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鹤唳华亭》41-45集
阅读: 27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496
本群积分:16344
1 楼

第41集

  皇上为对太子示惩戒,令何道然为萧定权教书布置作业,萧定权不愿费事写作业,就决定找了个笔替,教陆文昔代替自己写字完成作业,但是学的不像。结果被皇上很快就看出并勾了出来,皇上不由得大笑起来,随即让许昌平拿着戒尺去惩罚萧定权,下令一个字要打一下手板,许昌平只好奉旨打了萧定权六十六个手板,萧定权看着自己通红的手心,皱着眉头,气呼呼地瞪着许昌平。让一旁的文昔心疼不已,太子挨一下她就大喊一声,太子责怪陆文昔又没挨打,为什么那么难受。都怪她没有好好帮自己写字,责怪她太笨学不会。陆文昔其实会写,但她必须掩饰身份,装作不会写字,所以面对太子的抱怨也只好忍耐。杨盛把顾逢恩等人严加捆绑,斥责他们的做法不仅是违令出营还是临阵脱逃,按照军令要斩首示众。随后只见顾逢恩的属下被杨盛一个个砍倒,让他万分恼怒,眼看着自己也要被斩首,没想到杨盛却停止了杀戮。

第42集

  赵贵妃讥讽太子平时不擅长饮酒,怎么突然饮起酒来。太子回敬道人都是会变的。顾思林发现太子举杯的手有伤痕,怒问是谁伤的。皇上说是他自己找打,顾思林气得紧握拳头,太子赶忙说是因为自己念书不用功才被打。顾思林说不该是这样的,意思是说肯定是有原因才不念书的。皇帝回道如果顾思林在这里的话就不会不好好念书,暗讽太子只听舅舅的召唤,而不听自己这个当爹的话。另一边,陆文昔给太子写好留言,将捆绑他们俩的那条腰带放在纸上,然后跟随两个捕快走出了大门,望着天空的飞鸟不禁感慨万分。顾思林喝得酩酊大醉,起身告退,皇上借口说让萧定棠去办天策营整革事,让他离开,然后自己也想离开,却被太子叫住了,太子趁着酒意请求他让他带走文昔。但是皇上认为他没多喝酒,竟然敢提这样的要求,看来是没挨够打。

第43集

  陆文昔写了一封情信,尽管自己十分小心,但是结果还是被三个女子撞见,三个女子顿时心生事端,陆文昔的情信被三个女子扔到火盆里面,陆文昔见状大惊,赶紧伸手从火盆中捡回情信,然后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可是三个女子并不罢休,仍然继续发难,企图再次抢回情信,陆文昔十分愤怒,尽管奋力抢夺,怎奈自己孤身一人,根本不是她们三人的对手,渐渐地感到力不从心,对三个狂妄之徒无计可施。无奈之下她搬起火盆,奋力地向三个女子泼出火炭。三个女子没想到会这样,结果躲闪不及,纷纷中招,被滚烫的火粒泼中身体,一时间疼痛得大声尖叫,大吃了苦头,惊动了所有人,她被抓了起来。陆文昔与三个女子的打闹也惊动了萧定权,萧定权放心不下,就在深夜前去探望,以陆文昔的性格和平时的为人,他完全有理由相信陆文昔肯定是被冤枉的。

第44集

  文昔去找萧定棠,希望他除掉陈内人,萧定棠认为和自己没关系,文昔提醒他一件事情,就是太子妃小产的时候,自己曾被陈内人栽赃一副药,说明这个药除了姜尚公给过自己,还给过陈内人,而姜尚公是前中书令的人,而前中书令又和萧定棠关系密切,所以萧定棠和下药案件脱不了干系,不如除掉陈内人这种不成器的人,由自己取代,为萧定棠所用。萧定棠问她到底是什么人,准备对付的真正敌人是谁,文昔没有对答。萧定楷此时正在墙外,将二人的话都听了进去。浣衣所的人正在四处找寻文昔,奇怪到处都没有找到文昔,此时东府内人夕香思想着文昔说的话,文昔说要在关闭宫门之前回来。奇怪文昔为什么能离开,却还要回来。文昔正要离开,萧定楷走过来追问她,难道非要那么做吗,以后就要选择这样的生活。

第45集

  陈内人想起来当年太子曾经赐给自己的字,上写“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说明太子对她还是很有感情的,可是如今已然这样了,成为了对手。太子让她为自己再梳一次头,感慨除了张尚服就是她给自己梳头,小时侯只让她俩梳头,如今张尚服已经不再了,很想念她。问她是否有话要对自己说,她表示也想求饶过,但是不想让自己更狼狈了。太子生气她跟自己这么多年,竟然还要与自己为敌。她说自己全家性命都在人家手上,没办法。还反问太子为什么她是他最近的人,他却把衣服给别人穿。提醒他不要过于相信她人,不要给她人下手的机会。

第四十一集

第四十二集

第四十三集

第四十四集

第四十五集

共 1 页  
主题: 《鹤唳华亭》41-45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