚的相关事宜,希望他答应自己的事情能认真一次。戴靖杰给了曼君一张金禾收到的法院传票,问她有没有可能打赢官司,曼君告诉他这场官司打不赢,最好趁早还钱。靖杰立马说都是因为佟卓尧他现在一无所有,曼君只好答应尽量帮忙减少损失。这时靖杰又提出让她帮自己打一场官司,声称曼君是自己的好朋友也可能是未来妻子,曼君觉得两人现在这样不知道还是不是朋友,都不快乐。戴靖杰离开的时候遇见了何喜嘉。佟卓尧告诉洁白这一切都是错误的,但叶洁白告诉他请柬已经发了,投资合同也默认了,再过几天事情就可以了解。佟卓尧觉得这一切都是叶家和林璐云的协议,他只能对不起叶洁白。何喜嘉去到戴靖杰家,声称要找自己的耳环,戴靖杰不愿意让她进门,她便搬出曼君。戴靖杰本不愿意相信送自己回家的是何喜嘉,没想到她真的在自己家的地毯上找到了耳环,一时无话可说。佟卓尧在家里的抽屉里发现了阮曼君的怀孕诊断书,发现诊断书是一月三日阮曼君跟他过纪念日的那一天,他意识到孩子是自己的。于是带着诊断书,去质问阮曼君为何骗他,阮曼君却还是否认孩子是佟卓尧的,卓尧只好强吻曼君,逼阮曼君没办法再回避他们的问题。阮曼君承认了孩子的事情,她请求佟卓尧,不要为了她再去找戴靖杰再跟戴靖杰吵,而佟卓尧则想着跟所有人说清楚,取消订婚的事情,可阮曼君不答应,她想为佟卓尧承担一些,把这场戏演完。曼君从律师出去上了佟卓尧的车,被何喜嘉看到并通知了叶洁白。卓尧和曼君一起翻看着漫画,回忆两人曾经的相处。这时洁白打电话给卓尧,被卓尧挂掉,喜嘉提出两人分别去找他们,洁白拒绝了。洁白发消息问佟卓尧买戒指的事情,妥协说让他随便带一对去现场就行。曼君看到信息后便替卓尧回了信息给洁白,说选一对洁白喜欢的,这让叶洁白看了很是开心,而何喜嘉却觉得这是佟卓尧心虚,还想着帮叶洁白查清楚,叶洁白不耐烦地打断喜嘉。 卓尧回家告诉林璐云曼君的孩子是自己的,并告诉她自己与钟老曾定下协议,用钟氏和佟氏的股份,进行三个月的抵押置换。林璐云不明白卓尧为什么不直接用钟氏的股份投资佟氏,卓尧解释道他不想让靖杰觉得他抢走了钟氏。林璐云觉得佟卓尧是在用佟氏在赌,是在要了她的命,但卓尧觉得这些本来就是属于靖杰的。曼君劝卓尧不要再为难自己,她坚持要穿上婚纱和戴靖杰结婚帮卓尧。第二天,卓尧没有听曼君的劝告,坚持要带她去做检查,曼君希望一切结束之前两人不要再见面,但卓尧打算直接到律所,曼君只好自己提前离开律所,没想到在门口遇见了戴靖杰。曼君保证周末会准时出现在周末的婚礼,戴靖杰便拿出戒指让她试。这时卓尧冲过来,曼君赶紧拉走戴靖杰。车子开到半路,曼君便下车离开了。晚上,叶志宏告诉叶洁白金禾可能破产的事,这时洁白突然孕吐,喜嘉连忙告诉父亲洁白是吃坏肚子了。心有疑虑的喜嘉去找到了洁白的诊断书,得知她私自回美国人工受孕的事,但洁白不愿意喜嘉插手。第二天程老告诉曼君金禾破产要进行资产清算的事,曼君决定自己去办,以免戴靖杰再出手坏事。佟卓尧去找林叔谈钟利涛生前要求的置换股权合作,并希望林叔把佟氏现在的情况告诉戴靖杰,让靖杰觉得佟氏可能过不了这一关,就会变成钟氏的。刚和林叔谈完,戴靖杰就来了办公室,指责林叔跟仇人谈合作,是想让钟利涛死不瞑目。林叔很生气戴靖杰说的话,怪责他把金禾搞得资不抵债,还想再折腾钟氏。离开钟氏后,佟卓尧发现自己的记忆越来越差,总是忘事。他回家跟林璐云说了自己在办的置换股权的事情,林璐云再次怪责卓尧。卓尧只好跟林璐云解释,自己是按照钟利涛的意愿,想最后把所有钟氏的股份亲手交到戴靖杰的手上,化解两家的恩怨。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共 1 页  
主题: 《如若巴黎不快乐》31-3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