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亲爱的婚姻》26-30集
阅读: 24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223
本群积分:15066
1 楼

第26集

  张建建找不到丢掉的二十万公款,便不敢去公司上班,整天四处去寻找钱的下落,可是最终也没有头绪。依依来找张建建,张建建一见依依就想起欠她三十万的事情,吓得转身就跑,依依追上他后表示自己不是找他来追债的,张建建这才把自己弄丢了公款的事情告诉了她。张建建因为没有交上订金,被李总取消了合同,金总为此特别生气,他怀疑张建建携款私逃,特意打电话催张建建立刻把钱还上,否则自己会报警追究他的刑责,让张建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依依想帮张建建的忙,回家向黎美凤要钱说要装修自己的网店,可没想到一下子就被黎美凤看穿她的意图,结果依依被妈妈臭骂一顿,还被软禁在家里不让她出门。程大成再次找到沈岚卓谈签约的事情,沈岚卓又以黎小俊的事情来威胁程大成,让程大成根本没办法再跟沈岚卓谈下去。果果知道沈岚卓又威胁了程大成,便拿着新的合同去找齐志强,告诉他自己会降低百分之十的利润,作为跟齐志强合作的诚意,让齐志强尽快把合同签上。随后齐志强找到沈岚卓让她签约并打款给果果,可沈岚卓还是不肯答应,齐志强一时也没有办法。果果因为欠款到期而没办法偿还,几乎所有债主都追上了门,让成果投资公司很是被动,她找程大成商量,是否可以找另一家投资公司,可程大成却坚决反对,他只想要齐志强的钱,因为这是他计划的一部分。许总助接到了一个告密电话,对方称王可可就是游艇方案的泄密者,程大成得知这个消息后找王可可谈话,让王可可想一想她得罪了什么人才被人诬陷。程大成提醒王可可的同时,有意地透露出他怀疑是黎小俊泄的密,王可可听后不得不去找黎小俊商量,因为他们夫妻在这件事情上都非常被动,都成了被怀疑的对象。金总见张建建迟迟没有还款,便找到了张建建家里,这时孙倩她们才知道,张建建弄丢失了公司的二十万公款,为了不让张建建承担刑事责任,她们只能忙着帮张建建借钱补上这个窟窿。孙倩第一个想到了果果,可是果果现在自顾不暇,根本无力帮助孙倩,孙倩又去找王可可借钱,王可可根本没有这么多钱,她只能跟黎小俊商量去找婆婆借钱。黎小俊去找黎美琴的时候,黎美琴一听就知道黎小俊要帮王可可借钱,因为依依已经找她借过钱了,于是她直接就拒绝了黎小俊。黎小俊没有借到钱,王可可只能去找父亲借了三万,加上他们自己的存款两万,才刚刚凑够了五万,可依然还差十五万。王可可无奈之下去找程大成预支十五万,没想到程大成直接就拒绝了她,因为王可可现在还是被怀疑的对象,他如果再特批王可可预支这笔钱,那就会连同自己一起被人怀疑。依依被软禁在家里无法去帮张建建,只能打电话求葡萄去送二十万给张建建,可话音未落,就被黎美凤给没收了手机。葡萄已经听清了依依所言,为了闺蜜,葡萄去帮张建建还了二十万,没想到金总拿到钱后还是把张建建臭骂了一顿,葡萄听了以后非常气愤,当场就替张建建出头把金总怼了回去。张建建见葡萄帮他骂金总,又帮他还了钱,以为葡萄心里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就继续向葡萄表白。这次葡萄非常明确地告诉张建建,她压根就没有喜欢过他,她今天能来帮张建建,全都是因为依依,让他要珍惜依依对他的付出。沈岚卓跑去威胁程大成,让他别再去找齐志强,否则合同就别再想签了,程大成无奈之下只好动用集团给他的特权,让黎小俊先预支十五万工资给他。张建建听了葡萄的话后,跑去感谢依依对他的帮助,没想到却被黎美凤拒之门外,而依依则为了要见张建建,不惜跟妈妈撕破脸也要跑出去会面。依依追上张建建后让他别在意***妈的态度,张建建却表示这没什么,家长都是这个样子,都以为他们没有长大。随后张建建在依依面前说出了心里话,很自责做出了很多违心的事,其实当他意识到这些的时候就证明他已经成熟了。

