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鹤唳华亭》46-50集
阅读: 27次
关系网管理员 关系网管理员
关注人数:0
发帖数:3490
本群积分:16314
1 楼

第46集

  文昔为太子端去茶点,却发现太子根本不在屋里。文昔回到自己的屋子,夕香让文昔教自己刺绣,可是心不在焉的文昔手被针扎了一下。接着她被扎了很多次,因为她连续几天没见太子在房了。她不由得去找王翁问情况,王翁奇怪她来这里做什么,不是她该问的,然后还是说了太子正忙碌献俘礼的事情,已经搬走住了。她听下人说这些天太子很忙碌,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不由得有些失望,可是她一推门回家,看到太子竟然坐在自己的房子内。太子很不屑她刺绣的仙鹤,觉得手艺很笨。太子趁势拿她的手指仔细端详,她赶忙解释红指甲是太子妃生前染的。太子问文昔这么久了还一直保持着红色,她表示太子妃说会一直到冬天,太子认为她已经失算了,一个内臣的是手怎么会是红色。讥讽她真是学以致用了,齐王写给陈内人的信,那天怎么就会正好落下了呢。更想不到的是他的印章是怎么到了她的手里。她听后十分恐惧,还以为他已经全部知晓。没想到太子说她不用害怕,一切都是猜测,并无证据。还说她一定把伪造的手书销毁了。

第47集

  陆文昔被太子鞭打后被扔进柴房,她背上遍体鳞伤,浸染血印,萧定权看她光着脚躺在地上浑身发抖,就把自己的披风脱下来扔在她身上。萧定权想知道她既然早就有了他的私印,却还不及早还给他。陆文昔解释说曾经冲到太子的轿前,送上双鹤图请求救救自己父兄,可是太子没有理睬,萧定权最终还是不肯原谅她,陆文昔只好从容赴死,只是请求太子不要迁怒帮她说话的宫人,饶她们一命。见太子离开后,陆文昔服下毒酒。赵贵妃自从当上了皇后以后,言行上比之前安分多了。皇上问一个妃子喜欢爹爹还是什么人,对方说当然是皇上,皇上大喜,十分疼爱她,引起萧定棠不满,在母后面前说那个黄毛丫头没啥好的,一天到晚喳喳叫。尽管皇帝非常宠爱其他妃嫔,赵贵妃也丝毫没有吃醋,已经没有了安平伯作仰仗,她的每一步都不敢有所造次。

第48集

  萧定权不停地为陆文昔擦药,他警告陆文昔,鉴于她已经没有了宫籍,以后就不要离开自己半步,以免引起杀身之祸。陆文昔对萧定权充满感激之情。却没想到萧定权表示是看太子妃的面上,要谢就感谢太子妃,因为太子妃在临死前向太子交代,不要伤害陆文昔,所以,萧定权才会对她格外开恩,他要等陆文昔指甲上被太子妃染上的颜色完全褪去,再让陆文昔离开这里。说到这里的时候,陆文昔不由得看着自己红艳艳的指甲,回想起太子妃温柔地为自己染指甲的情景,禁不住心酸起来,眼中的眼泪落下。萧定权与许昌平见面,提起春闱科考一事。萧定权告诉许昌平在今春春闱时,就已经背叛自己,留在身边是最愚蠢的事情。许昌平并没有否认君臣关系破裂。

第49集

  王翁对文昔施加惩戒,萧定权从王翁手中解救了陆文昔,他明知道王翁是故意借题发挥,气不打一处来,对陆文昔严加惩罚,但还是没有说破,王翁也知道萧定权一向护着陆文昔,也就没有追究下去。一场风波之后,萧定权开始逗起陆文昔,讥讽一向以说谎见长的她却没有骗过王翁。陆文昔不甘示弱地噘着嘴,百般为自己辩解着,萧定权开玩笑地称要给陆文昔受伤的屁股上药,陆文昔羞臊地侧过脸,等到萧定权嬉笑着走开之后,陆文昔把被子蒙住了头。许昌平递给萧定权一封密信,萧定权一看即刻准备出宫,猛然想起陆文昔上次险些遭遇不测,就决定带着陆文昔一起外出,于是催促她快快出发。王翁非常看不惯一心护佑陆文昔的萧定权,便故意嘱咐下人给陆文昔准备一顶又窄又硬的轿子。

第50集

  宋贵人一直期盼自己能为皇上生一个美貌的公主,于是去庙里恳求保佑,结果在路边遇到了几个儿童,还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广为传唱的那几句童谣。另一边,萧定棠与母后谈心,提起宋贵人前一日把母后的镜子打碎了,居然还装出一幅很无辜的模样,着实令人厌恶。赵皇后倒是并不在意,说镜子既然破了,就不要再补了,就算是皇上送的,可不管是夫妻还是君臣,嫌隙就象破碎的镜子,恢复不了如初了。中秋节如期而至,万家团聚庆祝团圆。宫内也开始设家宴,张罗起来。皇上心情大好,爽朗地大笑着,准备与家人共度佳节。可是宴席上,一直未见顾思林的身影,皇上不免疑惑,原来是萧定权早有了防范之心,他让陆文昔转告顾思林今晚千万不要入宫,就算是真发生什么大事,则由他一人承担责任。

第四十六集

第四十七集

第四十八集

第四十九集

第五十集

共 1 页  
主题: 《鹤唳华亭》46-50集

登录后即可回复