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因法之名》31-35集
阅读: 83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557
本群积分:16622
1 楼

第31集

  一个无辜的人被关入狱十七年,社会舆论汹汹,要求处理当年案件承办人的呼声很高,一定是要追责的。但是葛大杰表示法院是本着疑罪从无的精神判许志逸无罪,无罪不等于无辜。葛大杰表示宁可提前办理退休也绝不去道歉,毕竟葛大杰为了这个案子可以说失去了两个生死与共的战友。葛大杰将希望寄托在远在云南查找DNA库的曙光身上,一定要证明根本没有第二个嫌疑人。曙光这个时候,曙光还在四处奔波。在遗传研究所同样碰了壁,但那儿的人又给他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云南,有一家研究所在研究少数民族的遗传基因,不知道那儿能不能找他想要的东西。助手小刘一听就觉得没有希望:难不成这个人还会是少数民族。曙光拍拍他:要穷尽一切可能。两人还是风尘仆仆来到了云南。果然如他们所料,他带去的图谱在那家研究所对不上。所有的努力都归于了零,曙光反倒出了口气。总算穷极了一切可能。在和小刘离开的时候,他对小刘说,当了几年刑警队长以后,他知道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有的案子哪怕你使出浑身解数,也可能破不了。但如果你穷尽了一切可能,破不了也心安。许志逸这个案子,给他的感觉就是当时没穷尽可能的案子。现在他们穷尽了,可以回去交差了。正在绝望当中一个叫做夏妤的女孩给了他们希望。夏妤是南方大学专门做少数族裔DNA样本的研究课题。通过DNA的图谱,夏妤指出这个基因和一个少数族裔图谱相似,一部分姓白一部分姓毕,大多分布在山东河南一带。曙光对夏妤一见钟情,大胆的表达了爱意。

第32集

  曙光从河南追到山东,在一个古老的村落里,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提供了一个线索:他们这一支在迁徙的过程中先后改姓一部分改姓白,一部分改姓毕,其中姓毕的那一支又有一个分支迁往外地。曙光在打听他们都是迁往何处的时候心剧烈地跳了起来:他听到了自己城市的名字。曙光火速地赶了回来。曙光把全市姓毕的全筛了出来,终于在其中发现了一个,叫毕四新,在1996年,他曾经在许志逸那个宿舍里干过电工,但在在案发前一年就辞掉了工作,如今开了一家小超市谋生。这一天,老实巴交的小超市老板毕四新被社区叫了去,说有周围的邻居投诉他们在超市门前乱摆商品,影响交通。社区主任很客气,给他倒了杯茶,让他以后注意。毕四新唯唯诺诺。等毕四新走了以后,曙光从里间出来,用一个塑料袋装走了那个纸杯。曙光带着这个纸杯当夜赶往公安部。第二天深夜,葛大杰家的电话响了。焦急不安地等在那里的葛大杰没等响第二声就拿起了电话,电话里,曙光用激动得发抖的声音告诉他,全对上了,DNA和留在门把上的指纹,这个案子,是毕四新做的。葛大杰彻底愣住。当曙光出现在毕四新面前,向他亮出逮捕证的时候,毕四新奇怪地咧嘴笑了一下,他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曙光他们终于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毕四新,毕四新交代了杀害柳莎莎的犯罪事实。真凶被抓捕,葛大杰不禁深深的自责,埋怨自己当年没有听从邹雄的劝告。曙光说这是因为接受了陈谦和当年关于DNA的解释还有隐藏了指纹的缘故。这让葛大杰很难接受,坚持责任和错误都是自己的。而此时,陈谦和决定去自首。

第33集

  当邹桐赶到的省检院渎职监察局的时候,陈谦和已经按下了手印。在回家的路上,陈硕看到父亲像个孩子一样安然的睡着了。葛大杰来到政法委,说真凶抓到了。政法委书记说我刚刚听说。葛大杰突然老泪纵横,说我干了一辈子公安,没想到给警察抹黑了。他拿出了一张纸,却不是提前退休申请,而是一张请求处分的报告。他说我不能现在就退休,我给警察抹了黑,我得亲自擦干净它。我希望得到应有的处分,然后让我做为一个普通警察发挥余热。政法委书记沉默一阵,说恐怕你得停止一段工作。许志逸案引起的社会反响太大,各界都呼吁要追责,他首当其冲,组织上决定你暂时停职检查。葛大杰沉默了一阵,说我要去向许志逸赔礼道歉,政法委书记说正在安排,公检法三家一起,葛大杰说公安局的正式道歉再安排,我只想代表我自己先去给他道歉。葛大杰来向许志逸道歉,许志逸发火说我父亲因我而死我儿子变成了这个样子,补偿得了吗。但当他看见葛晴进来马上回过神,连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葛大杰看见葛晴气得转身走了。子蒙始终无法接受葛晴,心里充满了内疚,去找邹桐商量,邹桐劝他不要伤害葛晴,好说好散。葛大杰冠心病住院了,邹桐去医院看望葛大杰。葛大杰的冠心病发展得已经很严重了,很虚弱地躺在床上。他看到邹桐笑了,自嘲地说这个葛叔叔居然变成了病老头。邹桐难过地劝葛大杰好好治好病,与此同时也跟葛大杰透露了葛晴的状况。病榻之上与思女之情,葛大杰心软了,他终于松口答应只要离婚,葛晴就可以回家。