第27集

  程大成预支了十五万后亲自送到了王可可家楼下,他把钱借给王可可并让她不要担心被集团调查的事情,自己会帮她摆平这件事。王京国看到程大成拿一包东西给了王可可,便怀疑王可可也有可能出轨,随后他去向黎美琴打听女人出轨的会有哪些表现。打听之后把王京国吓了一跳,觉得王可可和程大成很可能不太正常,就气哼哼地向王可可质问。王可可解释说,程大成借钱给她是为了帮助孙倩,她告诉父亲但程大成人很正派,让他尽管放心。王可可跟孙倩通了电话后得知钱用不上了,她就把钱拿回去还给了程大成,并请他吃饭来感谢他的鼎力相助。黎美琴得知王可可和程大成单独吃饭,便嘱咐着黎小俊要注意千万盯紧了他们,别再出什么事情,可黎小俊却并未在意。程大成通过这件事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制造王可可与黎小俊之间的矛盾,最终达到沈岚卓的目的,那么自己的计划实现也就不远了。他提出了一个新的项目方案,让王可可跟他一起去出差,同时打电话让沈岚卓配合好他的计划。王可可被临时叫去出差,只能匆忙跟黎小俊说了一声,黎小俊听说后有些不放心,黎美琴得知王可可跟程大成一起出差更是放心不下,她把王京国叫来让他劝劝王可可,但王京国却袒护女儿,称她乖巧懂事绝不会做出那些出格的事情。张建建收到法院的传票,得知自己被金总给告了,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张母听到张建建被告的事情,被吓得晕了过去,也因此中风进了医院。张实在恶习不改,打牌时接到孙倩的电话很不高兴,直到听到张母中风的消息,才不得不扔下牌跑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后他得知是因为金总告张建建挪用公款才导致的张母中风,便去找金总理论,可金总不但不肯撤诉,还把张实在给臭骂了一顿。张实在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张母开始后悔,他不该鬼迷心窍把弟弟的二十万公款偷走,让张建建丢了工作还要被告,害得母亲中风住院,但他却没有勇气把实情告诉张建建,只能让他替自己去背这个黑锅。果果又被投资人催款,她不得不再次去找齐志强,想要把合同的事情搞定,可没想到先遇到了沈岚卓。沈岚卓自然不留情面地把果果奚落了一番,然后告诉她,齐志强不会再见她了,让她不要再出现在自己家中。果果打电话给程大成商量对策,但程大成此时正在跟别人通电话,果果联系不上程大成就直接去找王可可。到了公司以后,果果没有见到王可可却遇到了黎小俊,她这才知道王可可跟程大成一起出差了,她一不小心直接叫出了程大成的名字,让黎小俊起了疑心,他怀疑果果和程大成早就相识。果果看黎小俊起疑,马上找借口匆匆离开,黎小俊思前想后,种种迹象表明,是程大成把项目转给了成果公司。黎小俊想印证自己的想法,他打电话给沈岚卓问起程大成的事情,沈岚卓便按照程大成的意思告诉了黎小俊,称程大成是个野心很大的人,他总是靠着女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让黎小俊要提醒王可可小心他为好。张建建因为自己被告的事情,不想连累依依,特意去找她说了清楚,让依依不要再把心放在自己身上,因为他偿还不了依依的情。黎美凤看到依依被张建建抛弃而伤心痛哭,就开始大骂依依蠢到了家,依依这才大哭地告诉妈妈,张建建之所以要离开自己,是因为他马上要坐牢了。

