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因法之名》26-30集
阅读: 77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557
本群积分:16622
1 楼

第26集

  在回去的路上,葛大杰嘱咐曙光,如果此案真的存在隐情,他还是希望曙光能够第一时间破案。而许子蒙终于下定决心去看望许志逸,但长久的愤恨使他对许志逸充满了厌恶。邹桐理解和同情子蒙,十几年的折磨让他早已丧失了爱人和被爱的能力。尤其许子蒙早已经认定了许志逸就是杀害其妈妈的凶手,是他毁掉了那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毁掉了他的光明,毁掉了他的一切。邹桐回到家里,母亲就复查许志逸案一事与邹桐深刻交谈,两个人都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而邹桐也是表示要继续查下去。邹桐找到陈硕,两人在咖啡厅坐下了。邹桐问伯父怎么样了,陈硕说他一直不说话,这是我最担心的。这件事折磨了他十七年,我怕他做出错误选择。邹桐说你回去告诉他,那件事,就算过去了。我想过了,正如葛大杰说的,当年给许志逸定罪,也没靠这个证据,现在如果我们想查清许志逸案,同样可以不依靠这份证据。你不是找到目击者了吗。只要目击者能证明,在案发时间许志逸和袁立芳在一起,证据链不就断裂了吗。陈硕说我只怕只要这案子翻起来,我父亲藏匿指纹鉴定报告的事就会被抖出来。邹桐说我相信你有办法保护你的父亲,许志逸的案子交给我吧,我有信心绕过指纹的事查明真相。所以一切的焦点都在目击证人梁阿姨身上。

第27集

  自从上次陈硕和邹桐去找过梁阿姨,梁阿姨便依照陈硕的指导活学活用,无论邹桐和陈硕怎么解释一口咬定没看见。而在调查过程中,王守一发现现场的那根燃烧的蜡烛是被子蒙的姥姥回家后吹灭的,在现场勘查报告上,注明当它被吹灭的时候,还剩下4.8厘米。警察曾经注意过这根蜡烛,据许志逸交待,当初那根蜡烛有一乍长,后来子蒙的姥姥也证明了许志逸的说法:头一天许子蒙曾经拿着这根蜡烛点燃了玩,是姥姥给他抢过去吹灭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场勘察和审讯中都注意到蜡烛的细节,却没做蜡烛燃烧试验,也许,许志逸交待出了凶器的去向,导致警察忽略了这件事。王守一说,如果做一下燃烧试验,不是可以更准确地知道受害者的死亡时间了吗。而与此同时,曙光也找到了蜡烛疑点,做起了蜡烛燃烧实验。而在梁阿姨只字不提的情况下,陈硕找了一帮曾经听梁阿姨讲过的阿姨们并答应为大家免费提供法律咨询,梁阿姨终于同意作证,这让邹桐对陈硕更加刮目相看。此时,警局也是一片忙碌,曙光在作案时间上提出了新的质疑,提出了第三者出现的可能,但这仅仅是可能,无法说服葛大杰。葛大杰去了一次监狱了解许志逸的情况,对他的偏见更深了。邹桐和王守一去监狱提审许志逸,通过许志逸的口述和取得的一些相关证据。

