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因法之名》21-25集
阅读: 67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557
本群积分:16622
1 楼

第21集

  新婚之夜,葛晴被送进了新房,幸福使她眩晕,从小梦想的幸福终于实现了。听动静子蒙回来了。子蒙告诉她他要回姥姥那边睡。葛晴吓了一跳: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啊,你怎么可以离开我。子蒙说着就要走。葛晴急忙在后面追:为什么。我是你的妻子了,你为什么不能碰我。你不能撇下我,我会死的。可无论她说什么,子蒙甩上门就消失在黑暗里。葛晴崩溃了,她摸起手机,却不知道打给谁,最后拨通了邹桐的电话。在电话上她放声大哭:邹桐帮帮我,他走了,他丢下我走了。独自回到姥姥家的子蒙非常伤心,他在妈妈照片前诉说着自己的心路历程。他告诉妈妈自己结婚了,但是新娘不是邹桐,子蒙哭的很伤心。葛晴独自在家十分恐惧,绝望中给邹桐打了电话。邹桐来陪伴葛晴,把她哄睡之后,邹桐看着这个与她纠葛甚深的男人的新房。一张张被放大了的结婚照挂在墙上,上面的葛晴很开心,但是许子蒙的表情却特别的冷漠。仿佛这个新浪并不是他一样。邹桐发现子蒙把她当年的留言贴在电脑上,甚至是当年念书时候的橡皮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珍藏着。可是,看到葛晴受到的打击还在为子蒙说话,邹桐大骂了子蒙一通,子蒙表示会试着让葛晴不受伤害,让葛晴回到父母身边。但葛晴哭哭啼啼弄得子蒙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第22集

  王守一和邹桐去找郑天了解情况,郑天不情愿地打开了门,邹桐说我们是来了解袁立芳当年做证的情况的。在那份证言里袁立芳说那个时间她和你在一起是真的吗。郑天问她为什么突然又想起问这个,邹桐说许家十七年来一直在申诉,检察机关在复查这个案子。郑天说是真的。我老婆和许志逸根本没关系,那天我们一直在一起。至于袁立芳的死因,郑天说是她擦窗户的时候失了足,根本不是自杀。王守一通过旁敲侧击发现了郑天至今无法忘怀当年的感情,于是和邹桐去监狱侧面观察一下许志逸。仇曙光也是调查无果,但是仔细分析最终发现许志逸当天有十五分钟没有对上,葛大杰的解释令他无法信服。根据时间段,仇曙光终于找到了缺失的十五分钟。在和葛大杰的据理力争中,葛大杰认为那十五分钟并不重要,因为勘察报告显示没有外人进入,凶器也是根据许志逸口供找到的。但仇曙光认为过去的侦查手段有疏漏,一定要把整个案件仔细的调查一遍,把一切疏漏的地方全部堵上。邹桐和王守一来到监狱,看到许志逸在监狱当中如鱼得水,积极组织文体活动非常活跃。因为子蒙的姥姥听说要给许志逸翻案,跑到省政府和省法院去闹。王守一和邹桐刚回来,就被下令停止调查,让他们暗中找新证据。邹桐明白了当时父亲邹雄为什么没有顶住这种舆论压力,而进行了起诉。