第28集

  张实在非常自责,他独自到病房向昏迷的张母忏悔,把自己偷钱的事情告诉了张母,希望她能醒过来痛打自己一顿。孙倩刚好听到张实在的忏悔,她这才知道钱是张实在偷的,让她震惊的同时也非常气愤,上前打了张实在一巴掌后转身离开了。程大成想要利用王可可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心里有些不落忍,他一边自责一边想着接下来的计划,不知不觉有些醉意,这时王可可下楼来找程大成,看到程大成醉得连站都站不稳,她只好上前去扶程大成,这貌似亲密的举动,正好被来找王可可的黎小俊看到了。黎小俊完全误会了王可可,再加上这段时间她一直在自己面前夸着程大成,一副崇拜并言听计从的样子,让黎小俊醋意满满,他更加怀疑王可可和程大成一定有问题。次日一早,程大成和王可可离开了酒店,他特批王可可回去之后可以放假一天,让王可可很是开心。王可可回家告诉黎小俊,她的策划做得很成功,而程大成跟客户也谈得很好,但黎小俊却泼来一盆冷水,称程大成根本就没有项目要谈,只是以此在利用她罢了。王可可对黎小俊如此说程大成很是生气,黎小俊见王可可不相信自己,只能去找程大成指责他把王可可当作了一枚棋子,让王可可成为集团调查的对象,他好借机脱身。果果被一堆人围着催债,这时程大成刚好经过,他上前替果果解围然后把她接走了,随后程大成认真地询问果果是否要退出他的计划,他不想让果果再经历这样的难堪,但是果果却十分坚守地表示要继续帮程大成把计划完成,即使自己受点委屈也无所谓。王可可在公司加班,黎小俊想让王可可跟他一起回家,王可可还在生黎小俊的气而拒绝了他,而且她不相信这个项目是根本不存的,这让黎小俊很有挫败感。黎小俊气哼哼地回家,黎美琴又对他问长问短问,让黎小俊不耐烦地怪张榜问的太多了。黎美琴察觉出黎小俊有些不对劲,怀疑他们夫妻肯定是出了问题,便去找王京国商量对策,王京国打电话确认王可可一个人在加班,他便认为王可可和黎小俊之间没有问题,可黎美琴还是不放心,说自己一定能找到些证据来。果果再次被追债的投资人围堵,她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打电话让程大成来救自己,没想到程大成在出发的时候却被许总助给拦下了。许总助称自己掌握了新的证据,把程大成叫回去调查,程大成无奈之下只得乖乖回去而无法前去救果果。黎小俊见到了被围攻的果果,他上前用法律常识逼迫那些追债的人离开,然后苦心劝说果果放弃游艇项目。程大成怕自己受到怀疑,只能把责任全部推到王可可身上,还把王可可之前因为果果收了回扣,而被前任公司开除的事情告诉许总助,成功地把许总助的目光转向了王可可。为了证实程大成所言,许总助找王可可谈话,王可可一一进行了辩解,让许总助一头雾水,不知道该相信谁才好。黎小俊得知王可可被许总助怀疑,便去找许总助为王可可做担保,还把程大成在项目中所做出的不合常规的举动都告诉许总助。许总助自然不相信黎小俊的片面之词,为了增加可信度,黎小俊只能坦白说王可可是自己的老婆,并把王可可和他隐婚的原因告诉许总助。王可可指责果果,怪她一次又一次害自己丢了工作,特意强调如果她这一次因为出卖公司而被开除,那她的职场生涯也就结束了,以后不可能有任何一家公司敢聘用她。果果除了跟王可可说抱歉外,不知道该怎么跟王可可解释,她只好去找程大成问个清楚。果果质问程大成,是否一直在利用自己,还把她的朋友都牵扯了进来,还质问他是否被沈岚卓所威胁。程大成坦率地承认了,果果提醒程大成不要忘记复仇的原因,她指责程大成是因为齐志强破坏了他的家庭而要向齐志强报仇,现在他却因为此事而去破坏黎小俊的家庭,他这种做法真的正确吗。王可可接到许总助的电话,得知黎小俊公布了他们的婚姻关系,使得她不能再在骑士公司工作,所以她马上生气地跑去质问黎小俊。王可可当众责怪黎小俊忘记了他们隐婚的约定,黎小俊却表示自己是在保护她,并埋怨王可可跟程大成搂搂抱抱,气得王可可也把黎小俊和沈岚卓的事情说出来。黎小俊因为王可可所说的话而愤怒,他质问王可可,是不是觉得程大成比自己更有钱更有地位,便想要离婚去跟程大成在一起,王可可听了以后更加气愤不已。

