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因法之名》41-45全集
阅读: 15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193
本群积分:14931
1 楼

第41集

  曙光来葛大杰家里跟葛大杰汇报案情,而葛大杰却劝说曙光一定不要把对葛晴的内疚转化成对许子蒙的偏见。五天不见了,陈硕一直没有消息。邹桐终于联系上陈硕,并说要来犒劳慰问一下陈硕。邹桐来家里探望陈硕,看到陈硕的成果和他劳累的样子,邹桐不免心生爱意。陈硕在几天没日没夜的调查后终于找到此案的合理怀疑,而累坏了的陈硕也让邹桐觉得他很有魅力。邹桐趁陈硕睡着的时候帮他打扫家,却无意发现了陈硕珍藏已久的自己的照片。心里一阵窃喜,陈硕睡醒之后发现家里变的如此整洁,又看到邹桐正在做饭真是喜从中来。两人饭时又探讨了一番案情,更是让邹桐对陈硕刮目相看。原来,现在的证据只证明堵葛晴嘴的毛巾和她家的毛巾属于同一织物纤维,但这种白毛巾市场上多了去了,警方并不能证明这块毛巾就是葛晴家的,更何况葛晴家的白毛巾还在她家洗手间里挂着。如果毛巾不属于她家,那么毛巾哪里来的。还有地下那段尼龙绳,在她看来,这是本案中最大的疑问所在。许子蒙下午三点多钟回家,难道他回家的时候身上揣着这段尼龙绳准备捆葛晴吗。如果进家的时候就做好了捆绑杀害葛晴的准备,何必又等到晚上十点多。如果尼龙绳不属于子蒙,那它是谁的。尼龙绳的存在,不强烈地揭示了第三人存在的可能吗。

第42集

  在法庭上,双方唇枪舌剑,激烈辩论,检方用严密的证据证明此案为许子蒙所为。他当初为了报复葛大杰而与自己根本不爱的葛晴结婚,结婚以后一直没有与葛晴同居,而后又故意提出离婚以上海葛晴的感情。但是在葛晴坚持不离的情况下,激起许子蒙积蓄多年不满,在案发之日在盛怒之下对受害人痛下杀手,用家里的钢锥刺了受害人八锥,其中第一锥已经贯通受害人心脏,使受害人失去了反抗能力,但他仍然不依不饶地刺了其余的七锥。以上事实,有现场勘查记录、尸体解剖、物证、DNA检测为证。陈硕对检方出具的所有证据都没表示异议,所以所有证据都被法院认可。但是陈硕指出,所有的证据都不具有排他性,也就是说,本案存在着合理怀疑。他指出那段没找到下落的绳子的存在,又从包里取出一条和堵葛晴嘴一模一样的毛巾,说这两件东西,可以昭示可能有第三人存在,本着利益归于被告、疑罪从无的原则,既然存在着合理怀疑,应该依法判决被告无罪。旁听席上又一片大哗:明明证据证明是他,还要疑罪从无。不是他杀的,那是谁。而另外一个焦点就在于子蒙的车曾被人打开并偷走了一千多元钱,也就是说存在第三者嫁祸的可能性。曙光也开始觉得自己太快下结论了,况且子蒙的车有第三者的指纹,于是和陈硕邹桐一起重新开始更深入的调查。

第43集

  警方马不停蹄的继续侦查。与此同时,法庭内审判长在宣判,现有证据仅仅能得出被告人许子蒙的有犯罪时间犯罪动机以及曾经和被害人发生过肢体接触,并不能形成被告人故意杀人的证据链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许子蒙无罪。许子蒙无罪释放后回想从小到现在所有的遭遇以及无辜死去的葛晴,这一切让许子蒙泪流满面。许子蒙和邹桐真正的进行了道别,彼此祝福。许子蒙来到了向葛大杰的办公室向葛大杰道歉,多年的法治进步让葛大杰更加相信证据、相信法律、相信许子蒙不是凶手。在许子蒙深深的歉意面前,葛大杰告诉许子蒙,此时此刻他虽然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但他还是葛晴的丈夫,此时他应该做的是找到杀害自己妻子的凶手。这时候的许子蒙已经放下偏见配合警方调查,通过他的回忆,警方迅速找到了此案的关键点,子蒙的车被电子干扰器干扰了一直没有落锁,也就是说此案存在第三者。警方顺藤摸瓜,找到了那个停车场。在停车管理员遮遮掩掩之下,警方锁定了看车人侯师傅,侯师傅交代是因为受到金钱诱惑,才为了这些不义之财受人指使干扰许子蒙锁车。但是当警方需要他进行辨认的时候,侯师傅却因为指使人乔装打扮,他并不能看不出面貌。