第23集

  邹桐又见到了刘成,刘成的案件感动了她,她劝说陈硕帮刘成申诉。陈硕终于找到了当年许志逸不在现场的目击证人,打算和邹桐一起去取证。陈硕接陈谦和出院,陈谦和问他是否做好了让爸爸蹲监狱的准备也要代理这个案子。回到家后,陈谦和拿出藏了十七年在许志逸家中采集的两枚指纹报告,足以证明案发现场并不封闭,也就意味着许志逸并不是唯一嫌疑人。因为当时陈母数落陈谦和不如许志逸,也就在那个时候凶器被打捞上来,这就意味着这两枚指纹说明不了啥,一念之差就藏了起来。但是这十七年来备受良心的折磨和煎熬,陈谦和让陈硕拿走证据,父子俩回到家,陈谦和先打发老婆上街买菜。他现在对陈妻说话,总有些命令的意味,奇怪的是陈妻也服从。家里只剩下父子俩,陈谦和从抽屉最里面把他当年手写的指纹报告拿了出来交给了陈硕。陈硕低头看着,几行汉字怎么也看不懂了。他说爸这到底什么意思啊。陈谦和说意思就是当年我还发现了两个指纹,但我隐瞒了,没把这份报告交出去。陈硕问为什么啊。陈谦和问你想不出来吗。陈硕说我想不出来。您一直是个小心谨慎处事严谨的人,您怎么会这样。陈谦和流泪了,说起当初妻子对他的看不起,成天拿着许志逸来数落他,在他心里引起的对许志逸的反感,出事以后,他认定了许志逸是罪犯,还有发现这两枚指纹那天家里又发生了矛盾,在他心里激起的愤怒。于是,一念之差,他把这份报告藏起来了,安慰自己说在门框外发现的指纹,和犯罪现场没关系。他说从那以后他再没睡过一个好觉,没过过一天平静的日子。他的胃病,就是那以后得的,而且久医不愈。每当他被胃疼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受惩罚了。他说现在我再给你这个证据,许志逸并不是惟一的犯罪嫌疑人,你去打赢你人生中最重要的这个官司吧。陈硕吓得连连后退,他说爸别逼我,我得想想。

第24集

  邹桐来找陈硕去寻找当年案发时候有可能会看见的目击证人,但是陈硕拒绝了。几天不见之后的陈硕终于出现。邹桐说你怎么啦。陈硕说没事。邹桐说那赶快过去吧。陈硕说我昨天逗你的,我什么人也没找到。另外,我最近很忙,不代理这案子了。托您件事,您能帮我和庄桂花解除委托协议吗。邹桐问你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陈硕说没事,我只是忙,说着就要走。邹桐扯住他不许他走,说你知道我很困难吗。我们院里决定终止对许案的复查了。陈硕说你们院里做得对,这案子本来就是案上钉钉的事。邹桐觉得陈硕好奇怪,说我们都是学法律的,法律人不应该追究真相吗。这案子明明有疑点。陈硕说真相是不可以追的,它太可怕,坚持要走。邹桐说我不能让你走,我需要你支持,我们已经开始了,不能放弃。可无论她说什么,陈硕到底还是走了。邹桐她不停地给陈硕打电话,但陈硕索性关了机。邹桐知道有事情发生了,陈硕可能是发现了对许案至关重要的证据,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她一定要弄清真相不可。而此时,陈谦和的内心也非常的纠结,他把真相告诉了自己的妻子。陈硕发现爸爸的情绪很危险开始劝阻二老,陈硕让他无论做什么决定一定要通知他,陈谦和无奈的答应了。子蒙和葛晴摊牌了,但是葛晴就是不死心。

第25集

  葛大杰知道子蒙和葛晴的事儿后,让葛妻将女儿接回来,条件是葛晴必须和许子蒙离婚,这让葛晴无法接受。陈硕回到家,和父亲关上门说话。他说爸从现在开始,我是您的律师,您要听我的。您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但只要您听我的,我可以保证您无罪的。我仍然建议您不说,如果您不说受不了,那么您一定要记住,无论到什么时候,任何场合,任何人面前,您坚持当时您不是有意藏匿,您只是认为门框外不属于犯罪现场,这两枚指纹没意义,您记住了吗。陈谦和只敷衍着答应了陈硕提出的要求。而这时的邹桐依然锲而不舍的寻找目击者,当她终于找到目击证人梁阿姨的时候,没想到作为梁阿姨代理律师的陈硕突然出现,梁阿姨矢口否认说见过许志逸。陈硕无奈之下说出了陈谦和隐瞒证据的事实,这让邹桐陷入到了两难的境界,因为到了法庭陈谦和很有可能因隐匿罪证被判刑。邹桐随陈硕去找陈谦和,陈谦和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他作为警察的一员,他首先要将证据交给局里。当葛大杰和曙光来到陈家时,陈谦和指着院里的防盗门说这就是许志逸家当年的防盗门,并指出指纹的位置意味着现场有第三者的存在,葛大杰认为陈谦和只是犯了错误在党小组开会时要做检讨,但始终认为无论什么证据都无法改变凶器的事实。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共 1 页  
主题: 《因法之名》21-2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