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鹤唳华亭》16-20集
阅读: 43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557
本群积分:16622
1 楼

第16集

  萧定权跟随父皇回宫,疲惫的萧定权渐入梦乡,在梦中,他再次梦见三年前的凄惨情景,晃如真实再现一般。与此同时,以陆英为首的御史们正在热血沸腾,他们认为太子已经被软禁在行宫,于是纷纷鸣起不平,一定要为太子辩出个是非,让对立面萧定棠远离京都。陆英决定让李御史和陈九言两人去宫门外先观察着,一旦发现太子没有跟随御驾回宫,就立即联合起来在廷试之后进言。万没想到的是,陈九言是李柏舟的卧底,他暗地里将消息传递到李府,让李柏舟事先与负责廷试的礼部何尚书串通,准备如何对抗御史。皇上凝望着熟睡的萧定权,回忆起自己对萧定权的很多严苛,而萧定权却以顺从回应自己,惭愧地想伸手抚摸儿子的脸庞。而在此时,何尚书兴冲冲地赶来报信,称廷试的试卷被老鼠咬坏了,恳请皇上更改试题和延后廷试时间。

第17集

  张陆正求见皇上,恳求护送恩师卢世瑜的尸首回府,自责自己身为刑部尚书,却没能阻止悲剧发生,十分痛心,请求引咎辞职。皇上一边看着张陆正,一边心想着,他清楚这一切都是李柏舟一手造成的,逼死了卢世瑜,让太子失去一只臂膀。为此,皇上打算不怪罪萧定权责任,只惩戒为首的带头者,同时让萧定棠去军队后离开。入夜,萧定权昏昏沉沉地回到寝宫,他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悲伤,尽情地发泄心中郁闷,直喝得酩酊大醉,然后一头扎进水池,想冲掉今天发生的一切。可是无论萧定权怎样,都已经无法改变恩师阴阳两隔的事实。张绍筠家里,他非常好奇父亲张陆正一边收了李柏舟的贿赂,一边又在皇上面前站在太子和卢世瑜一边。他鉴于萧定棠即将离京,觉得不如投靠萧定权更为明智,如果能把姐姐嫁给萧定权,日后自己就是太子的小舅子,就和顾思林一样的威风。张陆正非常不看好这个儿子,认为他根本不是从政的材料,从政就难免会性命不保。

第18集

  萧定权分析出刑部的矛头是指向陆文昔而来的,于是他当机立断,立即冲向了陆家,到达时只见陆家一片混乱,满目创痍。萧定权万分悲切,忙把年幼的陆文晋护在身内,遇见张绍筠正带着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来,他并不知道萧定权的太子身份,叫嚣着要惩治萧定权。萧定权一心要带走陆文晋,却因为是皇上下旨办案,他也不便违抗旨意,只好前去见父皇。萧定权郑重其事地禀告父皇,张陆正与陆英一向不和,现在由刑部来审理此案,难免有失公允。皇上没有说话,让太子在缪和贞两字中作出选择,作为卢世瑜的谥号。萧定权面露难色,皇上则十分淡然,如果他不处置陆英,那就证实了卢世瑜所说,是他主谋了整个事件,那么就以缪字来做谥号。太子问皇上是否想用陆英全家换取卢世瑜的清名,皇上的脸上冷笑了一下,他如今是把给卢世瑜责任认定的机会交给了太子。

第19集

  陆文昔被太子拒绝帮助救人后,独自在桥上哭泣,将手中的画作抛到河里,蹲坐在桥面。陈内人把嘉义伯安顿躺下休息,然后被太子嘱咐了一件事情。齐王妃让即将离开京都的齐王放心,她一定会尽责孝顺父母的,还会到封地去看望他,他们永远不分开。自从嫁到了这里,她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齐王被她的话语深深打动,但是齐王妃突然话锋一转,警告他如果和女人厮混就决不轻饶,掰着齐王的手疼得他直叫,此时突然有人来报,称有一个宫人求见齐王,并送来一个簪子,正好被齐王妃发现,打了齐王起来。原来求见的人正是陈内人,告诉齐王是受了主子的委托,让他告诉中书令,释放一个人。齐王进行了推脱。陈内人话里有话地说不要让外人知道,如果不办,齐王不管是否离开京都,她的主人都会让三司重开冠礼一案的,如果办好了,则齐王心里所想的那个人,一定会被当做重礼送给他,这个簪子就算是订金,齐王只好答应做到,正好被屏风后的齐王妃听到,斥责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第20集

  萧定权直言不讳地说出了陆文昔的名字,让人出乎意料。张陆正便要趁势捉拿,就在这时,萧定权神情自若地称在这里拿人非常不妥,应该过后将陆文昔押解到刑部。张陆正不便再强求什么,只好作罢。陆文昔被萧定楷窝在披风里,但眼睛里面充满了坚定的目光,她绝对不会丢下父亲和哥哥胆怯离开。萧定权转身离开,走过来了许昌平,请求他前往翰林院赏墨,被萧定权冷冷地回绝了。顾逢恩望着远去的背影,对着萧定权叹了口气,他非常不理解这个表弟的做法。萧定权回到府中,十分虔诚地取出陆文昔的画卷,画面上的山水十分宜人,令萧定权心驰神往。更加坚定了萧定权营救陆英的信心,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先请求皇上为自己赐婚,然后再做文章。当萧定权向皇上请求赐婚时,皇上斥责他太过大胆,太子辩解说是因为真的很爱一个人。

《鹤唳华亭》1-5集

《鹤唳华亭》6-10集

《鹤唳华亭》11-15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共 1 页  
主题: 《鹤唳华亭》16-2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