第29集

  王可可听到黎小俊随随便便就说出了离婚两个字,她非常生气,这是对两个人感情的不尊重,于是她也以牙还牙地表示,离就离,然后愤怒地转身离开。黎美琴得知二人要闹离婚,便开始追问黎小俊,想知道是不是王可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才让他这样去做,不管因为什么,黎美琴都不同意黎小俊离婚,她表示两个人在一起并不容易,让他去找王可可说清事实并道歉。王可可伤心地回到家里开始哭泣,王京国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在一旁安慰着她,随后黎美琴带着黎小俊去找王可可并想让他跟王可可道歉,王京国这才知道黎小俊提出离婚的事,这让他很不高兴,黎美琴替黎小俊解释称他很委屈,这时王可可开始大声为自己叫屈,指责黎小俊的种种不是。果果因为程大成的事情而烦躁,她满腹委屈不知如何倾述,只好哭着把闺蜜孙倩叫了出来,然后将所有苦水和心里话都倒给了她,还埋怨程大成为了复仇而去破坏王可可的婚姻。果果非常自责,她选择一味地相信程大成,结果闹得王可可和黎小俊不得安宁。程大成得知黎小俊与王可可弄得不可开交,便去找沈岚卓告诉了这件事,想让沈岚卓把合同签了,可沈岚卓不见兔子不撒鹰,她表示只要王可可和黎小俊不离婚,她就不会签字。气得程大成当场跟沈岚卓发飙,还想用揭发沈岚卓的事情来威胁她,没想到沈岚卓却毫不畏惧,程大成也是无可奈何。黎美琴和王京国因为儿女之间的事而互相指责对方,最后为了共同的目的两人达成一致,让黎美琴装病来暂时缓解这件事,再分头想办法劝解二人。王可可和黎小俊看到黎美琴突然晕倒,马上停止争吵过来查看,黎美琴便和王京国一起演戏来把二人分开,然后他们俩一个人负责一个进行开导,耐心劝说他们不要因为冲动而离婚,省得将来会因此而后悔。张实在后悔莫及,他把孙倩约了出来谈他们之间的事情,孙倩指责他婚后就像变了个人,与当初追求自己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让她觉得特别陌生。张实在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着,他们一毕业就结婚,而这些年的职场实在不好打拼,他所面对的那些新人都是领导的关系户,把他累得半死却连升职加薪的机会也没有。孙倩无法接受张实在的辩解,指出这些都不能成为张实在改变的理由,更是责怪他连良心都没有了,弟弟的公款他都敢偷,害得他面临坐牢的处境,他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做大豆子的父亲。孙倩拿出了离婚协议,称自己不可能再跟他过下去了,张实在知道自己这些年亏欠了孙倩很多,不仅没有给孙倩带来幸福和更好的生活,反击让她处境艰难,他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拖住孙倩不放,也许放手也是一种爱,他签字同意离婚。果果伤心地大哭一场,回想起所有与程大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然后给自己加油鼓劲来勇敢面对接下来所面临的事情。债主们把果果告上了法庭,成果公司诈骗融资的传闻也闹得沸沸扬扬,果果没有再去找程大成哭诉,而是咬紧牙关结束了成果公司,接着把自己所有的一切拿去抵债。她先是去当了自己的名牌包包和首饰,然后上网找二手车行要卖掉自己的车,车行给果果开价二十六万,她觉得实在太少,但目前的处境让她只能忍痛割爱,不料想到了车行以后价格又掉了好几万,她如果再犹豫还得掉价,她只得立即变卖。程大成看到了新闻后,在第一时间去找果果,见到她正忙着典当家当,他只能在背后默默地跟着果果,心里却很是为她心疼。果果卖车后走路回家,心情糟糕透顶,脚也磨破了泡,她只能坐在路边休息,程大成这时只好下车去见她,想要送她回家。果果拒绝了程大成,告诉他自己与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让程大成以后不要再过问自己的事。程大成看着果果落寞离开心如刀绞,这时许总助打电话要跟他谈话,指责程大成带着颇受嫌疑的王可可去启动新的项目,并借此停掉了程大成所有的工作,让他听候下一步的处理结果。

