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芝麻胡同》16-20集
阅读: 38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258
本群积分:15241
1 楼

第16集

  牧春花告诉吴友仁,他想要什么她心里清楚,直接绑了带走不就完了,何必来这套虚情假意的。看不过吴友仁对牧春花动手动脚,郭秉聪掏出从遗老那儿买来的老式毛瑟枪对准了吴友仁,郭扣动扳机时不料火药炸了膛,崩花了郭的脸。吴友仁拿过那把毛瑟枪对郭说,没想到你小子这么有种。他又轻声对春花说:“我没有娶你的命,可是我攥着严振声的命呢,只要你跟我做一天的夫妻,姓严的我保他不死,全须全尾儿走出半步桥。”

第17集

  牢门开启,严振声被狱警解下镣铐,严说没想到大限提前了,他忙取过那身上等料子的“行头”。狱警说,不用穿了,你的案子查无实据。严振声走出半步桥监狱,他看到了小桥对面的春花和禄山。严悲喜交集,春花朝着严微笑着,随即她拦住一辆洋车离去,严欲让禄山拉上他去追春花,禄山说,春花刚刚吩咐过,说自己正在守孝期间,头七还没过呢,她就不陪老爷您了。小黑子、高禄山陪着严振声到清华池搓澡,没料到碰上了佟麻子,一言不合差点动起手。

第18集

  小黑子在沁芳居门口碰到之前在大牢里打过照面的海淀猪头飘,猪头飘当时跟严振声住对门。两人来到酒铺喝酒,黑子说起喜欢一姑娘,但姑娘嫌他穷,他做梦都想开一个自己的酱菜园子。猪头飘开导他说,说给他一个能马上发财的办法。“不用害人,谁害人,咱们害谁。你要学会整治强盗,就是要成为从强盗的碗里夺食的江湖义士。”此语使小黑子眼前一亮。 牧春花晚上邀了伙计茶壶康和当班的大汉喝酒,下药把两人迷昏,企图当晚杀了佟麻子报仇。

第19集

  小黑子买下原郭秉聪家在东城的酱园,领着孔师傅来到酱园,孔老痴感慨万千,毕竟这里是花了半辈子心血的地方。小黑子平日里不露痕迹,仍是布衣长衫在沁芳居站柜,酱园的一切交由名义上的老板打理。他租下一处小院,并告诉哥们儿,自己要娶一个落了排的没毛凤凰,她是小黑子此生唯一中意的姑娘。致美斋的伙计提着食盒鱼贯而入,哥们儿问小黑子为什么不直接去酒楼。小黑子说,穷人咋富最忌显摆,露了白就招来了祸。哥儿俩把酒言欢,说佟麻子怕死,笤帚疙瘩也能把他吓尿了。

第20集

  严家北屋内宅里,林翠卿拎着严振声的耳朵训斥着,她说严好色,说你想就想了,干嘛不跟我提前打个招呼呢,现在的局面,弄得咱们两口子里外不是人,让下人们笑话不说,春花那你也没法交代。严说,喝酒的人真醉大发了就麻了,不可能会干什么。林根本就不相信,说酒是色媒人,男人喝完酒什么事干不出来。此时禄山在屋外传话,说侦缉队的人在佟麻子的带领下要进院查赃物。又气又恼的严振声冲出屋门,顺手抄起院门口的镐把与禄山、小黑子、宝翔、福子一同来到宅门外。

《芝麻胡同》6-10集

《芝麻胡同》11-15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共 1 页  
主题: 《芝麻胡同》16-2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