第44集

  通过案件分析,邹桐和陈硕开始怀疑起袁立芳的丈夫。于是,邹桐去找袁立芳的父母。她的父亲已经去世了,母亲还在。邹桐问起袁立芳的死,母亲哭了,她说女儿是被女婿逼死的。邹桐吃了一惊,说袁立芳坠楼的时候,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啊。母亲说不错,她女儿是从楼上自己跳下来的,但逼她的是郑天。邹桐问您的意思袁立芳是自杀。袁母说当然。邹桐问就因为许志逸吗。袁母答不止。事实上,袁立芳从来没喜欢过郑天,她只是想摆脱和许志逸的不伦之恋才答应了郑天的求婚。在许志逸的事情上,袁立芳撒了谎。一方面,因为一个未婚的姑娘,她怕坏了自己的名声,另一方面,也是郑天的逼迫。可这件事让袁立芳始终内心不宁。在听说许志逸居然被判了死缓以后,她就一直很痛苦,挣扎着想把事实真相说出来,可是郑天始终威胁不许她说。因为共同守着这个秘密,袁立芳和郑天走到了一起。但结婚以后袁立芳才发现自己走进了一场恶梦:郑天知道自己配不上袁立芳,对她控制得很严,还用她在许志逸的案子上做了伪证吓唬她,在精神上控制她。袁立芳在婚后很快出现了一些精神不稳定的迹象,然后,她就从楼上跳了下去。直到现在郑天现在依然去看望袁母,但实际上是为了监控她。邹桐通过了解,果然袁立芳是不堪忍受郑天的折磨跳楼自杀了。而许志逸也因为特殊的原因被法庭宣判免于刑事处罚,许志逸也终于能和子蒙和子蒙姥姥和和睦睦的一起在家吃饭了。与此同时,郑天也发现了邹桐已经开始调查他。

第45集

  终于,通过邹桐的努力得知了郑天与袁立芳婚姻的真相,袁立芳的母亲把袁立芳的日记交给了邹桐作为证据。与此同时警方也顺藤摸瓜,通过一系列侦查锁定了郑天之后,迅速取得了证据,证明郑天确实进入过案发现场,并对他进行了实时监控。看到许志逸被放了出来,这让郑天更加仇恨。这一天,许志逸的岳母为他介绍了一个女人,让许志逸得空去见,要是觉得合适就接触一下,尽快再成一个家。许志逸急忙答我不再婚了。我再婚对不起莎莎。岳母叹息一声人活着的时候没把日子过好,人早就死了,就别再想了。你受了十七年的苦,过去的事过去了,开始新生活吧。许志逸落了泪,说妈以后你永远是我妈,我一定为您养老送终。告诉她国家赔偿已经到账了,他打算用这些钱买个房子,和岳母隔壁,以后能彼此照料。岳母说你有这个心,莎莎也瞑目了。许志逸担心子蒙不接受,岳母告诉他,这就是子蒙的意思。岳母亲自陪着许志逸去和女人见了面。女人听说过许志逸的事,几句贴心的话,说得许志逸心生温暖,双方都很满意,决定进一步接触。许志逸把岳母送回家,一个人往自己家走,刚走进楼洞,一个人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脖子,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到了他后背上,一个人在他耳边小声说:别说话,到楼顶去,许志逸听出那是郑天。郑天在绝望中说出了杀害葛晴的原因,多年过去,他依然深爱着袁立芳。他认为他和袁立芳的婚姻是幸福的,而就是因为许志逸,害的袁立芳不能与他终老。所以他才设计了这一切,就是为了嫁祸许子蒙报复许志逸。为了解救许志逸,曙光乔装记者企图接近郑天,被其发现,许子蒙情绪失控,这也刺激了郑天。关键时刻陈硕急中生智,用自己的笔记本冒充袁立芳的日记,念给郑天听。关键之时,陈硕竟然编造出袁立芳坠楼时候已怀有身孕的假象。郑天听闻袁立芳曾怀有自己的骨肉之后,情绪大变。在他的要求下,邹桐与葛大杰一步一步逼近郑天,最后利用郑天注意力转移之时联手化解了这场危机。在许志逸错案当中,陈谦和涉嫌徇私枉法罪开庭,在法庭中陈硕据理力争,葛大杰出庭作证承担责任。法庭结束了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鉴于案情复杂,审判长没当庭判决,宣布休庭。邹桐与陈硕最终走在了一起,他们携手将子蒙送上飞机。但是邹桐却因为违反规定被林检察长深刻的批评了一顿,邹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提交了一份检查,申请了处分。故事到了尾声,每一位主人公都开始了新的人生轨迹。而在大家的努力下,为自己伸冤四十年的刘成案终于开庭,邹桐旅行职责,为刘成恢复了名誉。法律是公正的,迟到的正义依然正义。

 

第四十一集

 

第四十二集

 

第四十三集

 

第四十四集

 

第四十五集

共 1 页  
主题: 《因法之名》41-45全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