第30集

  黎美琴和王京国再三劝说,两人态度都很强硬,都觉得自己没有错,黎美琴便决定将二人叫到一起当面对质。黎美琴在他们二人面前说了一堆大道理,但依然无法缓解两个人心中的怨气,二人互相指责起对方的不是,一句接一句地吵了起来。黎美琴被吵得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只得用离家出走来威胁他们,他们这才暂时停止争吵。王京国问起黎美琴二人目前的状况,听说她以离家出走相要挟才暂时阻止了他们后,便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让黎美琴假戏真做去离家出走,一可以让二人暂时搁置争执,二是让他们着急,没准在寻找她的过程中两人就有可能会重归于好。黎美琴采取了王京国的建议,她在家里留了一张字条后就离开了,王可可看到以后马上打电话告诉了王京国,王京国接着把这件事告诉了黎小俊。黎小俊一听黎美琴离家出走,便埋怨王可可一定是她跟黎美琴说了不该说的话,才会让黎美琴负气离家出走,王可可听后很是委屈,因为她什么都没有说。黎小俊跑去找小姨问黎美琴的下落,黎美凤便按照姐姐的意思,告诉黎小俊她回老家了。黎小俊因为黎美琴回了老家很是着急,把责任都推到了王可可身上,两个人话不投机再度争吵,王京国来到后劝住了他们并给二人出主意让他们两人一起回老家把黎美琴给劝回来。张母的病情始终没有好转,张建建一边细心地照顾着张母,一边嘱咐张实在要在他去坐牢的时候好好照顾母亲。张实在看到弟弟在母亲面前哭得那么伤心,而这一切都是自己所造成的,他觉得非常的对不起张建建,于是便想去找金总请求他撤诉。金总因为上次张实在对自己的态度很差而没有给他好脸色,张实在向金总认错并坦白说自己偷了张建建的钱去赌博,然后跪下央求金总去告自己而不要告张建建。金总看到了张实在的真诚,改变了主意,表示自己决定撤诉不再追究此事。金总同意撤诉之后,张实在便去找张建建告诉了这件事,然后跟弟弟好一顿道歉,他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打算去承担相应的后果,让张建建好好照顾母亲。王可可和黎小俊走山路去梨花镇,可没想到王可可不小心崴到了脚,黎小俊不得不去拦住一辆顺风车,然后把崴脚的王可可抱上了车。到了梨花镇门口,黎小俊和王可可休息了一会,黎小俊谈起了小时候的事情,继续上路后两人因为梨花房并不好找而走得十分辛苦。王可可走了一半路时候突然肚子咕咕地叫,黎小俊这才意识到王可可饿了,于是把包里的唯一一个面包给了她。休息过后,他们再度打听梨花房的位置,发现还要穿过一个树林,让他们感到精疲力竭。黎美琴故意提前打点好老家的人,让他们乱给黎小俊和王可可指路,想让小夫妻历尽辛苦懂得患难见真情,两个人走了很多冤枉路,发现又回到原来那个地方,王可可叫苦连天,只好逼着黎小俊给黎美琴打电话问路。黎美琴和王京国正在旁边偷看黎小俊和王可可,黎小俊打来了一个电话,把黎美琴吓得一跳差点摔倒而崴到了脚。黎小俊没有打通电话,王可可的背后又突然跑出来一条蛇,吓得王可可只能往黎小俊身上趴,黎小俊只好先背上王可可去找地方先休息一下。找到地方后黎小俊把王可可放下来,主动跟王可可道歉称自己不该轻易说出离婚两个字,然后埋怨王可可被利用了还替程大成说话。王可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程大成利用,还在黎小俊面前辩解,黎小俊只好不再提此事,先哄王可可高兴再说,王可可接受了黎小俊的道歉不再生气。孙倩找了一个便宜的房子租住下来,她细心地照顾着大豆子,让大豆子的心情越来越好,自闭症也逐渐有了好转。张母始终没有醒过来,也许她永远都不会醒来,张建建只好把张母接出院回家照顾,可是他不太方便给张母擦身,只好请求依依过来帮忙照料母亲。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共 1 页  
主题: 《亲爱的婚姻》26-3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