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因法之名》36-40集
阅读: 22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193
本群积分:14931
1 楼

第36集

  曙光推开卧室门发现葛晴已经被害身亡,而洗手池内一个带着血水的钢锥,许志逸正在试图销毁证据。曙光立刻抓住许志逸并勒令他立刻联系子蒙,许志逸唯唯诺诺的答应了曙光的要求,谁知刚一接通电话,许志逸就让子蒙赶紧跑。曙光马上把子蒙的车号报给了交警,布署全城围堵子蒙。不久就从一个出城的收费路口传来消息:许子蒙驾驶着他的奔驰车,闯关出了城,上了一条省道。多辆警车呼啸着开出去,在省道上展开了一场惊险的大追捕。曙光不断通过扩音器要求子蒙放弃抵抗,束手就擒,否则一切后果自负,子蒙不回答,只是驾着车拐来拐去。因为省道上过往车辆和行人太多,曙光不许开枪,只是在后面紧追不舍。又到了当年许志逸跳河的地方,子蒙停下了车,从车里钻出来,望着同样暴涨的河水,高高地举起了手,被曙光戴上了手铐,全城通缉。子蒙抓起包就往外跑。大雨中,仿佛追捕许志逸的现场重现,子蒙跑到当年父亲被捕的河边停了下来讥讽着看着越来越近的警车,曙光面对子蒙的挑衅将他逮捕。此时,邹桐和陈硕正在乡下忙着刘成的冤案,刚刚知道葛晴遇害、子蒙被捕的消息。葛大杰想起往事历历在目,说起来这一切都是他把对自己的不满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与此同时,曙光觉得自己失职更加痛恨许子蒙。

第37集

  曙光在提审许志逸的过程中,许志逸交待在那前一天,子蒙和葛晴又因为离婚的事情发生了争吵,子蒙恶狠狠地说如果葛晴自己不离开,他就用另外一种方式让她在自己的生活里消失。许志逸回去,越琢磨越觉得这话可怕,于是一大早就想来看看。来的时候屋门锁着,屋里没动静,他用备用钥匙打开门,看到发生了惨案,床上扔着一把钢锥。他以为是因为之前的吵架让子蒙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一直自觉对不起儿子的他救子心切,他怕钢锥上面留着儿子的指纹,就赶快拿着去冲洗以消灭证据,恰巧正在这个时候,曙光破门而入,将他抓到。而曙光却在审讯子蒙陷入了困境。从被捕以后子蒙就保持着沉默,无论审讯人员问他什么都拒不回答。正在审着的时候,外面来了消息,陈硕拿了有子蒙姥姥签了字的委托书要求会见子蒙。因为要进行尸检,葛大杰和妻子去与葛晴的遗体告别,在门口的邹桐也伤心欲绝。但是邹桐始终相信子蒙绝不会杀害葛晴,并让陈硕能够作为子蒙的辩护律师,陈硕始终拒绝。邹桐的坚持让葛妻非常不解和气愤,这也让邹桐非常的痛苦。由于子蒙拒绝了陈硕的要求,陈硕更是理所当然的不想再帮子蒙辩护,但是邹桐三番五次的来找陈硕,陈硕阴阳怪气的就是不同意。直到邹桐向他求婚,这让陈硕终于答应了下来。

第38集

  所有的人都相信是子蒙干的,这让邹桐很是痛心。由于对子蒙的偏见和失去妹妹葛晴的缘故,曙光审讯的时候认定子蒙就是凶手,子蒙轻蔑的一句话不说。金钱至上的丁律师,因为儿子去非洲做了志愿者大受刺激,决定重回年轻时的理想为正义而战,要和陈硕一起代理子蒙的案子。子蒙虽然因为邹桐的缘故接受了陈硕为辩护律师,但是对案情一句话不说。警方开始了全面的调查,包括两个人的生活细节,这也更让人觉得葛晴婚后生活的不易和不幸。现场勘查,门锁没被破坏,是和平进入,在卧室里曾经发生打斗,地下丢着一段白色的晾衣尼龙绳,而塞住她嘴的是一块白毛巾,经检测,和葛晴家的毛巾属于同一织物纤维。把毛巾拿来给葛妻辩认,她说是女儿家的。她去女儿家看到毛巾架上搭过。她曾经建议买一些带花的毛巾,但葛晴说子蒙只喜欢纯色。走访邻居,邻居说头一天晚上十点左右,曾经听到葛晴屋里传出激烈的争吵和家具发现的声响,争吵的双方,一听就是葛晴和许子蒙。曾经有邻居想过去劝架,但许子蒙粗暴地拒绝了。这夫妻俩经常有争吵,所以邻居也没过多地注意。根据警方的检验结果,葛晴指甲里,有子蒙的血。子蒙的车里有葛晴的血。葛大杰知道后嘱咐曙光要将所有的时间,所有的节点,所有的证据都做实了,不要留下遗憾。子蒙得知是邹桐让陈硕做代理律师的,勉强同意了,但是却拒绝会见,陈硕百思不得其解,邹桐了解子蒙,认为子蒙是想向警方挑战。

