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鹤唳华亭》21-25集
阅读: 45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557
本群积分:16622
1 楼

第21集

  齐王拜别皇上,如期离开京都,走之前,他再三嘱咐姜尚宫一定好好照顾他的母后。姜尚宫回去向赵贵妃如实回禀,赵贵妃牵挂心爱的儿子远走他乡,她情绪低落,茶不思饭不想,做活时扎破了手。萧定楷好意上前安慰,却遭到了一通训斥。萧定楷十分尴尬地呆在赵贵妃身边,一副无辜的模样。与此同时,陆文昔与陆文晋跟随李明安也离开了京都,萧定权关心地派出顾逢恩暗中护送,一直看着他们出了城。顾逢恩看着萧定权牵肠挂肚的模样,开玩笑说他不如亲自去看看,萧定权感慨万分,他与皇上达成一致,此生不会跟她有半分瓜葛。既然不能牵手一世,那就不如就此别过。萧定权没想到的是,陆文昔是一个十分执着的女子,她在半路与弟弟陆文晋话别一番,偷偷下了车,然后头也不回地返回了京都,陆文晋大喊着姐姐,哭成了泪人儿,只能期盼着早日与爹爹哥哥姐姐重逢。当李夫人发觉陆文昔不见了,赶紧派人去找,但一无所获。

第22集

  户部尚书黄赐为皇上介绍太子婚礼所花费用,大呼修缮延祚宫已经耗资巨大,因此国库空虚,无法再在婚礼上花费。他想表达的意思是太子应该避免铺张,回宫举办婚礼为佳。说到这里,萧定权也立即针锋相对,认为延祚宫刚刚修好,自己住进去必定要添置家什,花销必不在小,太过奢侈。萧定权非常坚决,黄赐无言以对,皇上见状便准备同意他的意思,不曾想李柏舟又出言反对,称太子久在宫外居住,与外臣往来过密,难免招来猜测。李柏舟还拿出了去见萧定权官员的记录,企图以此证明自己所言都是事实,让他不得不归宫居住。萧定权坚决反驳,却被李柏舟多次打断。皇上的随从提醒道此举断不可行,太子如果还宫,想胜过中书令就难于上青天。皇上对李柏舟的嚣张也很反感,但忌惮他手握重权,势力庞大,也就没有翻脸。姜尚宫在门外到这一切,举头仰望,只见狂风大作。姜尚宫假意命陆文昔去延祚宫关注修缮进度,陆文昔明白她话里有话,马上来到正在修缮的延祚宫,自称是尚宫局的人,以避风为由,支走了工匠们,然后潜入宫中,用随身携带的香引燃了布料,火借风势,迅速蔓延。

第23集

  陆文昔已经化名顾阿宝进宫,张绍筠认为她很美丽。萧定权大婚之日,张尚书向女儿跪拜,行对太子妃的礼节,张尚书之女张念之不肯嫁给太子,不断哀求爹爹,说自己很害怕,张尚书让她赶紧擦掉眼泪,不要失了仪态,全家人的安危都在她手里了。可是张念之还是说真的很怕,张绍筠赶紧劝姐姐,声称要是姐夫敢欺负她就说一声,他这个当弟弟的一定会替她出头的。张尚书狠狠地瞪了张绍筠一眼,两人退下后,张念之询问顾阿宝是否见过太子,太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萧定权到达了,张尚书和张绍筠赶紧去迎接。同样,萧定权也不愿意忍痛割爱,仍想念着陆文昔,一脸非常不高兴的样子。张绍筠跪拜的时候发现太子竟然是过去考试被自己奚落的人,吓得慌了神儿,连忙道歉说多次冲撞了太子,请他不要迁怒于姐姐,姐姐从来没出过门,胆子特别小,从小教育自己做个好人。张尚书赶紧哄走了儿子,责怪他扰乱了婚礼,向太子保证一定会对儿子不懂规矩严加惩戒,萧定权根本无心计较这些小节,整个过程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张念之见到太子勉强一笑,但见太子没有表情,于是赶紧收起了笑容。

第24集

  长州外围的紧急军报传来,顾逢恩慌忙闯入宫中,十分牵挂父兄的安危,当他得知父兄都已经找不到位置时,不禁心急如焚,马上请求准许前往长州。皇上经过再三考虑,没有同意顾逢恩离开,还让萧定权监督他,如有闪失按同罪处理,萧定权当即从命,皇上陷入沉思,不理解苦心经营的军队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身边人分析道,可能是战马的原因。皇上更加不解,不知好端端的战马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原来,这件事都是李柏舟和赵壅造成的,就在此刻,利欲熏心的赵壅还在指使手下在肆无忌惮地贩卖战马,不曾想到被周从宪发现了,虽然没有抓到证据,但描了画像全城通缉。李柏舟发现自己和赵雍干的勾当败露了,乱了阵脚,指责赵壅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不顾大局,赵雍说反正彼此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再三埋怨李柏舟,都怪他对陆英手太软,才让自己不好办了。毕竟陆英知道的事情太多,留着他只会夜长梦多。李柏舟听闻此话,眼中露出杀气。顾逢恩心焦父兄,但萧定权严守圣旨,坚决不放他前往长州,顾逢恩实在沉不住气了,生气萧定权光怕被自己连累,一点也不考虑他的感受,把心中的烦闷都倾泻在萧定权身上。

第25集

  张绍筠到处打听购买藩马,这天,几个不三不四的人主动上来卖马,张绍筠没有疑问,便选了一匹好马带回去送给萧定权。萧定权试着骑了几圈,觉得与自己的御马还是很像,他笑着邀请太子妃一同上马,但太子妃根本不敢,最后就让陆文昔代替上马。萧定权载着陆文昔一路奔驰,正当陆文昔心慌意乱时,萧定权却突然下马,只留陆文昔一人在马背上,陆文昔赶紧采取措施,及时控制住了马匹。陆文昔从马背上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之前隐瞒了会骑马的事实。萧定权对她产生了一丝疑虑,但最终也没有声张。张绍筠付钱给卖马者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索要高价,他要掉头逃走,但被对方威逼,只好违心写下了欠条。张绍筠回去后懊恼地去找姐姐诉说,太子妃生气他惹是生非,只好让陆文昔拿一些钱救济他,把欠下的款结清。陆文昔从这件事中感觉不妙,主张告诉萧定权知道,可太子妃担心闯祸的兄弟惹恼萧定权,陆文昔也只好作罢。晚上,萧定权令陆文昔到房中问话,询问她跟张绍筠之间发生的情况,陆文昔听从太子妃嘱咐,没有说出实情,其实萧定权早就知道真相。陆文昔见状不安起来,萧定权却十分淡然,他只是好奇陆文昔怎么要劝阻太子妃帮张绍筠还帐。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共 1 页  
主题: 《鹤唳华亭》21-2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