第34集

  邹桐把葛大杰的松口答应,只要许子蒙和葛晴离婚,就可以让葛晴回家的想法告诉子蒙,让子蒙温和处理,一定不要再伤害到葛晴。邹桐请陈硕吃饭,询问陈硕如何帮刘成查案。子蒙听从了邹桐的建议,温和的向葛晴提出了离婚的想法,但是葛晴又哭又闹,坚决不同意离婚。在许子蒙跟葛晴表达了想要离婚的想法之后,葛晴急中生智,自作主张叫来了许志逸一起吃饭并帮她劝说劝说,谁知许志逸的到来却起到了反作用。许志逸不发话还好,他以劝说反而让子蒙怒火中烧,结果子蒙指责许志逸没资格说三道四,要不是他风流成性,妈妈也不会惨死,愤然离去。葛晴和邹桐见面,邹桐怕葛晴因为子蒙多想就找了陈硕做男朋友当挡箭牌,咖啡厅里,面对着葛晴的质疑,陈硕大胆的与邹桐近距离接触,还故意占了便宜的亲了邹桐的脸颊。邹桐惊讶之余却只能故做镇定,但是两个人的情愫都早已根植各自的心里,慢慢萌发起来,只是那时候的两个人谁都不肯说出来而已。而为了许子蒙和葛晴离婚的事情,从小像疼爱妹妹一样疼爱葛晴的仇曙光也过去劝葛晴,曙光告诉葛晴,葛大杰没有那么决绝,他还是很担心自己的女儿的。曙光更是出主意道,哪怕先离婚了,以后子蒙再来和她和好也可以,怎知葛晴不为所动,执拗的认为葛大杰专制霸道。

第35集

  子蒙执意要与葛晴离婚,葛晴十分伤心。这时,为了办理因历史原因已经申诉四十年一个叫刘成老人的冤案,邹桐和陈硕到档案馆寻找当年的案卷,两个人的感情逐渐升温。子蒙姥姥和许志逸到家来坚决不同意离婚的事儿,子蒙一气之下冲出屋门。葛晴来探望父母,又与父亲发生了争执,临走时葛妻劝女儿说,子蒙再好,他不爱你,你还拖着干什么。放弃吧。但葛晴却不肯答应,说既然爸爸不愿意见我,我就不惹他生气了。她把一个老式的警微从包里取出来交给母亲,说这是我小时候爸给我的,说有它可以防身。现在爸有病,给爸爸吧,让它保佑爸爸康复,说完就走了。葛妻把那个警微拿回来交给葛大杰,葛大杰拿着,突然觉得心悸,他说这是我给她防身的,你为什么要接过来,赶快给她送出去。葛妻说你这是何苦呢。又挂念她,又不肯见她。拿着警微去追葛晴,人已经不见了。他们都没想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葛晴。自从葛晴留下警微走后,葛大杰总觉得不安,打了一个盹儿,一个机灵醒了,醒过来就让老伴给葛晴打电话,说他想明白了,不管怎样都是他的女儿,他想和她好好谈谈。葛妻一听急忙给女儿打电话,电话接通了,没人接,一会儿发回了短信,说她不方便接电话,有空会打回来。一直到晚上十点一刻还没打回来,葛妻又打,电话一直响,却没人接起来。葛妻不敢告诉葛大杰,谎称接通了,女儿答应明天来看他,暗里却给子蒙打了电话,问他葛晴在哪里。子蒙回答葛晴在家里,很好,只是心情不好不想打电话。第二天早上葛妻带着曙光来到子蒙家,却发现只有许志逸在家。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共 1 页  
主题: 《因法之名》31-3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