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鹤唳华亭》36-40集
阅读: 40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557
本群积分:16622
1 楼

第36集

  陆文昔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萧定权气得七窍生烟,怒拔长剑,非要陆文昔说出为何谋害太子妃。陆文昔只能默默地流泪,萧定权越来越生气,讥讽陆文昔远不如太子妃的一丁点,根本没资格让自己亲自审问。接着,萧定权将陆文昔交给张陆正审问,陆文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定权离开。陆文昔落到张陆正手里,已经失去了公正审讯的机会,但陆文昔坚决不承认给太子妃下药,声称六郎当时也中了毒,可他并没有喝太子妃的安胎药,足以表明药没有毒。陆文昔提醒张陆正,最大的嫌疑是六郎和太子妃都吃下的那盘酥饼。可张陆正否认了这个说法,因为李重夔已经查验过,分明是汤药有毒。陆文昔立即反驳,因为当时一片混乱,很可能就是这个时候贼人换掉酥饼的。

第37集

  孙内人一路逃跑,跑到房间里,拿出一包毒药准备喝药自尽。关键时刻,被李重夔拦住,将她扭送到了刑部。与此同时,萧定权身体疲惫不堪,昏迷倒地。孙内人不愿意遭受刑部的酷刑,马上就承认了自己是齐王妃指使,谋害了太子妃。但是在寿宴半途,齐王妃提前离开了。李重夔将毒药带到皇上,问皇上是否抓齐王妃,皇上感慨着,如果齐王妃没走,这次就能一石二鸟,把太子妃和齐王妃全铲除。旁边的赵贵妃闻听此言,吓得抱住皇上大腿,十分恐惧地表示自己和萧定棠并不知情,皇上愤然地离开了。皇上思考着应该如何处置才能让当前局势平静下来,就在此时,他得到消息,称顾逢恩早就到了长州,但被顾思林留下了。皇上对此感到生气,然后又进一步将所有疑虑放到了与顾家亲密的萧定权身上。

第38集

  太子和父亲下棋,父亲认为案子已经有定论了,不要太在意一个女人。太子反驳说她身上有拷打的伤痕,刑讯逼供的结论按照刑律是不作数的。太子还想向父亲要一个人,皇上说嫌疑犯孙内人已经在太子手上了,但太子要的是她幕后指使,希望能下赢棋就答应自己的要求,可是皇上话里有话地说要他顾全大局。太子请皇上让赵贵妃去宗正寺,协助调查太子妃遇害一事。皇上说这局棋太子已经输了,本想原谅他,可是人情和制度是两回事,所以裁定文昔杀人罪名成立,马上予以缉拿,太子包庇属实,但念受了蒙蔽,又有忏悔之意,发落到宗正寺反省。太子拒绝对此接旨,要以监国的身份行使封驳事,自己不需要宽恕,只希望皇上让三司审理案子。

第39集

  皇上手下将刀再次交到萧定权手中,告诉他皇上想要看他的态度。萧定权慢慢拿着剑,走向了陆文昔,他的的举动十分沉重,有万般不愿。大家都注视着萧定权接下来怎么做,陆文昔只好默默地闭上双睛,接受最后的结局。没想到萧定权举剑挥下,将陆文昔的一缕青丝斩断。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哀求父皇放过陆文昔,并且愿意为自己的罪行领罚。皇上反感太子心慈手软,一怒之下,对他采用了家法,萧定权被打得背流鲜血,最终倒在了地上。萧定棠趁机向父皇献媚,但遭到皇上拒绝,命令他赶紧回去,以免大臣们议论。果然,他们走出宗正寺的时候,大臣们在外面围成一群,奇怪之藩的萧定棠怎么回来了。萧定权遍体鳞伤地横卧床上,陆文昔在一旁对他尽心服侍

第40集

  在辽阔的长州战场上,正在激战的顾逢恩被敌军追得苦不堪言,他好不容易带着队伍在山谷中喘口气,却见一支军队迅速朝这里过来。吓得顾逢恩急忙隐蔽起来,等他仔细查看这支军队的时候,突然觉察到这支军队要包抄北大营。一旦得逞后果不堪设想,这可不得了。顾逢恩立即快马加鞭、十万火急地赶回去报告,并且在中途与敌军遭遇,立即展开了一场恶战。而此时另一边,太医正在小心翼翼地为萧定权处理伤口,虽然说是疼痛无比,令人难以忍受,但萧定权却选择了坚强隐忍,然后用砸东西发泄着心中的痛楚。太医见他这样,自己也是苦无良策,只好告退离开了他。李重夔带着军令来处置陆文昔,萧定权则找出一条皮带,不由分说,将自己的手和陆文昔的手绑在了一起,他告诉前来办案的李重夔,陆文昔是自己的人,谁也别想带走。让他回去告诉父亲,他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一点。萧定权与陆文昔相约,如果不能相儒以沫,就沉下去。李重夔深深叹气,不知萧定权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只好先离开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第三十九集

第四十集

共 1 页  
主题: 《鹤唳华亭》36-4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