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鹤唳华亭》6-10集
阅读: 49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557
本群积分:16622
1 楼

第6集

  萧定权对几个作弊者进行了严刑审讯,发现李柏舟故意放纵几人夹带小抄,并有意搜场。萧定权这才恍然大悟,所有的一切十有八九是李柏舟一手制造的阴谋,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办法作为证据认定李柏舟有罪,因为只能说和夹带和搜场有关系,并没有直接证据说和漏题有关联。杜蘅也是感到无可奈何,就目前情况来看,如若不能找出是谁泄的题,那么李柏舟和卢世瑜以及其他全部有嫌疑的人都将难逃惩戒。萧定权很清楚李柏舟的性格和一向做派,做事非常缜密,他既然敢这么做,肯定是有持无恐,早就考虑周全了,想好了全身而退的后路,一定会把所有罪名推给卢世瑜,将自己洗脱罪责。另一边,卢世瑜继续盘问赵叟,卢世瑜曾经清楚地知道赵叟的夫人姓许,而那个夹带小抄进行作弊的考生许昌平也姓许,一定与赵叟有一定的关联。眼看到了这一地步,赵叟只好诚惶诚恐地跪地认错,原来许昌平是他的姑侄,自己为了让他金榜题名,才冒险偷了考题,至于为何顾逢恩和陆文普也陷于作弊事件,赵叟就无从知晓了。虽然找到了偷题者是赵叟,但是卢世瑜还是不太明白,分发试卷之前曾经检查过,看的真儿真儿的封印得都是好好的,并无任何拆封过的破绽,那试卷内容又是如何被人知道的呢。

第7集

  事情过去之后,考生也被释放,卢世瑜突然发现一间考房没有考生、考号,不由得心里一惊。另一边,皇上认真对照卢世瑜的原书和造伪的笔迹,他清楚仿造得如此逼真只有卢世瑜本人做到。不久,皇上又发现天字四十号和四十一号之间有一间无号空房,从天字四十一号起,至玄字十号止,所有的号房都比之预先往后错了一位。至此,卢世瑜才意识到,萧定权在科考前夜来看望自己,就是为了创造机会,等着萧定棠和李柏舟进圈套。萧定权此时来见卢世瑜,卢世瑜用戒尺打了他。更让卢世瑜生气的是,他用老师教授的书法伪造笔迹,不顾老师平时对他的做人教导,诱惑许昌平和赵叟犯案。不希望他整日陷于权斗,更不希望他违背一个君主的品行。鉴于以上情况,卢世瑜决意离开,告戒萧定权一定要好自为之。太子希望老师不要离开,他承认错了,他急的泪流满面。入夜,萧定权向父皇请安,见到了李柏舟,不由得一惊,原来李柏舟并没有被刑部抓起来,他看见父皇的书案上摆着卢世瑜的真迹和自己的伪书。连想起卢世瑜的话,他已经猜到父皇识破了自己,于是他只能静观其变。皇上命人将考场座位分布图拿来,发现空了一间房,整个考场顺序都往后错了一位。

第8集

  卢世瑜见萧定权不再反对自己归乡,便意识到他已经知晓整个事情的经过。萧定权不舍地离开,独自走到一个街头的角落失声痛哭。此时,顾逢恩十分怅然地走来,他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在里面,如果听从太子的意见没去考科举,也不会出现这一系列事件。萧定权已经无心责怪顾逢恩,现在他只希望逢恩不要再离开自己身边,眼看最爱的恩师离去,他实在无法再承受其他亲人的离去。就这样,这次事件就此收场,萧定权最后将一切罪名推在赵叟头上,平息了此事。与此同时,萧定棠的外公安平伯赵壅抵达京都,见到了萧定棠和李柏舟,还有许昌平竟然也到达了现场。原来,许昌平从一开就是李柏舟的人,精心设计的考场错号布局就是许昌平的杰作。许昌平的头脑深得李柏舟的欣赏,可许昌平却为人低调,他私下里来到大牢为赵叟送行,赵叟匍匐在地,感叹对许昌平这个旧主的后人,自己已经不能再为他效劳了,衷心希望许昌平以后多保重。张榜公布的日子如期到来,顾逢恩翘首以盼这天很久了。他再三央求萧定权一同看榜,可萧定权还深陷于这次科考的种种心痛,始终不愿动身,听顾逢恩说陆文普会带着妹妹陆文昔去看榜,萧定权立即打起了精神,兴冲冲地出门了。

第9集

  陆文普回到家中,父亲陆英进京不久,看到儿子满身泥泞十分狼狈,心中多少有些不高兴,陆文普怕爸爸担心,谎称自己不慎掉落池塘。接着,陆文昔也赶到家,高兴地围着父亲谈论不休,而陆英的表情却很平淡,他唤退了儿女们,因为李柏舟到陆家拜访,李柏舟一边假意夸奖陆家子女,一边有意带出张绍筠戏弄陆文普的经过,以此点燃张陆正和陆英的宿怨,制造张陆二人的矛盾。陆英几度想岔开话题,李柏舟却偏偏往这个话题上引,透露陆文普之所以被卷入泄题风波,罪魁祸首是拜萧定权和卢世瑜,他们一手制造了泄题事件的惊天阴谋。陆英不愿相信李柏舟的话,李柏舟继续讲述,泄题事件本是一件大案,可最后却草草了结,只有卢世瑜请致仕的奏疏刚刚送到了中书省,这说明卢世瑜和萧定权心虚,所以陆文普也是受害者,着实让人心疼。陆英思考着,李柏舟继续说道,快要为太子选妃了,陆英被问可知是谁。李柏舟透露如今朝中有传闻,萧定权即将迎娶张陆正之女,到时候,张陆正的势力将更加庞大,一定会对付陆家,而陆家若想与之抗衡,投靠萧定棠是最佳选择。紧接着,李柏舟说出自己此行的原因,萧定棠有意纳陆文昔为侧妃,特意委托他来说媒。陆英感到事情突然,赶忙推脱要考虑几日。

第10集

  萧定权和皇上心里都清楚,茶马政事关国力走势、国运吉凶,举足轻重。一日,陆英向皇上汇报,此次长州战事所需战马事务皆由其掌管,由于长州离蜀地较近,因此都是由蜀地将军马就近送到前方。安平伯赵壅的钦差富春以收取官茶为名义,肆意掠夺百姓茶鱼,引发当地民众怨声载道,不仅如此,富春还仗着天家之名,将强刮来的民茶高价卖出,远高京都以前的市场价格,送往蜀地的茶叶被发现却是陈茶,而且十分细碎,时常不足分量,激怒边民心中怒火,也让博马之政等同瘫痪。皇上听着听着,表情越来越凝重起来,没想到还有如此严重的事情,更没想到自己身为一国之君竟然对此毫无知晓。陆英继续陈述,他就以上情况曾数次上奏本至中书省,但都没有回复,不了了之。就目前情况来看,皇上只能认为是李柏舟有意隐瞒不报,陆英感到很无奈,于是将之前上奏的奏本的副本呈给皇上,让皇上明辨是非,皇上一看之后龙颜震怒,陆英赶忙小心谨慎地解释,自己之所以恳请太子殿下转达皇上,就是因为奏本一直没有回音所致。皇上示意太子离殿,随即宣李柏舟等相关人员觐见,陆英在门口遇见李柏舟,对那天他的求婚进行了表态,不愿意将女儿陆文昔嫁给萧定棠,李柏舟听后十分不悦,进见皇上后发现皇上大发雷霆,明白了自己即将面临的难关。

《鹤唳华亭》1-5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共 1 页  
主题: 《鹤唳华亭》6-1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