第28集

  检察院正式召开了会议,邹桐和王守一向院里汇报了对许志逸一案的复查情况。复查情况可认定,许志逸案原判证据薄弱,证明力不足,原有证据不足以认定案件为许志逸所为,本着疑罪从无的法治理念,应依法判许志逸无罪,建议省检察院提出抗诉。与会所有人员都神情严肃,人人都惦得出这个案件的分量和它将会带来的风暴。葛晴被这个消息完全激动起来了。如果许志逸无罪,那么说明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误的,父亲一直因为她的婚姻不肯原谅她,现在是父亲错了,他应该原谅了吧。她可以回家了吧。她回了家,葛大杰还没下班,母亲一看到她就吓住了:你父亲还没原谅你,你怎么敢就这么回来了。让她赶快走。葛晴说妈我没错,许志逸是被冤枉的,检察院正复查他案子呢。是我爸当年办了错案,他给子蒙一家造成了伤害,错的是我爸。她正激动地说着,母亲不出声了,葛晴回头一看,父亲正站在她身后,用可怕的目光盯着她。葛大杰狂怒,说他这辈子都不会接受他们的婚姻,然后就把葛晴赶了出去。庄桂花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听到抗诉的消息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子蒙却根本不在乎是否是冤案,因为生活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依然无法挽回,邹桐也感觉得到语言上的无力和苍白。葛晴仍然在想方设法讨好子蒙,她去看望奶奶却更让子蒙更加厌烦。此时的曙光认为案件存在着合理怀疑,就一定要搞清楚。陈硕跟邹桐出去放松放松喝喝酒,说出了真心话。而此时,省高院却驳回了检察院的复查申请。得知消息后的子蒙奶奶决定出院。

第29集

  庄桂花听到这消息决定放弃后面的全部治疗,她不想让许志逸出来之后什么都没有,也不想浪费子蒙的钱,这让邹桐非常恸容。邹桐教训子蒙,让他马上到医院来。不管怎么说,庄桂花是你的亲奶奶,就算那案子是你父亲做的,和你奶奶也没关系。她为了你父亲的案子坚持申诉了十七年,她的日子不多了,她一直在叫着你的名字,你不要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子蒙终于答应了。子蒙去见了庄桂花。骨肉亲情化解了所有的矛盾,让人为之唏嘘。是夜,省检察院召开了检委会会议,会议上检察院一致决定向最高检提出建议,由最高检向最高法提出许志逸案件的抗诉。还没有听到这消息,庄桂花就已病危抢救。当抢救停止的时候,邹桐赶过来告诉庄桂花这个消息让她要等啊,这时奇迹出现了,监视仪重新响了起来,子蒙不禁紧紧的握住了邹桐的手,这让葛晴很难过。葛晴约邹桐相谈,葛晴嘱咐邹桐尽量离子蒙远一点,她认为正是邹桐与子蒙的剪不断、理不清的复杂关系才导致自己始终不能赢得许子蒙的心,若是邹桐不离开,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虽然邹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告诉葛晴许子蒙现在的情况不可能爱上任何人,但是葛晴始终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而正在此时,曙光还在追查许案当中DNA的线索,如果最高院再审,许志逸被判无罪的话,葛大杰嘱咐曙光一定要查清楚。

第30集

  在法庭上,一幕幕的往事重新浮现,曾经的幸福家庭,被排挤围攻的子蒙,被沉重的铁门关进监狱的许志逸,十七年间物是人非。审判长宣读判决结果,由于许志逸杀害柳某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判决原审被告许志逸无罪。许志逸终于被证清白了,庄桂花等到了儿子后溘然长辞。临行前庄桂花将许志逸的手和许子蒙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嘴里念着回家、回家。这是老人一生的心愿。邹桐完成了父亲的心愿,但死陈硕很担心自己的父亲陈谦和。许志逸出来后,也要面对未来的生活,十七年的监狱生活已经让他与外界格格不入,当他得知葛晴是葛大杰的女儿如今是自己的儿媳,不禁感叹三十年河东河西。市里召开专门的会议研究追责的问题,首先第一步,要求公检法部门一起向许志逸公开道歉。检察院和法院都同意道歉,只有葛大杰不同意。他说许志逸就是凶手,只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让他钻了法律的空子。政法委书记恼怒地说既然如此难道不应该道歉吗。现在外面的压力有多大,你得为大局着想。葛大杰说我向组织上道歉,向广大人民道歉。检察院的同志本着疑罪从无的精神申请再审,但我绝不向许志逸道歉。政法委书记说老葛你吃亏就在你这个犟脾气,葛大杰说对不起,在没能证明他不是凶手以前,我绝不道歉。说着就愤然而去。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共 1 页  
主题: 《因法之名》26-3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