第39集

  由于找不到血衣,曙光为了避免重现当年的错误在全面调查案件。而陈硕和老丁也在尽其所能查询许子蒙案的蛛丝马迹。由于子蒙创作的完美谋杀案和给邹桐的信,让本来对子蒙有偏见的曙光更加确信子蒙就是杀死葛晴的凶手。邹桐来接葛妻出院,可是葛妻仍然无法原谅邹桐,她深陷于失去女儿的痛苦中无法自拔。这时,公安已经整理案卷向检察院移交。邹桐急中生智,让陈硕把当年那句留言告诉子蒙。陈硕再次请求会见。在见过葛大杰以后,子蒙一直情绪低落,见了陈硕话都懒得说。陈硕说知道吗。我曾经想解除委托的。子蒙嘲笑地说那何不解除呢。陈硕说只要你愿意,现在我们仍然可以解除。在你做决定以前,我把一段话转告给你。说着就把邹桐告诉他的那段话背了出来。子蒙如雷击顶,顿时呆住,问他怎么知道,谁告诉他的。陈硕说是邹桐让我转告给你的。子蒙热泪盈眶:我知道是她,我早就知道一定是她。陈硕说在所有人都相信是你作了案的时候,只有她相信不是你,坚持让我为你做无罪辩护。她让我告诉你,你曾经说过,是她把你带到阳光下,又推回到黑暗里,她要你知道,这世界上阳光始终存在,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站到阳光下。你自己曾经把她当成你和这个世界的惟一的联系,我想你现在会知道,这联系并没被掐断,它始终在那儿。子蒙终于敞开了心扉,说出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版本。

第40集

  邹桐问陈硕会见情况怎么样,陈硕把子蒙自己的说法告诉了邹桐。那天下午,他接到葛晴的电话,时间应该是在葛晴去医院看过父亲以后。她说她同意离婚了,要子蒙回家,两人签离婚协议,于是,子蒙驱车回了家。整个下午两人之间的气氛都不错。要分手了,子蒙觉得自己伤害了葛晴,确实对不起她。他向葛晴道歉,说以后离婚了,他愿意把葛晴仍然看成自己的亲人,说到激动处,两人都很动感情。也就在这时候葛妻来过电话,葛晴没接,回了短信。但接下来的事情又回到了老轨道:葛晴觉得两人仍然旧情未了,又恳求子蒙不要离婚,不要丢下她。葛晴的出尔反尔让子蒙怒火万丈,两人开始发生了争吵,一直吵到十点,他实在忍耐不住,撕掉了离婚协议。他撕协议的时候葛晴过来夺,在那个时候抓伤了他的手。他把撕碎的离婚协议丢进马桶然后怒冲冲离开了家。他来到地下车库,坐在自己车上,觉得又痛苦又绝望。正在这时候他听到了熟悉的猫叫,那是他一直喂养的一窝流浪猫。听到猫叫,他随着猫下了车去喂猫,在猫窝那儿蹲了一会儿,其间接过葛妻的电话和许志逸的电话。后来他就驱车离开了小区,发誓再也不回来。当从许志逸嘴里听说警察在抓他的时候,他才知道葛晴出了事。邹桐说你现在还相信是他干的吗。陈硕说我不管我的当事人干没干,作为律师,我只需要提出本案的疑点就可以了。邹桐告诉陈硕子蒙的案子已经移交到检察院准备起诉了,根据法律规定,律师这时候可以要求看卷、复制了。陈硕马上赶到检察院,复制了许子蒙案的全部案卷。陈硕和老丁仔细探讨过后,陈硕打算做罪轻辩护,因为葛晴的血在子蒙车上这是一个无法推翻的铁证。但是邹桐坚持认为子蒙没有犯罪动机,她始终不相信许子蒙会杀害葛晴。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第三十九集

第四十集

共 1 页  
主题: 《因法之名》36-4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